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询
您当前的位置:职称驿站 > 论文 > 经济论文 > 农业经济科学论文职称驿站 期刊论文发表咨询 权威认证机构

农合机构风险产生的根源及防范化解路径探析

职称驿站所属分类:农业经济科学论文发布时间:2022-08-30 08:43:03浏览:

近年来,农合机构信贷风险持续暴露,高风险机构数量占比多,这不仅对严重制约了机构自身的稳健发展,而且对区域金融稳定也带来了一定程度的影响。本文从追责问责的视角探讨了农合机构风险产生的根源,并在健全信贷问责体系

   摘要:近年来,农合机构信贷风险持续暴露,高风险机构数量占比多,这不仅对严重制约了机构自身的稳健发展,而且对区域金融稳定也带来了一定程度的影响。本文从追责问责的视角探讨了农合机构风险产生的根源,并在健全信贷问责体系,全面落实信贷责任;扑捉道德风险苗头,精准把握问责时机;约束与激励相并重,明晰追责问责边界;强化人才队伍建设,筑牢追责问责根基等四个方面提出了农合机构风险防范化解的路径,以期能够为农合机构风险防范化解提供建议参考。

  关键词:农合机构 追责问责 风险防范

农业知识

  《农业知识》(周刊)创刊于1950年,是由山东农业知识杂志社主办的农业刊物。本刊坚持“科学、实用、及时、通俗”的办刊宗旨,宣传贯彻党在农村的方针政策,大力报道新品种、新技术、新成果、新经验,为广大农民服务,为广大规模种植户、养殖户服务。荣获华东地区最佳期刊;山东十佳期刊。

  近年来,部分农合机构经营风险持续暴露,不良贷款居高不下,必须全力開展风险化解,方能确保机构持续经营。风险防范化解包括事前预警、事中处置和事后问责。可以说,压实贷款发放和清收责任,对违规问题严肃追责问责,是推动农合机构风险化解的重要一环。

  (一)农合机构经营现状

  1.资产质量下滑,经营风险持续暴露。农合机构风险暴露,一方面是受到区域经济下行、产业结构调整等因素的影响,另一方面其自身在经营过程中存在的诸如偏离支农支小主业、信贷投放管理粗放、公司治理不到位等问题才是最关键的因素。据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官网统计数据显示,近年来,农村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呈现出连年攀升的态势,2016年末全国农村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2349亿元,至2021年末增加至7655亿元。不良贷款率总体上也呈上升趋势,2018年达到峰值3.96%,自此逐年开始下降,2021年末降至3.63%。但形势依然不容乐观,接近5%的监管标准。这种情况不仅不利于农村商业银行自身的稳健经营,同时也引发了储户的担忧和恐慌。

  2.资本充足水平低,风险抵补能力弱。衡量银行业金融机构风险抵补能力的指标主要有盈利能力、准备金充足程度和资本充足程度等。而资产利润率、拨备覆盖率、资本充足率分别是上述指标中的重要指标,故选取近几年来农村商业银行的上述指标进行分析,见表1。自2016年以来,农村商业银行资产利润率、拨备覆盖率、资本充足率整体上呈现出逐年下滑态势。至2021年末,资产利润率为0.6%,已降至最低监管要求;拨备覆盖率为129.48%,较2020年有所提高;资本充足率为12.56%,虽然较2020年微幅提升,但依然临近监管标准。总体来看,农村商业银行的风险抵补能力不足。

  3.信贷结构不合理,风险集中度过高。目前,农合机构贷款的担保方式主要是保证或抵押,相较而言,保证类贷款的风险更大,客户主要是凭借自身和担保人良好的信用状况进行借贷,而在这种情况下,客户违约现象也防不胜防。与此同时,就农合机构自身而言,一些机构信贷结构不合理,发放大额贷款,单一客户贷款集中度超标,贷大贷集中问题突出,也形成了严重的风险隐患,一旦授信客户出现问题,将直接产生大额不良贷款,而且此类贷款化险难度往往极大,将直接影响机构的后续经营和发展。

  (二)农合机构问责制度发展现状

  随着现代银行的成型,信贷问责也伴随而来,并不断得以发展和完善。1996年《贷款通则》的颁布为商业银行信贷问责工作提供了法律层面的依据。2004年《商业银行授信工作尽职指引》颁布,对信贷问责工作提出了更为明确的要求。随后,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也制定了不良贷款听证问责管理办法,各农合机构也结合自身实际制定了相应的不良贷款问责办法。近年来,商业银行追责问责进一步受到重视,2020年《商业银行法(修改意见稿)》中,就拟加大对商业银行违法违规的处罚力度,强化追责问责,提高罚款上限。由此可见,包括农合机构在内的商业银行,对违规行为的追责问责力度将持续加大。

  (一)信贷管理粗放,问责体系不完善

  农合机构担保方式单一、信贷管理方式粗放从根本上造成了不良贷款“双升”的局面。由于农合机构资金规模、综合实力等难以与大型商业银行匹敌,因此,在客户的选择上,农合机构更倾向于中小微企业,而此类企业往往抗风险能力较弱,容易出现破产等情况,导致无力偿还贷款,最终形成不良。此外,部分农合机构未充分考虑机构的长远发展,为获取贷款利息收益,放宽客户贷款条件,未建立起完善的呆账贷款责任人问责机制,导致出现超期限授信、贷前调查和审查不严、贷后检查流于形式等现象,使得贷款风险大幅上升。

  (二)内外部道德风险交织,问责时机难把握

  道德风险也是造成农合机构风险持续暴露的重要原因之一。就农合机构内部而言,个别审贷人员经不住外界诱惑,违背职业道德,利用职务之便搞寻租,审批和发放风险贷款,为了自身利益损害机构利益。就外部而言,农合机构与借款人之间存在信息不对称,这就极有可能导致出现一些借款人隐瞒真实经营情况,逃避农合机构调查,改变借款用途等情况,最终导致信贷业务风险爆发。而且贷款从审批、发放至不良形成,往往有一定的时间间隔,贷款是否会产生不良难以做出精准的预判。此外,一旦确定为不良贷款,就应大力开展清收措施,若清收的同时对相关人员进行问责,则受清收成效不确定等因素的影响较大,具体问责标准难以把握。若在清收无果或诉讼处置时进行追责,则由于历时过长,受外在不确定性因素干扰较多,导致追责落实难。

  (三)授信审批环节众多,问责力度难界定

  农合机构授信一般要经过客户经理调查、信贷主管审核、相关部门资料核对、主管领导审核等众多环节,任何一个环节出现纰漏,都有可能导致未来风险的发生。而不良形成后,各个环节的责任认定和问责力度也难以清晰划分。此外,信贷人员发放贷款笔数越多、金额越大,存在的风险隐患就越多,所要承担的责任也就越大。若追责问责的力度过大,必然会影响工作积极性;若追责问责的力度过小,又无法引起信贷人员的高度重视。因此,如何确定追责问责的力度也是当下金融风险处置过程中的难点之一。

  (四)人才队伍不健全,问责成效不显著

  人才是第一资源,信贷业务的责任认定离不开专业人才。随着外部大环境的不断变化,农合机构需进行责任认定的信贷业务十分庞杂,一些不良贷款不仅集中度高,而且形成不良的时间较久,加之受借款方经营情况、人员变动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导致清收化解难度大。因此,对信贷业务问责需要业务素养较强的专业人才,不仅需熟悉授信业务,了解业务操作流程和内在逻辑,而且还需掌握相关法律知识,同时还对自身纪律意识、责任意识等内在素养提出了较高要求。目前,农合机构高端优质人才十分稀缺,这也从一定程度上导致了信贷业务追责问责成效不突出。

  (一)健全信贷问责体系,全面落实信贷责任

  农合机构应不断完善信贷问责机制建设,制定标准化、规范化的问责体系。一是健全追责问责制度。农合机构应进一步健全信贷问责相关制度,细化授信过程中各级主体的责任,为追责问责提供制度层面的依据。二是建立相关配套机制。建立专门的审计监督机制,由审计部门对信贷追责问责过程进行监督,落实动态调整机制,结合实际情况不断完善问责体系,促进问责工作有效开展。三是建立独立问责部门。对于规模较小的农合机构,可以考虑在总行设立该部门,通过独立的、专门的部門来追究相关人员责任,可以有效避免因其他因素干扰而影响问责工作的开展,确保追责问责落实落细。

  (二)捕捉道德风险苗头,精准把握问责时机

  农合机构要有效防范道德风险,减少因信息不对称而带来的不良影响。一是要加强信贷人员监督。定期不定期开展业务检查,一方面便于进一步掌握本机构信贷情况,以便制定更为合理的经营计划;另一方面也能起到约束信贷人员的作用,督促其依法合规办理业务。另外,对于违规违纪的人员,也能尽早发现,及时问责。二是要加强授信客户监督。对授信客户要进行抽查,实地调研了解经营状况、贷款用途等,对于出现道德风险苗头的客户,严格按照约定追究相应责任,尽可能将风险扼杀在摇篮里。此外,对于已经形成的不良,不能进行“一刀切”,要按照后期清收化解成效进行有差别的问责。

  (三)约束与激励相并重,明晰追责问责边界

  农合机构首先要明确内部各层级的业务职责,建立责任清单,与权力清单相对应,做好岗位职责划分,以便风险发生时更加高效地开展责任认定工作。追究信贷人员责任时,应严格秉持以事实为基础,以制度为依据的原则,明确追责问责的边界,将追责与免责相结合,全面落实尽职免责、保全免责、收回免责,在职兼职清收追责、免职专职清收追责、撤职降职清收追责、司法追责。既要调动信贷工作者的积极性,又要全力保障信贷工作的严肃性,确保依法合规放贷,切实防范金融风险。

  (四)强化人才队伍建设,筑牢追责问责根基

  农合机构可以从两个方面强化人才队伍建设,一是全力培养内部人才。通过讲座培训、业务竞赛、经验交流、案例分析等多种方式,进行长期、精准、系统、科学的培养。同时,要把专业知识与支农支小市场定位相结合,不能“闭门造车”,要学会“走出去”,走进农村、走进企业,全面了解外部实际情况。二是大力挖掘外部优质人才。通过机构文化、发展前景等吸引优质人才加入,为机构发展注入新鲜血液,最重要的是要留住优质人才,长期为机构的发展贡献智慧和力量。内部培养、外部招募双管齐下,全面强化人员素质,提高业务技能,打造一支业务精湛、作风严谨的信贷责任认定人才队伍。

  [1]宋清华.健全金融风险问责制度体系[J].中国金融,2021(3):16-18.

  [2]樊巾.欠发达地区农商行风险化解策略[J].河北金融,2021(8):8-10.

  [3]操悦.陕西AB农村商业银行风险抵补能力的压力测试研究[D].西安:西北大学,2021.

  [4]张云青,李晓娜.农合机构如何走出不良贷款“双升”困境[J].中国农村金融,2015 (7):77-78.

  [5]王俊倡.农商行放贷风险的形成及风险点[J].审计与理财,2018(8):25-26.

  [6]闫宁锋.基层行不良贷款问责难点及对策[J].农业发展与金融,2018(5):61-62.

  [7]张春阁.如何明确商业银行信贷业务责任认定[J].科技经济市场, 2020(5):138-140.

  [8]曾子炎.完善不良贷款问责制[J].中国金融,2021(4):68-69.

  [9]胡俊明.精准把握信贷管理尽职免责的“度”[J].中国农村金融, 2021(1):62-64.

  [10]崔靖.人才培养是农商行发展“最大底气”[N].中国县域经济报, 2020-9-10(007).

《农合机构风险产生的根源及防范化解路径探析》

本文由职称驿站首发,一个权威专业的职称论文发表网

文章名称:农合机构风险产生的根源及防范化解路径探析

文章地址:http://www.zhichengyz.com/lunwen/jingji/jingji/47826.html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