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询
您当前的位置:职称驿站 > 论文 > 经济论文 > 农业经济科学论文职称驿站 期刊论文发表咨询 权威认证机构

欠发达地区新型城镇化与金融支持耦合度测定及评价

职称驿站所属分类:农业经济科学论文发布时间:2022-07-08 08:53:31浏览:

新型城镇化是中国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的潜在动力,在其发展过程中离不开金融的支持,两者之间相互影响、相互渗透。因此,在阐述新型城镇化与金融支持相互关系的基础上,通过建立耦合协调评价指标体系,借助于耦合协调度模型的方法,对甘肃省新型城镇化与金融支持的耦合度进行了分析,结果表明

   摘 要:新型城镇化是中国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的潜在动力,在其发展过程中离不开金融的支持,两者之间相互影响、相互渗透。因此,在阐述新型城镇化与金融支持相互关系的基础上,通过建立耦合协调评价指标体系,借助于耦合协调度模型的方法,对甘肃省新型城镇化与金融支持的耦合度进行了分析,结果表明,在2009—2018年期间甘肃省的新型城镇化与金融支持的耦合协调度总体上呈现优化趋势,经历了2009—2010年的严重失调阶段、2011—2015年的轻度失调阶段和2016—2018年为中级失调阶段。因此认为,甘肃省应积极推进城镇化质量提升,实施金融结构多元化,为新型城镇化发展夯实基础,发挥政府“先锋人”作用,引导新型城镇化与金融支持优质协调。

  关键词:新型城镇化;金融支持;耦合协调度;甘肃省

  中图分类号:F127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291X(2022)17-0038-06

中国乡村发现

  《中国乡村发现》是以书代刊的三农通俗读物,由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中国乡村发现》立足于三农第一线,注重实证调查研究,展现乡村原生态,为三农理论与实践打造一个“想说就说,想写就写,想看就看”的舞台。

  引言

  40年来,城镇化成为支撑中国经济社会持续高速发展的一项关键空间动力因素。自从2011年以来,中国城镇化率超过了50%的大关,在此后的经济发展中我国城镇化处于快速推进的过程。由于社会问题较为突出,为了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我国注重以“人”为中心的社会发展。在十八大会议上我国提出了新型城镇化的概念,目的是催化中国经济转型,使中国经济的产业结构进行调整,优化升级,缩小城乡差距,实现城乡统筹发展。2000年国务院提出“西部大开发”政策,让甘肃省经济和基础建设得到了一定的发展。另外,甘肃省处于“一带一路”中的“一路”上,为甘肃省的新型城镇化发展提供了宝贵的机遇。在城镇化的进程中无疑需要金融的支持,尤其是资金方面的物质支持,推动着新型城镇化的发展。在十九大会议上将“防范金融风險”列为三大脱贫攻坚战之一,揭示了在经济发展中金融显著的地位。金融的要素是推动新型城镇化发展的活力源泉,金融的深化方向为城镇化的改革提供了方向。

  受国家经济形势、政策的影响,全国的新型城镇化处在一种不断进步,为人民谋求幸福的环境之中。甘肃省作为西部欠发达省份,新型城镇化的质量不断提高。甘肃省基础设施建设的服务范围每年都在不断扩大,社会资源分配逐渐公平合理。同时也举办一些招商引资活动为甘肃省经济的发展注入活力。但是也存在一些问题,如新型城镇化质量欠佳、金融行业内部发展力量薄弱。金融结构的单一化、金融市场管理不规范、金融规模的有限性都在影响新型城镇化的发展。探究甘肃省目前新型城镇化与金融支持现状,运用甘肃省2009—2018年城镇化数据与金融发展数据,通过耦合协调度的研究来评价甘肃省新型城镇化与金融支持耦合程度,总结归类甘肃省新型城镇化与金融支持耦合协调度的等级。

  一、甘肃省新型城镇化与金融支持的现状分析及研究方法

  新型城镇化发展主要提倡“以人为中心”的发展理念,不仅是单纯的城镇化率的提高,也要更加注重新型城镇化发展的质量。就此,从以下两个方面对甘肃省新型城镇化的现状进行分析。

  (一)甘肃省新型城镇化现状分析

  1.城镇化水平

  甘肃省年末人口总量一直处在上升的趋势,城镇人口的数量也在逐年增加;相反,农村人口在逐年减少,城镇率逐年提高。截至2018年,甘肃省的城镇化率

  为47.69%,与全国的城镇化率相比存在差距,但是两者都是齐头并进的趋势。甘肃省2010—2011年的总人口数量明显减少,但是2011年过后人口数量缓慢增长,城镇人口逐年增加,农村人口缓慢减少,城镇化率不断提高。截至2019年,甘肃省的年末常住人口为2 647万人,其中,城镇人口为1 284万人,农村人口1 363万人,城镇化率为48.49%。

  2.城镇化质量

  2009—2018年期间,甘肃省城镇化质量稳步上升。在经济发展方面,人民生活水平得到改善,人均GDP实现了翻一番,增加到了31 335元。三次产业结构在经济发展过程中产业比重在不断调整优化,其中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为54.96%,表明甘肃省经济发展良好,经济结构趋于最优化。在社会发展方面,甘肃省对基本养老、教育医疗、休闲娱乐等基础设施建设服务范围不断扩大,人文氛围更加浓厚。从医疗卫生来看,甘肃省每万人拥有卫生技术人员增加到60人,医疗卫生技术人员明显增加,医疗水平明显提高,人民的生活健康得到充足的保障。在生态环境方面,甘肃省大力推动生态环境整治方面的活动,将生态环境治理和新型城镇化建设结合在一起,提高绿化覆盖率,整洁城乡环境卫生。截至2018年,甘肃省建成区绿化覆盖率为34%,绿化范围逐渐扩大。但是从整体来看,甘肃省生态环境建设方面薄弱,环境空间建设不平衡。在城乡统筹方面,甘肃省加快步伐实施农村电网升级工程,通过“畅通工程”和“通达工程”改善农村交通不便、路路不通的状况。将教育、医疗、娱乐设施等公共资源进行均衡配置,实现农村与城镇的基础设施差异化缩小,保障每一个城乡劳动者拥有平等就业机会,同工同薪,缩小城乡收入差距。2009年城乡收入比为4%,2018年城乡收入比为3.4%,城乡收入缓慢缩小,同时城镇化质量也在进一步提升。

  (二)甘肃省金融支持现状

  2018年甘肃省金融结构体系逐渐完整,各种金融机构类别逐渐丰富。银行业、证券业的发展比较平稳,防范风险能力增强,加大了对保险行业的支持发展力度。融资结构向多方向发展,金融扶持新型城镇化经济发展动力不断增强。如图1所示,2009—2018年甘肃省的投资转换率,十年之间甘肃省的投资转换率稳步上升,从2009年的0.63增长到2018年的1.04。2009—2012年投资转化率缓慢增长,2013—2018年投资转换率增长较为迅速,2017年投资转换率接近为1。自此,甘肃省的投资转换率一直以超过1的状态持续发展。说明甘肃省把储蓄转化为投资的能力在不断提高,灵活运用金融的优点,合理配置经济市场资源,推动新型城镇化进程的发展[3]。5A658E7D-0967-48DC-9A56-A34935DEEDF6

  以经济为基础和以金融为上层建筑的构造推动中国经济的发展。甘肃省金融行业整体以平稳的发展态势保持增长。以银行为例的金融机构的规模都在不断扩大,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余额在逐年增加。如图2所示,金融存款余额2009年的5 881.82亿元增加到2018年金融机构存款余额18 568.7亿元。十年期间,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余额番了3倍,金融机构贷款余额则更是扩大了5倍,反映甘肃省的经济运行更加活跃、金融机构吸引人民币的能力增强。金融相关率越高,金融体系就越完善和发达。甘肃省的金融相关率一直在稳步上升,从2.73上升到4.56,表明甘肃省经济发展对金融的依赖程度愈之加深,金融推动了经济的发展。甘肃省金融相关率增长符合金融相关率本身的特质,即在经济发展的进程中,金融相关率必然呈现出逐步增长的趋势。2011—2015年为甘肃省金融相关率增长最快的阶段,从2.76增加到4.33,使甘肃省的金融相关率突破了4,反映出金融机构人民存贷款额是甘肃省生产总值的倍数,省内力量带动经济发展的作用逐渐显著。

  二、甘肃省新型城镇化与金融支持综合发展水平测度

  (一)指标体系的构建

  新型城镇化系统和金融支持系统在彼此子系统的运动促进下相互影响。为了指标的真实性、全面性和合理性,在新型城镇化和金融支持两个系统中选取分别一级、二级指标。主要评价指标的划分借鉴于陈艳[4]等学者的相关研究成果,并结合甘肃省的城镇化实际发展状况进行分类。新型城镇化的一级指标分别是人口发展、经济发展、生态环境、城乡统筹,金融支持系统的一级指标分别是金融结构、金融效率、金融规模等(见表1),而二级指标会在下图中做出详细分类。

  (二)数据处理

  1.首先将数据进行标准化处理,公式如下:

  Xij=正向指标

  Xij=负向指标

  2.其次用熵值法計算指标权重,公式如下:

  Pij=(j=1,2,3……,m)

  Ej=-K*PIJ ln(Pij) K=1/ln(n)

  gi=1-Ej

  Wj=(j=1,2,3……,m)

  3.最后计算新型城镇化与金融支持的综合发展指数如下:

  Ui=XijWj (i=1,2,3……,n)

  (三)甘肃省新型城镇化与金融支持综合发展水平测度

  根据上述的综合发展指数公式,计算出甘肃省新型城镇化综合发展水平,如图3。

  在图3中可以看出,2009—2018年甘肃省的新型城镇化综合发展水平在逐年提高,且各个方面都在稳步增长。2009—2010年期间,甘肃省的新型城镇化综合发展水平较提高为缓慢,在城乡统筹、社会发展、人口发展方面推进得很慢,从而影响了甘肃省新型城镇化进程在此期间表现不佳。2011年甘肃省提出“十二五”规划,加快了新型城镇化建设的步伐,因此在2011—2015年期间甘肃省的新型城镇化进度稳步上升,基础化设施和经济建设水平明显提高。2016—2018年,甘肃省新型城镇化质量显著提高,城镇化率增加到了47.67%,城乡收入比明显下降,从4下降到3.4。2018年,甘肃省推出“产业扶贫”,帮助贫困人口脱贫,实现贫困人口增加收入,生活质量提高。从整体来看,甘肃省的新型城镇化综合水平有待提高,尤其是在城乡统筹和生态环境方面,要严格落实环境方面相关政策,促进经济发展。

  根据图4得出,2009—2018年甘肃省金融支持综合发展水平逐年提高。在此期间,金融规模是金融支持系统中发展最快的方面,截至2018年,甘肃省金融相关率为4.56,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余额18 568.7万元,金融规模呈现出扩大的趋势。在金融结构方面,2018年甘肃省拥有4 873家金融机构,金额资产总额达27 637亿元。金融效率更是在2018年超过了金融规模。人们越来越将资金倾注于金融投资,也更加注重参加保险,以防控风险[6]。投资转换率在2017年更是超过了1,保险密度在2018年达到1 513.01元。从总体来看,甘肃省的金融支持系统在新型城镇化建设中起到的作用与日俱增。

  从图5中可以看出,2009—2013年金融支持系统的综合发展水平低于新型城镇化系统,2014—2018年金融支持系统超过了新型城镇化系统。截至2018年,甘肃省金融系统的综合发展水平为0.90,而新型城镇化的综合发展水平为0.53,甘肃省金融业成为支柱性产业,金融多元化的需求更是推动新型城镇化进程。

  三、甘肃省新型城镇化与金融支持耦合度测定

  (一)建立耦合模型

  1.耦合度

  耦合度是新型城镇化系统与金融支持系统依赖程度的一个指标,用C表示。C的取值在0—1之间,当C越大时,两个系统的依赖程度就越深,当C=1时,表明两个系统的依赖程度很深,当C=0时,两个系统的不存在依赖程度。公式如下:

  C=2

  2.耦合调度

  耦合协调度既能反映新型城镇化系统与金融支持系统的水平,又能体现新型城镇化与金融支持系统作用关系,用D表示。公式如下:

  D=2

  T=αU1+βU2

  其中,T为综合协调指数,反映新型城镇化系统与金融支持系统的协调发展贡献;α、β为贡献系数。因为新型城镇化系统与金融支持系统有同样的作用重要性,即α=β=0.5。

  耦合协调度评价标准(见表2),本文主要借鉴唐未兵[5]等学者划分耦合协调度等级的方法。

  (二)甘肃省新型城镇化与金融支持耦合度测定

  根据耦合度以及耦合协调度的计算公式,将上文中的新型城镇化系统与金融支持系统的数据进行计算,可得出相关数据结果并排列于表3。

  由表3中可知,从总体来看甘肃省新型城镇化与金融支持的耦合协调度可以大致分为三个阶段。5A658E7D-0967-48DC-9A56-A34935DEEDF6

  2009—2010年为严重失调阶段,金融发展的支持落后于新型城镇化建设。在此期间耦合协调度为0.052 5—0.151 6。因为2009—2010年为“十一五”规划至关重要的两年,为实现规划目标与全国城镇化进程进步的步伐保持一致,在此期间甘肃省努力发展重化工业,主要以第二产业中的石油产业、煤炭产业、建筑业、产能基础产业等为重点发展产业,推动甘肃省工业经济快速发展。因为经济政策制定具有引导性导致金融行业自身优势被削弱,所以金融业没有起到重要的支持作用,新型城镇化发展的进程也因此较为缓慢。

  2011—2015年为轻度失调阶段,耦合协调度为0.154 0—0.501 7。因处于“十二五”规划期间,甘肃省对经济发展做出科学合理的调整,提出普惠金融政策,加大对农村的金融扶持,调整信贷结构,激活金融业的发展活力。但是中小企业依然存在融资难、融资贵的难题,金融业市场发展不健全。随着改革管理制度、简政放权的力度进一步加大,在多个地方建立省级新型城镇化试点,实行统一的养老保险制度政策以实现均衡医疗卫生、教育等基础资源均衡。金融行业的支撑作用在新型城镇化进程中慢慢显现,金融支持系统和新型城镇化系统相互依赖的程度彼此加深,两者之间相互作用。

  2016—2018年为中级失调阶段,耦合协调度为0.700 7—0.796 6。甘肃省实行“两精”政策,加强对农村的深化改革,以缩小城乡差距。因为祁连山生态环境问题,近年来甘肃省着力加强对生态环境的保护,建立河长制保护黄河生态流域。在经济领域主要把握重点产业的发展,培育经济发展新动能,推动经济稳增长。金融支持系统的发展超过了新型城镇化系统,突显了金融业在新型城镇化进程中的主要作用,并成为主导性产业带动新型城镇化发展。2018年,甘肃省为带动全省地区均衡发展,设立产业扶贫,帮助各个地区发展特色产业,推动经济增长,实现脱贫;同时,丰富了金融发展模式,使金融业向多元化方向发展。

  四、结论

  通过上文中对甘肃省新型城镇化与金融支持耦合协调度的测定,本研究认为:

  第一,2009—2018年甘肃省新型城镇化与金融支持的耦合协调度经历了6种等级,总体趋势耦合协调度的等级越来越高,趋向优质失调。

  第二,从2009年的严重失调的状态演变到轻度失调状态,再到2018年的中度失调状态,新型城镇化与金融支持耦合协调度越来越高,慢慢地接近于1,也就是慢慢地接近于优质协调。

  基于以上研究,本研究认为新型城镇化与金融支持耦合应从以下三个方面发展。

  (一)推进城镇化质量,与金融发展相契合

  新型城镇化质量的发展是新型城镇化的核心。甘肃省作为一个西北内陆省份,虽然在新型城镇化质量发展方面比发达地区弱一些,但是通过对自身缺点的矫正来达到促进新型城镇化质量的提升的目的是可行的。甘肃省应努力解决新型城镇化质量中的两大弱项——生态环境和城乡统筹。政府要充当“先锋人”制定完善的政策并严格执行,作为一个实践者引导市民保护环境、改善生态。城乡统筹的发展更加注重金融因素,

  在这方面金融应发挥自身优势,吸引资金流入,带动城乡统筹发展。

  (二)金融结构多元化,为新型城镇化发展夯实基础

  目前甘肃省金融机构存在的形式主要以不同性质的银行为主,虽然甘肃省金融市场充斥着保险、证券等各类金融机构,但是为甘肃省金融投资做出巨大贡献的则是各类性质的银行。新型城镇化的建设是一个漫长的建设过程,例如,基础设施的建设需要投入大量时间和资金,但是银行的对外投资主要以短期、收益快为主,所以仅靠单一的银行投资是满足不了新型城镇化发展的。因此,需要将金融结构多元化,鼓励并吸引其他金融机构在甘肃省发展,使甘肃省的金融结构多元化,满足新型城镇化的发展,夯实新型城镇化发展的基础。

  (三)政府发挥“先锋人”作用,引导新型城镇化与金融支持优质协调

  政府应该发挥“先锋人”作用,一方面,为甘肃省金融行业的发展创造软环境,适当放松金融环境,激励各类金融机构发展,使甘肃省的金融环境充满活力;另一方面,甘肃省金融机构主要以银行为主,会造成金融风险聚集,因此,政府金融主管部门应该制定政策来分散金融风险,同时也要严格监管各类金融机构,避免金融市场失控。

  参考文献:

  [1] 贾洪文,王文静,陈南旭.甘肃生态平衡、金融发展与经济增长的耦合协调性[J].开发研究,2019,(5):117-124.

  [2] 布美热木·克力木,张凯,朱平,许善洋.熵权法在城市经济与环境耦合协调发展评价中的应用[J].环境科学导刊,2019,38(5):79-84.

  [3] 沈雪梅.探讨开发性金融对新型城镇化的支持作用——以安徽省棚户区改造为例[J].时代金融,2019,(21):49-50.

  [4] 陈艳.甘肃省金融发展与城镇化的耦合研究[J].重庆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38(4):54-62,91.

  [5] 唐未兵,唐谭岭.中部地区新型城镇化和金融支持的耦合作用研究[J].中国软科学,2017,(3):140-151.

  [6] 李静.新型城镇化进程中的金融支持研究——来自陕西省的经验数据[J].西部金融,2019,(6):77-81.

  [7] 孙晓卿.我国各省新型城镇化与金融支持的协调度对比研究[D].西安:西安电子科技大学,2019.

  [8] 李琦.我國新型城镇化建设中的金融支持研究[D].长春:吉林大学,2019.

  [9] 黄金岭,陈琳.欠发达地区新型城镇化金融支持创新路径[J].农家参谋,2018,(16):233.5A658E7D-0967-48DC-9A56-A34935DEEDF6

  [10] 安璐娜.面向新型城镇化的金融支持体系效率研究[D].西安:西安电子科技大学,2018.

  [11] 马林靖,陈岩.新型城镇化建设与金融支持系统关系的实证研究——以天津为例[J].城市,2017,(12):29-38.

  [12] 郝喜梅.我国新型城镇化与金融支持的协调发展水平研究[D].西安:西安电子科技大学,2017.

  [13] 李文.甘肃新型城镇化建设综合测度与金融支持研究[J].统计与决策,2017,(8):166-168.

  [14] 高立红.我国新型城镇化进程中的金融支持研究[D].北京:首都经济贸易大学,2016.

  [15] 李泉,王林涛.欠发达地区新型城镇化与金融支持关系研究[J].牡丹江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5):35-40.

  [16] 王启业,张静雅.新型城镇化建设中的金融支持[J].中共山西省委党校学报,2016,39(4):65-67.

  [17] 中国人民银行兰州中心支行课题组,李文瑞.欠发达地区新型城镇化与金融支持发展的协调性研究:甘肃省例证[J].甘肃金融,2016,(5):8-15.

  [18] 赵炳权,李萌.金融支持甘肃省新型城镇化建设的实证分析[J].甘肃金融,2016,(1):46-51.

  [19] 曹婷婷,范星辰,胡宗楠.浅谈甘肃省新型城镇化与农业现代化路径选择的金融创新发展问题及其对策[J].时代金融,2015,(29):75-76.

  [20] 曹诚,王淑珍,王会昌,程丽峰.新型城镇化发展与金融支持问题研究——以甘肃省酒泉市为例[J].西部金融,2015,(5):77-82.

  [21] 王楠.甘肃省金融发展对新型城镇化建设的影响研究[D].兰州:西北师范大学,2015.

  [22] 李建华.城镇进程中的金融支持研究[J].技术经济与管理研究,2014,(10):12-105.

  [23] 刘小瑜,汪淑梅.基于耦合视角的城镇化与金融发展研究[J].统计与决策,2016,(20):167-170.

  [24] 吴旭晓.后发地区金融发展与城镇化耦合协调发展研究——以河南省为例[J].安徽商贸职业技术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12(2):37-42.

  [25] 彭雅婷,周孟亮.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时期农村金融发展研究[J].经济研究导刊,2021,(19):67-69,142.

  [26] 徐天阳.中国新型城镇化进程中的金融支持影响研究[J].中国国际财经(中英文),2017,(24):265.

《欠发达地区新型城镇化与金融支持耦合度测定及评价》

本文由职称驿站首发,一个权威专业的职称论文发表网

文章名称:欠发达地区新型城镇化与金融支持耦合度测定及评价

文章地址:http://www.zhichengyz.com/lunwen/jingji/jingji/47328.html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