立即咨询
您当前的位置:职称驿站 > 论文 > 教育论文 > 职业教育论文职称驿站24小时论文发表咨询热线:400-680-0558

基于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的若干思考

职称驿站所属分类:职业教育论文发布时间:2019-08-05 10:06:23浏览:1

教育一体化发展是京津冀一体化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为此,京津冀地区政府部门、职业教育结构等都需要抓住职业教育协同发展所面临良好机遇,在强化跨区域职业教育合作的基础上为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奠定良好基础。本文在对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实践方式做出分析与论述的基础上,对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实施路径进行了研究与探讨。

   教育一体化发展是京津冀一体化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为此,京津冀地区政府部门、职业教育结构等都需要抓住职业教育协同发展所面临良好机遇,在强化跨区域职业教育合作的基础上为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奠定良好基础。本文在对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实践方式做出分析与论述的基础上,对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实施路径进行了研究与探讨。

高等职业教育探索

  《高等职业教育探索》(原:广州职业教育论坛)(双月刊)创刊于2002年,由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主办。本刊坚持学术研究与高职教改实践相结合、为提高学院教学和科研水平服务的办刊宗旨,力求体现高职教育教学“前沿”、“实用”特色,在学术上提倡“百家争鸣”,在规范上遵循“严谨、唯实、公开、优质”的方针,注重发表具有较高学术价值的教学、科研论文和成果,尤其是具有较高应用价值的文稿。

  一、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实践方式

  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对于推动京津冀人才资源构建、经济协同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在推动这项工作发展的过程中,各方参与主体有必要对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实践方式作出研究,从而为多方合作奠定基础。具体而言,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方式主要包括以下几种。

  (一)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有必要对分段合作做出探索与实践。京津冀地区所具有的职业教育资源以及职业

  教育优势具有一定差异,而为了确保不同行政地区所具有的职业教育资源得到充分利用、职业教育优势得以充分发挥,京津冀地区职业教育主体有必要把整个职业教育过程分为若干阶段,并依据不同地区的职业教育资源特点和职业教育优势,对不同阶段的职业教育开展进行合理规划,促使不同阶段的职业教育都能够具有充足的教育资源、优势的教育资源作为支撑。

  (二)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有必要对集团合作做出

  探索与实践。 京津冀地区政府部门可以在组织职业院校、社会教育机构以及社会企业共同参与的基础上构建起职业教育集团,并确保职业教育集团呈现出科学合理的组织架构与运行机制。 这种职业教育集团参与主体的多元性决定了职业教育能够更好地向校企合作、产学研结合转型,而且也能够更好地实现教育资源的共享,因此,组建跨区域的职业教育集团,对于打破行政边界对职业教育协同发展的限制,确保职业教育得到更好的资源支撑。

  (三)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有必要对联盟合作做出探索与实践。 相对于集团合作模式而言,联盟合作模式具有多个法人,同时具有政府主导、企业主导以及院校主导等多种形式。 在联盟合作中,参与主体不仅需要施行一致的人才培养标准,而且需要实现学分与师资的互认,并在资源共享共建的基础上开展统一的人才培养工作以及就业服务工作等。 当前,虽然我国教育联盟数量不少,但是跨区域的教育联盟却具有较大的探索空间,为此,京津冀职业教育结构有必要抓住京津冀一体化发展带来的机遇,通过对联盟合作进行实践提升职业教育协同发展成效。

  (四)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有必要对园区合作做出探索与实践。 职业教育园区不仅具有较强的资源聚集、人才聚集效应,而且能够在推动职业教育资源共享整合的基础上促使职业教育资源得以更好的优化,与此同时,职业教育园区的构建也可以强化政府部门、企业、教育机构之间的联系,从而为人才培养水平的提升奠定良好基础。 当前,跨区域的职业教育园区建设仍旧有待探索与实践,在此过程中,如何强化北京、天津地区的资源外迁能力以及如何充分发挥河北的人力资源与空间优势等,是京津冀职业教育园区构建工作中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

  二、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实施路径

  在推动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的过程中,不仅需要构建起多样化的协同发展方式体系,而且需要为各类协同发展方式的实施提供良好的保障,为此,在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中,有必要做好以下几项工作。

  (一)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需要建立在明确合作主体的基础之上。 在推动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的工作中,明确职业教育协同发展合作主体及其职责是十分关键的工作。 具体而言,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主体不仅包括政府部门、职业院校、社会企业,而且也包括社会教育机构、社会组织以及社会个体等。 其中,政府部门不仅需要对职业教育政策进行规划、制定与持续完善,而且需要监督其他主体行为、确保职业教育政策得以贯彻;对于职业院校、社会教育机构而言,需要积极探索跨区域合作路径,并重视与其他职业院校、社会教育机构开展教育资源、科研资源共享共建;对于社会企业、社会组织而言,社会企业需要积极参与职业教育发展,通过直接投入、合作办学等方式,推动自身发展与职业教育协同发展实现共赢。 社会组织则需要重视充分调动与发挥社会力量在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中作用,从投资与社会环境优化等多个方面,为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奠定良好基础。

  (二)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需要重视合作制度的构

  建与完善。 如果说明确合作主体解决的“ 谁参与合作” 这一问题,那么合作制度的构建与完善则是解决“ 合作主体如何开展合作”的问题。 在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制度的构建与完善工作中,第一,京津冀地区需要构建起职业教育资源共享构建制度,即引导不同地区充分发挥出自身在职业教育中所具有的资源优势,从而确保京津冀地区职业教育资源能够得到优化整合,具备多种优势资源作为支撑;第二,京津冀地区需要构建起职业教育协同发展激励机制。 如京津冀地区对于积极参与职业教育协同发展的职业教育机构、企业以及在职业教育协同发展中做出突出贡献的职业教育机构和企业给予鼓励,从而有效激发各个主体在推动职业教育协同发展中的积极性;第三,京津冀地区需要构建起职业教育协同发展利益平衡机制。 这要求京津冀地区能够共建职业教育协同发展基金与利益表达机制,对于在职业教育协同发展中贡献更多资源的地区给予利益补偿,对于职业教育发展滞后的地区给予投资倾斜;第四,在京津冀地区职业教育协同发展中,无论是资源调度还是制度贯彻,都需要具有组织协调机构作为支撑,因此,京津冀地区不仅需要制定组织协调制度,而且需要构建组织协调部门,从而为各方关系的理顺、各方利益的协调提供保障。

  (三)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需要重视合作环境的持续优化。 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合作环境的优化,主要要求北京、天津、河北地区能够有效解决地方保护主义为职业教育协同发展带来的障碍。 在此过程中,京津冀地区教育部门需要对各地所实行的教育政策进行重新的梳理,从而发现和去除能够产生政策壁垒的规定。 与此同时,京津冀地区教育部门需要完善职业教育政策中的激励机制与约束机制,确保京津冀地区职业教育机构、企业等能够产生更大的合作发展动力,并避免出现阻碍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的行为与现象,确保不同合作主体能够在职业教育协同发展中有章可循,并能够依托职业教育政策解决各类纠纷与矛盾。 另外,政府部门有必要针对职业教育机构融资与合作出台相应规定,确保职业教育机构能够通过社会融资、金融机构借贷等形式获得足够的发展资金,从而为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体系的快速、有效构建提供良好保障。

  三、结语

  综上所述,在推动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过程中,各方主体有必要对分段合作、集团合作、联盟合作以及园区合作等模式进行探索与实践,并在明确合作主体、完善合作机制、优化合作环境的基础上,推动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体系的构建。

  【参考文献】

  [1] 耿洁.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的认识基础、实践特征与关键问题[J].天津市教科院学报,2018,4:13 ~16

  [2] 邸晓星.协同发展背景下京津冀教育人才交流共享的发展历程与路径特点[J]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8,19(3):72 ~77

  [3]黄立志.完善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机制的调查研究 [ J].天津电大学报,2018,22(1):55 ~60

《基于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的若干思考》

本文由职称驿站首发,一个权威专业的职称论文发表网

文章名称:基于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的若干思考

文章地址:http://www.zhichengyz.com/lunwen/jiaoyu/zhiye/39380.html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