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询
您当前的位置:职称驿站 > 论文 > 行政论文 > 国际政治论文职称驿站24小时论文发表咨询热线:400-680-0558

俄罗斯西伯利亚联邦区社会经济状况分析

职称驿站所属分类:国际政治论文发布时间:2018-09-11 11:09:16浏览:1

 西伯利亚联邦区在俄罗斯的“向东看”战略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它同远东一起构成了俄罗斯未来设想的“新增长极”,且从 2014 年以后俄罗斯政府对西伯利亚有很多政策倾斜。所以,了解西伯利亚联邦区的基本社会经济状况是未来同其合作的前提,在此基础上寻找共同利益点,并从实际出发着力推进区域合作,这也是西伯利亚一直努力的目标。

   西伯利亚联邦区在俄罗斯的“向东看”战略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它同远东一起构成了俄罗斯未来设想的“新增长极”,且从 2014 年以后俄罗斯政府对西伯利亚有很多政策倾斜。所以,了解西伯利亚联邦区的基本社会经济状况是未来同其合作的前提,在此基础上寻找共同利益点,并从实际出发着力推进区域合作,这也是西伯利亚一直努力的目标。

俄罗斯学刊

  《俄罗斯学刊》(原小学生作文向导)(双月刊)创刊于2011年,是由黑龙江大学主办的面向国内外公开出版发行的学术期刊,大16开,逢双月10日出版。

  总 述

  西伯利亚联邦区是俄罗斯的八大联邦区之一,位于乌拉尔联邦区以东,远东联邦区以西,包括 4 个共和国、3 个边疆区和 5 个州,共 12 个行政区,地域面积为 514.5 万平方公里,仅次于远东联邦区,占到俄罗斯总疆域面积的 30%。在地缘上 , 西伯利亚联邦区是俄罗斯中西部发达地区和远东地区的过渡带 , 它北邻北冰洋 , 南部同哈萨克斯坦、蒙古和中国接壤。联邦区发展经济的地缘弊端相比俄罗斯其他地区比较明显,首先,同国家经济中心距离遥远;其次,相比于远东的港口,西伯利亚联邦区的出海口位于北冰洋,其年可航期短且对轮船的破冰能力有很高要求。所以,西伯利亚作为欧亚贸易航运节点的潜力尽管有,但这需要建立在一系列的基础之上,如建造新型的核动力破冰船和开发邻近北冰洋的物流运输节点。总之,开发北极对未来彰显西伯利亚联邦区的经济潜力意义重大。

  对外贸易方面,根据俄罗斯海关数据,2015 年西伯利亚联邦区贸易总额为 338.87 亿卢布,其中出口额 285.73 亿卢布,进口额 53.14 亿卢布。中国是西伯利亚联邦区最重要的贸易伙伴,2015年双方贸易总额达到 55.6 亿美元,其中出口额和进口额分别为 38.4 亿美元和 17.1 亿美元(针对西伯利亚联邦区),②特别是中国允许俄罗斯的货物通过哈萨克斯坦进入中国境内后,这大大加速了西伯利亚的货物对中国的出口。

  一、西伯利亚联邦区能源领域现状分析

  能源是西伯利亚联邦区的天然优势。如表 5 所示,俄罗斯铅储量的 85%、煤炭储量的 80%、镍储量的 71%、铜储量的 69%、银储量的 44% 和金矿的 40% 均位于西伯利亚联邦区内,是俄罗斯的“资源宝库”。

  俄罗斯的煤炭资源主要集中在克麦罗沃州的库兹巴斯煤田,该煤田位于西西伯利亚东南部库兹涅茨克山同萨莱尔岭之间,年产量为 1000 万吨。库兹巴斯的焦煤、褐煤和石煤以含硫量少、热量高著称,开采量最大的煤田有库兹涅茨克、坎斯克 - 阿钦斯克、伊尔库茨克 - 切列姆霍沃和米努辛斯克,可开采储量达到 3.8-4.4 万亿吨,潜在可支持一万亿千瓦的发电量。作为火力发电的主要能源,丰富的煤炭资源支撑起了西伯利亚的电力供应,西伯利亚联邦区的人均电力资源排俄罗斯第一位,年发电量 200 万千瓦的火电站 5 个。相比邻近的远东联邦区,西伯利亚联邦区充沛的电力供应压低了电价,使企业大幅度降低了成本,耗电量高的产业,诸如有色金属加工、有机化工原料合成和造纸工业取得稳定发展。

  西伯利亚联邦区拥有丰富的石油天然气资源。19 世纪 60 年代在西西伯利亚发现石油油田,特点是出油量都很高,通常每口井一昼夜超过 100 吨,井深可达 1.8—2.5 千米,产量高峰期西西伯利亚石油天然气地区的石油产量每年曾达到 33470 万吨。①出口石油获得的外汇被苏联用来购买粮食、设备和消费品采购,因为后者在苏联处于严重匮乏的状态。上世纪 70 年代的西西伯利亚油田甚至在当时被称为“苏联经济的命脉”,如梅利季诺、北瓦休甘和卢基涅茨等油田均是开采量很大的油田,同时,东西伯利亚地区也分布着一些相对较小的油田。如今,俄罗斯政府把更多的战略计划放在联邦区北部地区,北冰洋的大陆架有丰富的油气资源,这里被列为俄罗斯未来资源开发的优先地区。据分析,俄罗斯北极地区的石油、天然气储量价值达到 20 万亿美元,到 2017 年石油开发了总储量的 17%,俄罗斯的目标是到 2035 年提高到 22%。②在这一战略下,西伯利亚联邦区和乌拉尔联邦区是重点支持地区,特别是邻近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区的亚马尔 - 涅涅茨自治区在液化天然气开采、“北冰洋走廊”的站点作用日渐凸显,这里逐渐从人迹罕至的无人区变成世界各大能源企业争相觊觎的开发目标,作为蕴含俄罗斯 80% 天然气储量的地区,③同时作为传统贸易走廊的替代航线,是未来俄罗斯经济增长的重要战略支点。

  二、西伯利亚联邦区农业发展情况分析

  西伯利亚联邦区能够用于农业生产的土地面积占整个地域面积的 11.1%,其余分布着森林、沼泽和各种水系。由于气候的因素,西伯利亚联邦区的主要农业区分布在南部,但在有限的耕种空间内联邦区依靠多元化的土地形态创造条件发展多层次农业经济,使得其成为俄罗斯最重要的粮食和畜牧业生产基地之一。2016 年西伯利亚联邦区农业总产值增长率为 4%,落后于全国增速的 4.8%,其中农业产值增速最快的地区是阿尔泰边疆区(12%)、伊尔库茨克州(5.8%)、布里亚特共和国(5.3%)和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区(5%)。①俄罗斯粮食和农产品贸易在 2016 年以逆差告终,但西伯利亚则是贸易顺差,其中出口和进口额分别为 6.293 亿美元和 5.629 亿美元,在整个贸易结构体系中,粮食和农产品在进口中所占的比例要比在出口中所占的比例高出大约 7 个百分点,这一定程度上说明即使在粮食大丰收的 2016 年,西伯利亚联邦区自产粮食和农产品仍旧不能完全满足本地需求。从全国范围看,西伯利亚联邦区的农业产值排在俄罗斯中游水平,占到全国农业总产值的 12%。

  三、西伯利亚联邦区投资现状分析

  为了拉动西伯利亚地区的发展,俄罗斯政府先后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文件,包括《西伯利亚 2020 年社会经济发展战略》《外贝加尔和远东 2020 发展战略》《创新俄罗斯—2020》等。上述战略实现的唯一载体就是投资,但前提需要解决几个问题,如资金从哪里来、地区投资潜力如何、如何实现高效率和高回报的的投资等。

  衡量西伯利亚联邦区的投资潜力,需要从优势和劣势两个方面考虑。它的投资吸引力优势包括:地区具有支持投资活动的制度性基础;巨大的资源潜力;相对完善的交通基础设施并在过境运输及物流方面具有地理优势;具有相对完备的旅游资源作为发展现代旅游业的基础;对于发展 PPP 具有制度性优惠政策及法律保障。劣势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持续性的人口流出,特别是技术型人才流失严重;能源依赖型经济模式明显;创新体系发展滞后;能源基础设施发展缓慢;社会保障型预算制度不断挤压投资可能性;较高的基本能源使用价格;作为旅游市场缺乏品牌效应;相对严酷的气候环境。

  四、西伯利亚联邦区社会福利状况分析

  俄罗斯经济转轨的二十年来,西伯利亚联邦区的公民福利状况并不乐观。从整体上看,俄罗斯公民人均收入一直呈线性增长趋势,但不同于苏联时代的是,西伯利亚的居民部门福利水平低于俄罗斯平均水平,③因为由于财政原因取消了苏联时代的一系列补贴后,西伯利亚地区的固有弊端如气候恶劣、交通偏远导致了消费品价格较高,在缺乏政府补贴的情况下西伯利亚居民的消费品支出比例高于俄罗斯其他地区。例如,在 1992 年西伯利亚的托木斯克州和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州的居民收入水平高出俄罗斯平均水平 20%,但截止到 2012 年,西伯利亚居民整体收入水平却低于俄罗斯平均水平 20%,④伴随着失业率的骤增,非正常死亡率也在近二十年不断升高。通过表 10 部分有代表性的社会指标来看,西伯利亚联邦区在人均收入、贫困率、非正常死亡人口等指标方面均同俄罗斯整体平均水平有一定的差距。

  追述根源,西伯利亚的许多城市是计划经济时代“人为造城”的结果,苏联政府曾经雄心勃勃地要在西伯利亚和远东建立很多现代化城市,并且强迫西部地区的居民和企业迁往这些城市。可是,这些新城并不是由集聚效应驱动的内生型城市,缺乏可持续的内在活力。当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政府的许多福利性补贴取消后,这类城市便面临困境,因为在强调生产要素自由流动和赢利性的市场机制下,无论是资本、劳动力还是技术都倾向于流向回报率高的地区,而西伯利亚恰恰不属于此类地区,这也是俄罗斯转轨二十多年来西伯利亚地区的基本困境。

  五、西伯利亚联邦区科技与教育状况分析

  西伯利亚联邦区目前有高校 83 所,分布较不均衡,其中新西伯利亚和伊尔库茨克的大学数量就占到联邦区大学数量的 40% 多,这还不包括俄罗斯科学院西伯利亚分院的分支机构。从整体上看,2014 年以后俄罗斯整体的财政紧缩是以最大程度地压缩科教支出为代价的,这包括对科研人员的待遇支持、科研转化应用支出和各级教育机构的财政支持等,从长远看,这会引起一系列的连锁效应,从科研人员的流失到创新企业的匮乏都会因为全要素生产率不足影响到俄罗斯的未来经济增长。由于财政的拮据,西伯利亚联邦区近 15 年来在科技教育上的投资很不乐观,如科教投入在 1994 年占社会总支出的 8.3%,到 2015 年这一数据下降到 6.5%。近二十年来,西伯利亚联邦区拥有高等学历的居民从 13.7% 增加到 24.6%,②但其增速落后于俄罗斯平均水平,特别诸如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区和托木斯克州,作为上世纪 90 年代具有高学历指标人群的模范地区目前处于非常尴尬的状况,在数据指标上和俄罗斯平均水平渐行渐远,这也是联邦区的整体缩影。

  总 结

  振兴西伯利亚一直是俄罗斯政府的战略目标,从沙俄时代到苏联再到现代俄罗斯都不曾改变,一百多年来西伯利亚的发展经历了起起伏伏,但似乎从未真正实现最初的目标。苏联给西伯利亚留下了太多的印记,当人为的补贴远去后如何依靠市场的力量来重振西伯利亚将是其面对的重大课题,这如同脱离了计划经济的国有企业转型一样困难。在劳动力、资本都不占优势的条件下如何实现西伯利亚的发展?虽然俄罗斯有一系列振兴西伯利亚的宏大战略,但说到底还是取决于西伯利亚选择的发展路径,关于这一点任何人都不可能给出精准的答案,这需要市场的检验。处在转轨过程中的

  俄罗斯要想实现经济“强国梦”,西伯利亚是迈不过的坎,也是必须要完成的使命,而这需要在尊重西伯利亚客观现实、恪守现代市场经济规律的基础上才能实现。在欧亚大陆,西伯利亚是俄罗斯欧洲部分连接东北亚的枢纽,其陆路和海路(北冰洋)的国境意义会不断凸显,同时,其丰富的油气资源也将会成为连接东亚的新“生命线”,在地缘政治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俄罗斯西伯利亚联邦区社会经济状况分析》
  • 课教专著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