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询
您当前的位置:职称驿站 > 论文 > 经济论文 > 农业经济科学论文职称驿站 期刊论文发表 权威认证机构

贵州外来物种入侵的种类、危害、防治现状及其未来发展趋势

职称驿站所属分类:农业经济科学论文发布时间:2021-02-04 09:23:04浏览:1

外来物种入侵是世界性生态问题,以国家调查公布的4批次外来入侵物种名单和贵州实际入侵情况为依据,统计入侵贵州的外来物种种类,分析其对贵州造成的各种危害及防治现状。

   摘要 外来物种入侵是世界性生态问题,以国家调查公布的4批次外来入侵物种名单和贵州实际入侵情况为依据,统计入侵贵州的外来物种种类,分析其对贵州造成的各种危害及防治现状。现以环境部门公布名单和时间为准,预测已入侵或具有潜在入侵物种共22种。但据贵州省林科院调查统计,截至2018年12月,贵州省已发现林业外来入侵生物约210种,农业农村部2019年公布了2018年农业植物检疫性有害生物分布行政区名录,贵州共有7种。则贵州共有外来入侵物种217种。它们给贵州生态环境、农林牧渔和人畜健康造成严重威胁,而防治情况却相当零散,未来贵州省面临外来物种入侵情况会更加糟糕。因此,社会各界积极应对外来物种入侵。

  关键词 外来入侵生物;贵州生物入侵现状;應对策略

  中图分类号:R446.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3305(2020)04-0-05

  DOI:10.19383/j.cnki.nyzhyj.2020.04.059

3ebc70947f69cc84eff5fcd404f53b0a.png

  《广东农业科学》创刊于 1965 年,是由广东省农业科学院、华南农业大学主办,由广东省农业科学院主管的农业综合性学术期刊。

  外来物种入侵是当今世界性生态问题,它造成的生态系统破坏、生物多样性减少以及经济损失,引起了各国政府、学术界以及社会广泛关注。贵州是外来物种入侵重灾区之一。但对贵州目前究竟有多少外来物种,造成了哪些损失,仍不太清楚,防治问题更是无从谈起。以环保部公布的四批次外来入侵物种名单,加上实地考察及专家咨询等方式,对贵州省外来物种入侵的种类、危害、防治及未来发展趋势进行分析,以期对关注当前贵州省外来物种入侵现状的相关人员提供一些参考。

  1 已入侵贵州的外来物种

  环保部与中国科学院分别于2003、2010、2014、2016年联合公布4批次外来入侵物种名单(微生物除外),共计71种,其中入侵植物40种,动物31种,至2016年,确认入侵贵州的植物有19种,动物6种,共计25种(表1)。

  这25种入侵贵州物种是当年调查统计的结果。随着时间推移和外来物种入侵区域不断扩大,原本只在贵州周边地区形成危害的物种,或原本处于其他遥远地区甚至国外的物种可能开始或已经传入贵州。根据国家公布的4批次名单及危害区域,可能开始或已入侵贵州的潜在物种数约22种,其中植物和动物各11种(表2)。调查初期入侵植物远远多于入侵动物,后期动植物入侵数量持平。到目前为止,包括确认与潜在入侵贵州外来物种共计47种,其中植物30种,动物17种。以上数据是环保部与中科院相关人员调查的结果,但调查难以做到全覆盖,遗漏、未涉及的调查区域或暂时未形成危害的外来入侵物种普遍存在。因此,贵州外来入侵物种种类远超47种。

  2014—2016年,在林业外来有害生物专项调查中,贵州省共发现林业外来入侵生物109种。危害达到轻度及以上的种类有12种,这12种入侵生物中,线虫1种、类菌质体1种、昆虫6种、植物4种,发生面积约24.44万hm2(表3)。

  其中,危害最为严重的是紫茎泽兰,发生范围涉及黔西南州、黔南州、六盘水市、比萨市、安顺市、贵阳市,发生面积约22.38万hm2。其次是飞机草,其危害面积达1.16万hm2。飞机草主要发生在南北盘江及红水河流域海拔1 000 m以下区域,发生面积较大的县有黔西南州册享县、望谟县和安龙县,黔南州罗甸县,安顺市镇宁县。空心莲子草在全省均有发生,发生面积约0.79万hm2。

  2016年后,国家林业局又要求各省调查林业外来入侵生物。经贵州省林科院两年的努力,又发现100多种林业外来入侵生物,并相继在望谟县和罗甸县发现了薇甘菊,危害面积合计约14.67万hm2。截至2018年12月,贵州省已发现林业外来入侵生物种类约计210种(两次调查结果)。

  2018年10月9日,贵州省农委发布《关于组织开展全省外来有害入侵生物调查摸底工作的通知》(黔农办发〔2018〕170号),通知要求根据2013年2月1日农业部发布的《国家重点管理外来物种名录(第一批)》(第1897号公告)为依据,彻底摸清贵州省外来入侵物种发生和分布情况,为贵州省开展外来有害入侵生物联合防控、监测预警、集中灭除提供政府决策参考。通知附件中还提供了紫茎泽兰、大薸、空心莲子草、水葫芦、福寿螺5种外来入侵物种识别特征及防治措施,为精准调查提供参考,遗憾的是,此次调查结果因保密需要而不予以公布。但农业农村部每年都会公布全国农业植物检疫性有害生物分布行政区名录,当年公布前一年的调查统计数据。根据2019年5月16日,农业农村部公布的《全国农业植物检疫性有害生物分布行政区名录》(农办农〔2019〕12号),贵州共7种检疫性有害生物,其中昆虫类3种,细菌类4种(表4)。

  虫类的菜豆象、稻水象甲和火蚁全省范围大多数县市都有发现。2018年以前发现有假高粱,2012年发现葡萄根瘤蚜等有害生物,但随着全省范围内防治措施的开展,这两种有害生物未再发现。

  2 入侵物种造成的危害

  至2016年为止,在贵州虽然已经确认发现外来入侵物种有25种,潜在入侵物种22种,但对贵州生态环境、农林牧渔、人畜健康造成严重危害的种类并不多。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为紫茎泽兰、凤眼莲和松材线虫等三种。紫茎泽兰和凤眼莲的危害已引发政府、学界和社会高度关注,相关研究也正在进行。2014年,国家林业局下发《关于在全国开展林业有害生物普查工作的通知》(林造发[2014]48号),要求全国林业系统开展林业有害生物普查工作。贵州省林业厅据这一要求,于同年发布《贵州省林业厅关于开展林业有害生物普查工作的通知》(黔林办明电[2014]48号),《通知》要求全省林业系统开展林业有害生物普查工作,且每五年普查一次。据贵州省森林病虫检疫防治站刘童童的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11月30日为止,全省林业有害生物发生面积为298.526 9万亩。有害生物种类有145种,发生面积在万亩以上的有27种。两种最具代表性的外来入侵生物中,松材线虫病发生面积为0.367 4万亩,紫茎泽兰发生面积12.398 4万亩。2017年,省政府单独下发了《贵州省林业有害生物应急预案的通知》(黔府办函[2017]160号),要求各部门联合起来,各司其职,共同应对林业有害生物的入侵。2018年,省农委发布《关于组织开展全省外来有害入侵生物调查摸底工作的通知》,但其数据尚未公布。至止,贵州省关于外来入侵物种的普查工作已全面开展,这些普查工作,为防治和预防外来物种入侵给贵州造成的各种危害奠定了基础。

  2.1 破坏生态系统的结构与功能

  生态系统是由生物群落与无机环境经过千万年相互演化而构成的统一整体,不同类型的生态系统有其独特的结构和功能[1]。外来物种入侵到生态系统后,通过改变自身生存环境和分泌化感物质,排挤或抑制本土物种的生长,从而形成单优种群,导致原有生态系统结构与功能发生变化。例如,紫茎泽兰就是依靠改变入侵地土壤微生物群落和土壤理化性质,进而促进自身生长并形成竞争优势[2]。同时,紫茎泽兰通过分泌化感物质,抑制其他与之竞争的植物种子萌发、幼苗与成株的生长,并随发育时间的增加,化感作用增强[3-4]。化感作用是其成功入侵后逐渐发展成为单优种群的重要原因[5]。而食纹鱼则通过捕获浮游动物、土著鱼类的鱼卵或鱼苗、两栖类的卵或幼体,造成当地部分土著种的濒危和灭绝,进而改变入侵地水生物种群落结构,影响水生生态系统功能[6]。贵州是世界喀斯特分布最广最集中的区域,而喀斯特属国际地理学会界定的脆弱生态区。随着紫茎泽兰和水葫芦等外来物种大量入侵,喀斯特生态系统的结构与功能也随之发生变化并日益脆弱。

  2.2 减少生物多样性

  物种多样性是地球上生物长期进化的结果,同时也是人类生存的物质基础。据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报告显示,外来物种入侵是导致全球生物多样性锐减的第二大原因。20世纪末,全球已有100多万种生物从地球上消失。又据联合国环境计划署预测,在21世纪前二三十年,地球上将有1/4生物物种陷入绝境,到2050年将有半数动植物从地球上消失。贵州是中国生物最为丰富的地区之一,随着外来物种入侵趋势日益严重,贵州生物多样性面临着巨大威胁。

  据刘志磊等[7]人的研究结果表明,紫茎泽兰入侵后土壤动物类群总数显著减少,其中针叶林减少41.3%,阔叶林减少29.0%,草地减少43.25%。丁建清等[8]人的研究顯示,云南滇池引入凤眼莲后,原有的主要16种水生植物相继消亡,水生动物从68种降到30种,其中鱼类减少了10种。又据调查发现,只要是被紫茎泽兰覆盖的空地(盖度大约70%以上),基本没有其他植物生长。在被紫茎泽兰入侵的油桐林里面,油桐树叶枯黄,植株矮小,而紫茎泽兰却一片繁茂,几乎覆盖整个油桐林,其他植物几乎不能生长。随着植物多样性减少,原以这些植物为食或寄生的昆虫以及其他生物,由于失去了赖以生存的食物或栖息地,也将随之消失。

  2.3 影响农林牧副渔业的生产

  据农业部调查结果显示,目前中国至少有380种外来植物、40种外来动物、23种外来微生物入侵中国,每年对经济和环境造成的损失至少约2 000亿元,使中国成为全球遭受外来生物入侵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9]。

  紫茎泽兰对正在耕种的农田危害较轻,因为农民每年必须对农田进行管理,所以即使有紫茎泽兰入侵,也会被人们及时清除。然而,一旦抛荒一年以上,紫茎泽兰就会覆盖耕地,则年再想利用则会增大劳动强度,降低劳动效率,因此,许多农民任其抛荒。据统计,罗甸县的逢亭、纳坪、班仁三乡镇因紫茎泽兰入侵导致每年有近0.01万hm2耕地抛荒[10]。福寿螺主要危害水稻,它们吞食稻叶,造成水稻少苗缺株、使其受害株率最高达64%;对蔬菜、莲藕、慈姑、紫云英等的危害率高达10%~15%[11]。稻水象甲的入侵则可使水稻减产50%以上[12]。

  由于自然林的盖度较大,紫茎泽兰对其影响较小。但紫茎泽兰对人工林或经济林危害则极为严重。镇宁县六马桐油曾在历史上久负盛名,自紫茎泽兰入侵后,30多万亩的油桐林目前仅剩不到10万亩。被称为“中国油桐之乡”的望谟县也因紫茎泽兰的入侵,导致100多万亩油桐林每年减产50%以上[13]。其原因可能是紫茎泽兰分泌的化感物质,导致油桐树生长受限,出现成片的枯萎死亡,第二年挖出其根发现树根大面积腐烂[14]。

  紫茎泽兰入侵草山草坡后,形成单优种群,抑制其他牧草生长使草山草坡失去放牧价值。据试验结果显示,被紫茎泽兰入侵的草山,其禾本科牧草的生产量降低91.6%,而入侵3年后,其盖度可达85%—90%,牧草基本消失[15-16]。

  2.4 危害人畜健康

  在外来物种入侵对人类社会的所有影响中,以危害人畜健康为最大。全球化给人类带来许多新的医学问题,其中一些是外来物种入侵所导致的结果。外来入侵物种从一个生态系统入侵到另一个新的生态系统,一些外来入侵物种可能直接危害人畜健康,另一些则通过其他媒介进入新环境,使原来深藏于自然生态环境中幽秘之处的某些病毒可能被激活,从而给人类带来灾难。例如,给人类社会带来巨大灾难的鼠疫(又称黑死病),就是通过外来入侵物种——原产自印度的黑家鼠身上的跳蚤携带一种鼠疫杆菌(Pasturella pestis),从中亚传播到北非、欧洲和中国[17]。又比如,毒麦是混生在麦田中的一种杂草,由于它的生长样态与普通小麦极为相似,因此常常被当成普通小麦收割。毒麦本身无毒,是由于一种真菌寄生在其花、穗上而产生毒麦碱,对人脑、脊髓、心脏具有麻醉作用,人误食含4%毒麦的面粉,就可能引起头晕、恶心、呕吐、昏迷、痉挛甚至死亡[18]。由于紫茎泽兰植株内含有芳香、辛辣的化学物质和一些尚不清楚的有毒物质,其花粉密度过大会引起人的过敏反应,使哮喘病人病情加重,接触该草会使人的手脚皮肤发炎[19]。而牲畜吸入紫茎泽的种子可能会造成组织坏死,吸入花粉可能会引起哮喘病,直接食入紫茎泽兰可能会引起腹泻、脱毛、走路摇晃,重者母畜不发情,怀孕母畜流产等[20]。

  2.5 导致传统农牧文化消失

  外来入侵物种造成其他物种的锐减或灭绝,导致某种人类文明形式或社会生活形态赖以存在的自然基础丧失,进而导致该文明或社会形态的灭亡[21]。贵州是一个民族众多、生态环境多样、生物品种资源极其丰富的地区。各民族依据所处生态环境中的生物资源构建起独特的农牧文化。随着紫茎泽兰入侵,大量草山草坡被紫茎泽兰所覆盖,使得畜牧业急剧萎缩。据罗甸县的调查,罗悃镇自紫茎泽兰入侵后,牛马数量从原来户均6~8头降至1~2头[22]。照此发展趋势,当地苗族、布依族放养牲畜的管理办法、医治技术就会消失,与此相关的婚姻、祭祀以及传统文化活动也会随之消失。贵州麻山地区,原来生长着大量的芭茅草,芭茅草既是当地最佳牧草之一,也是当地苗族主要建筑材料,人们用芭茅草盖房屋和粮仓等。冬季其他牧草枯死时,芭茅草却长势正好,因此,苗族一般会采割回来给牛羊马作越冬饲草。但由于紫茎泽兰的入侵,芭茅草日渐稀少,苗族的屋顶不得不换成瓦片,同时冬季也无法采割芭茅草来喂牲畜。苗族用芭茅草盖房子和饲养牲畜、采割芭茅草的技术也会因此消失。

  3 贵州外来物种入侵防治概况

  到目前为止,由于没有专业部门负责外来物种入侵的防治工作,贵州省外来物种入侵防治工作比较零散和杂乱。尽管2018年贵州省农委发布了《关于组织开展全省外来有害入侵生物调查摸底工作的通知》,但省农委主要针对的是农业有害外来入侵生物的调查工作,对于全省性统一的防治工作并没有开展。值得庆幸的是,贵州省林业局是较早开展全省林业有害生物防治工作的部门,2013年曾下发《贵州省林业有害生物防治实施方案》黔林栓通[2013]209号文件,要求全省林业系统,对外来有害生物,尤其是松材线虫进行彻底清除、杀灭和预防。

  贵州省相关部门及科研人员对紫茎泽兰开展了初步防治工作。但只限于小范围和实验室的科学研究工作,许多技术和方法仍处在理论和试验阶段,真正用于实践还有待时间检验。例如,当前人们普遍使用的人工机械法、生物法、化学法等,各种方法各有缺点,并不能完全清除外来入侵物种,人工机械法使用区域较小且受环境因素限制较大,生物法可能存在二次引入外来入侵物种的风险,而化学法则会直接造成生态环境严重污染。

  对于已入侵外来物种,要彻底清除是极为困难的事情。于是人们想到了利用这些外来入侵物种,如对紫茎泽兰的利用研究取得了很大成绩。研究者通过试验,紫茎泽兰可以制备沼气、饲料、有机肥、人造纤维板、香精、染料、生物农药等,尤其是在医药方面,紫茎泽兰某些提取物具有抗炎、抗肿瘤、抗氧化、镇痛、止血、止咳以及预防H5N1病毒等作用。就目前而言,这些利用大多数仍在试验阶段,真正投入生产进入市场的并不多。究其原因,首先,是生产成本的问题,生产出来的这些东西是否能够让企业有利润。其次,是原材料问题,这些外来入侵物看起来多,但真正要用于生产时,却又显得极为不充足,不可能为了生产而去种植或饲养外来入侵物种。当能够生产出远远高于成本价格或不以金钱来衡量的产品时,再谈对外来入侵物种的利用才有可能是可持续的。随着研究深入,从外来入侵物种中提取如“SARS冠状病毒”“新冠肺炎病毒”等严重威胁人类生命的抗病毒物质,将会是未来研究的发展方向。

  真正直接面对外来入侵物种的是乡政府及农牧业生产者。大量防治工作都是他们在摸索和实践中开展起来的。如清水江流域的三畔溪和白市水电站库区的水葫芦和大薸,每年乡政府须花费几百万元进行打捞和清除。而生活在贵州麻山地区的苗族,由于紫茎泽兰入侵,放牧地急剧缩小,养畜数量也不得不减少。同时,抛荒地也越来越多,为了不使放牧地消失,耕地不再减小,当地人民自觉和不自觉地抵制或清除紫茎泽兰。由于麻山属严重石漠化地区,政府实施了一系列生态工程,如珠江上游水土保持工程、退耕还林还草、封山育林等。这些工程实施后,政府禁止砍伐薪材,从而严重影响了当地苗族的生产与生活。紫茎泽兰大面积入侵后,由于缺乏薪材,麻山苗族在秋冬季节把干枯的紫茎泽兰拔出来搬运回家作为薪材,适时缓解了当地薪材缺乏的压力。通过长期实践,麻山苗族还发现,干枯的紫茎泽兰比玉米秆更容易引火,紫茎泽兰逐渐取代玉米秆的引火功能。苗族在生产和生活中对紫茎泽兰的利用,为贵州省开展防治工作具有启发作用。

  当前防治工作最重要的是做好以下三点:(1)加强教育宣传工作,力争让普通大众知道外来物种入侵的危害;(2)制定外来物种入侵的法律,明确引进外来物种的原则、责任、处罚;(3)加大科研投入,探索预防、清除、治理和利用外来入侵物种的技术和方法。

  4 未来贵州外来物种入侵趋势分析

  外来物种入侵是世界性生态问题,同时,它也是全球化的必然结果。它不但涉及生态环境,还与人类活动息息相关。换言之,外来物种入侵既是一个自然生物迁徙与生长过程,也是一个社会变迁问题,因此,外来物种入侵的问题需要全人类共同面对。贵州的外来物种入侵问题,不但与中国有关,也与全球各国有关。在未来的日子里,贵州省不但要与全国各省市加强交流与学习,还应吸取世界各国先进防治和利用技术,只有全世界联合起来,才能建设安全、健康、可持续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根据目前贵州省外来物种入侵的发展趋势,未来几年中,贵州省可能会出现以下情况。

  4.1 外来入侵物种的种类增多

  根据国家4批次外来入侵种名单,目前贵州省可能有47种外来入侵物种。理论上说,名单上的所有物种都有可能入侵到贵州,而贵州实际已发现外来入侵物种达217种,在未来5—10年内,贵州省的入侵物种将达500种以上,世界100种恶性外来入侵生物都会入侵到贵州。

  4.2 危害情况更加严重

  随着外来入侵物种种类增多,以及原有入侵物种不断全省各地扩散,未来贵州省外来物种入侵造成的危害将会日益严重。如紫茎泽兰仍然会以每年30~60 km的速度向北和向东扩散,且会不断向高海拔地区蔓延[23]。天然草山草坡面积日益减少,畜牧业不断萎缩。耕地抛荒面积扩大,江河、水电站受影响程度加大,生态系统更加脆弱。粗略估计,未来10年左右,外来物种入侵造成的直接和间接损失将会达到1亿元以上。

  4.3 防范意识增强

  在外来物种入侵造成负面影响逐渐增加的同时,普通民众防范外来物种入侵的意识也日益增强。由于外来物种入侵越来越威胁到人们的生存与健康,人们对于防范外来物种入侵的意识也变得越来越强,了解到引进外来物种会对当地生态环境和人类社会造成严重影响,因此,人们会依据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科学引进,并且会积极抵制和防范外来物种入侵。

  5 结论

  弄清貴州外来物种入侵的种类、危害以及防治情况,对制定防范对策具有重要实际指导作用。根据贵州省林业部门和农业农村厅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贵州已经发现217种入侵生物,其中危害和影响最大的农业类有7种,林业类有12种,未来这一数据可能会呈几何倍数增加。从这一实际情况出发,制定出相关的防范对策和法规,以应对贵州省日益严重的外来物种入侵。

  对于贵州省外来物种入侵的情况,既不能“谈虎色变”,也不能对其造成的各种危害熟视无睹,只有科学地认识外来物种入侵才能淡然地应对其危害,阻断和防范外来物种的入侵。

  参考文献

  [1] 李宠,许惠.外来物种入侵科学导论[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6.

  [2] 谢全喜,张建梅,张文.入侵物种紫茎泽兰研究进展[J].畜牧与饲料科学,2013,34(9):85-89.

  [3] 郑丽,冯玉龙.紫茎泽兰叶片化感作用对10种草本植物种子萌发和幼苗生长的影响[J].生态学报,2005(10):2782-2787.

  [4] 韩利红,冯玉龙.发育时期对紫茎泽兰化感作用的影响[J].生态学报,2007(3):1185-1191.

  [5] 杨国庆,万方浩,刘万学.紫茎泽兰淋溶主效化感物质对旱稻幼苗根尖解剖结构的影响[J].植物保护,2008(6):20-24.

  [6] 刘刚.第四批中国自然生态系统外来入侵物种名单公布[J].农药市场信息,2017(3):63.

  [7] 刘志磊,徐海根,丁晖.外来入侵植物紫茎泽兰对昆明地区土壤动物群落的影响[J].生态与农村环境学报,2006(2):31-35.

  [8] 丁建清,陈志群,付卫东,等.水葫芦象甲对外来杂草水葫芦的控制效果[J].中国生物防治,2001,17(3):97-100.

  [9] 柏成寿.外来入侵物种管理与生物多样性保护[J].环境保护,2002(8):21-23.

  [10] 黄吉勇,万艳,刘正忠.紫茎泽兰在贵州的危害状况与防控对策[J].贵州林业科技,2007(3):52-56.

  [11] 潘晓云,李博."请来的麻烦"[J].大自然,2007(1):23-26.

  [12] 邓启明,张秋芳,周曙东.外来入侵物种的危害及其安全管理问题[J].自然灾害学报,2006(2):25-31.

  [13] 常青,邹荣福,樊卫国,等.紫茎泽兰的为害及其防治對策初探[J].贵州林业科技,2005(1):47-49.

  [14] 骆强,熊源新.紫茎泽兰在贵州省对生态的影响[J].毕节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综合版),2005(2):94-96.

  [15] 夏忠敏,金星,刘昌权.紫茎泽兰在贵州的发生危害情况及防除对策[J].植保技术与推广,2002(12):34-35.

  [16] 高志勇,郭秦岭,孙强.紫茎泽兰研究概况[J].陕西师范大学学报(自科版),2005(S1):104-107.

  [17] 李振宇,解焱.中国外来入侵种[M].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2002.

  [18] 王列富,陈元胜.农业生产中外来物种入侵的危害及防治[J].河南农业科学,2009(8):101-104.

  [19] 刘潮,韩利红,施晓东.外来入侵植物紫茎泽兰的研究进展[J].安徽农业科学,2008(30):13345-13346.

  [20] 何萍,刘勇.四川凉山天然草场遭受外来物种入侵的调查研究[J].草业科学,2003(4):31-33.

  [21] 齐琳.外来物种入侵问题的安全化进程分析[J].国际关系学院学报,2006(4):47-51.

  [22] 李霞霞,张钦弟,朱珣之.近十年入侵植物紫茎泽兰研究进展[J].草业科学,2017,34(2):283-292.

  [23] 唐川江,周俗.紫茎泽兰防治与利用研究概况[J].四川草原,2003(6):7-10.

《贵州外来物种入侵的种类、危害、防治现状及其未来发展趋势》

本文由职称驿站首发,一个权威专业的职称论文发表网

文章名称:贵州外来物种入侵的种类、危害、防治现状及其未来发展趋势

文章地址:http://www.zhichengyz.com/lunwen/jingji/jingji/44181.html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