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询
您当前的位置:职称驿站 > 论文 > 行政论文 > 行政管理论文职称驿站 期刊论文发表 权威认证机构

新冠肺炎疫情对人防工程建设的启示

职称驿站所属分类:行政管理论文发布时间:2020-09-05 09:28:38浏览:1

人防工程的“三防”之一是“防生物武器”。生物战剂普遍具有高传染性,能形成较大规模疫情,从要求上看人防工程其应能有效防控疫情。本文从人防工程防化的特点出发,通过分析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感染所致肺炎疫情和人防工程建设的联系,从防灾减灾角度,展望人防工程建设的新要求和防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建设工作新观点。

   摘要:人防工程的“三防”之一是“防生物武器”。生物战剂普遍具有高传染性,能形成较大规模疫情,从要求上看人防工程其应能有效防控疫情。本文从人防工程防化的特点出发,通过分析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感染所致肺炎疫情和人防工程建设的联系,从防灾减灾角度,展望人防工程建设的新要求和防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建设工作新观点。

  《科技视界》杂志是2011年6月13日经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审批的科技类期刊,由上海市科学技术协会主管、上海科普作家协会主办。《科技视界》杂志以基层科教工作者为读者对象,普及科学知识,追踪国内外科技热点问题,关注科技界前沿新动态、新技术、新成果,为广大科技工作者搭建一个学术平台。

  Abstract: One of the "NBC prevention" of civil air defence works is "biological weapons prevention". Biological warfare agents are generally highly infectious and can form a large-scale epidemic that civil air defence works should be able to effectively prevent and control for its functional requirements. Starting from the characteristics of civil air defence works,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connection between the epidemic situation of pneumonia caused by new coronavirus (2019-nCoV) infection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civil air defence works, looks forward to the new requirements of civil air defence works construction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public health emergencie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disaster prevention and mitigation.

  关键词:人防工程;2019-nCoV;新型肺炎;新型冠状病毒;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防灾减灾

  Key words: civil air defence works;2019-nCoV;new pneumonia;new coronary virus;public health emergencies;disaster prevention and mitigation

  中图分类号:TU201.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4311(2020)23-0176-02

  0 引言

  2019年末,最初在武汉发现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迅速发展、扩散,以至于举全国之力应对的地步,已经给社会生活和国民经济造成了重大影响。2020年1月30日,WHO宣布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公共突发事件(PHEIC),世界卫生组织3月11日表示,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已经构成一次全球性“大流行”。武汉市在医疗设施严重短缺的情况下陆续指定发热定点医院,新建火神山和雷神山临时医院,征用民营医院、展览馆、体育馆等大型公共场所并改造方舱医院。作者身处这次疫情漩涡中心武汉,我们公司也积极参与到临时医院的设计和方舱医院的改造工作之中,深刻的体会到传染病如洪水猛兽的凶险和医疗资源不足的现实困难。城市防灾减灾能力面临新的挑战,应急避难工程建设也应当充分考虑到这些新的问题。

  1 武汉新型肺炎疫情对人防工程建设的新要求

  ①人防工程通风系统的过滤消毒净化能力建设应加强,尤其是内循环和风管内的实时在线灭菌杀毒能力。目前人防工程特别是人员掩蔽工程,都只有对外部空气的滤毒处理,人防工程各本规范都没有考虑人员掩蔽工程内的卫生防疫措施,一旦有掩蔽人员被感染,人均1平方掩蔽面积导致的高密度掩蔽人员将无一幸免。有掩蔽人员长期滞留的场所不仅是应对通风引入的外部生物污染物,也要有效控制内部致病微生物扩散。

  ②有防化要求(防化等级丁级及以上)的人防工程應设置生物战剂报警检测监测装置,实时监测工程内部环境状态。生物战剂没有特异的化学基团和元素,一般的物理、化学和生化方法很难给予鉴别。生物战剂的侦检是很复杂的,因此提高对生物战剂的侦查能力已成为核生化防御的一项重要内容和发展方向。近40多年来人们对此进行了广泛而深入地研究, 目前前虽尚未完善解决,但技术和仪器已取得了很大进展,已有部分成果开始进入实际应用阶段,正是因为这些原因,目前人防工程内部还未要求配备生物战剂报警监测仪器。

  ③人员掩蔽工程有必要增加隔离区和医疗保障室。目前人防工程只考虑战时从污染的工事外染毒人员从防毒通道洗消间洗消进入的人员,洗消只能洗消表面,不能去除已经进入人体内的感染物。就目前而言,我国人防工程都没有考虑工程内的卫生防疫问题,即使是一、二、三等人防医疗工程,战时也只是分别承担对伤员的早期治疗和部分专科治疗或对伤员的紧急救治。而且按照目前的科技手段,生物战剂的监测能力有限,一旦工程内有人员被这种急性传染病毒感染特别是呼吸道传染病,将很快在工程内形成含有致病微生物的气溶胶,后果不堪设想。因此,在人防工程内增加隔离区和相关的医疗保障室是有必要的。外部人员进入工程内部,在洗消完后还应根据具体情况采取隔离观察、健康监测、服用抗病药物、对症进行简单救助治疗等措施,一旦发现传染病患者或高度疑似病例,应立即隔离,并择时送往医院治疗,以防传染给其他人。

  ④人防医疗救护工程若考虑平时应急支援,可在突发情况时紧急转换,缓解医疗场所短缺困境。目前人防医疗救护工程的设计功能,不是作为战时传染病医院,而是主要用于战争发生后治疗大量的烧伤、骨折等外科病人。人防医疗救护工程最好除平战使用外,还能作为平时应急支援的保障工程,应对诸如地震伤害、突发性传染病等事件后的应急医治场所。而战时功能,是否可在和平时期在人防规划时就定好类似平时传染病医院的战时生化治疗医院,或在战时医疗救护工程特别是中心医院里另设一防护单元专供传染病患者用。

  ⑤加快人防工程信息化建设,加快大数据和云计算在人民防空领域的应用,全面构建基于信息系统的人民防空综合防护体系,并融入到智慧城市建设体系中来。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之时,有先见之明的地方提前搭建了智慧城市,则能够及时调动人口、交通、各个智慧小区、医院、企业相关的大数据信息,做到有的放矢;前线医院信息共享、线上会诊等手段对危重病人的治疗产生了积极作用,并且根据医疗资源消耗情况予以物质的及时调配;针对确诊的案例追溯到上一级传染者和密切接触者,构建起人员接触的网络,做到提前预防和有效隔离。信息技术在本次新冠肺炎防控中的作用有目共睹,对战时反空袭斗争中空情预警、应急指挥、人员疏散、物资调配、伤员救治等同样具有重要作用。

  2014年,国家人防办颁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和规范人民防空战备数据建设的意见》,2016年,国家人防办提出了“把四面八方的数据广泛采进来、把浩如烟海的数据分类存进来、把决策支撑的数据快速查出来、把蕴含规律的数据科学算出来、把各类应用软件全部统起来”的建设要求,也为人防工程信息化建指明方向。下一步人防工程建设的重点之一,应是以人防工程、疏散基地、疏散地域、救援设施及其他可用于防护的场所为平台,以人防指挥和救援力量为主体,通过网络化信息系统的链接融合,构建具有综合防护功能的人防工程体系,让人防工程建设搭上“新基建”的快车,快速融入到智慧城市建设体系之中。

  ⑥提高人防工程设备设施平时的完备率,确保人防工程平时的完好率,减少平战转换量,培养训练有素的平战转换队伍。此次疫情发展迅猛,全社会对防护用品、消毒用品和医护人员需求激增,口罩“一罩难求”,消毒液“一瓶难求”,各地医务人员驰援湖北。对人防工程来讲,一旦国家进入临战状态,时间比防疫要求更短,大量人防工程需要转换,各种器材能否保障,转换人员能否保障,技术力量能否保障,转换质量能否保障,能否在转换时限内完成等等均值得探讨。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对人防工程的建设提出了新的要求,应该从更高层次着眼解决,即从决策部门、战技要求、规范标准编制单位更多的考虑。目前设计规范肯定不适用于这种大规模传染性疾病的处置。但未来战争形式多样,不能保证没有类似生物武器的袭击,再配合常规或核武器打击,这种极端情况下,人防工程如何起到作用,的确是人防人应该考虑的事。如果现在没有考虑到,那么从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的教训也应该促成一个共识,就是高层尤其是对人防工程战技要求有发言权的领导和专家,应考虑此问题,在制定新的规范标准时考虑这个问题。这样,在后续的具体人防工程實施中,如规划设计施工验收才能有法可依。

  2 人防工程的建设对公共医疗卫生事件的防控与准备有哪些借鉴

  ①人防工程建设“长期准备、重点建设、平战结合”的方针同样适用于公共医疗卫生事件的防控与准备。疫情发展期间,我们公司参与了临时医院的设计和方舱医院的改造工作,武汉生活物资、医疗资源、人力资源短缺深有体会,时间紧工作量大,而疫情发展迅速,确诊和疑似病人猛增,一刻也不能耽搁,医院建设和改造显得捉襟见肘。希望今后各省、市、地区在平时的工程建设中就应考虑临时传染病医院的改建和转换,平时作好选址、地基、水电、污水处理预留、生活配套等设施,可作为停车场、体育馆、展览馆、公租房等等工程使用,一旦发生类似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立即启动转换程序,迅速改造成为临时救治医院,不要临时突击、从零开始。

  ②人防应急疏散基地选址建设过程中可考虑防疫要求,平时作好基础设施、生活配套设施,平时作为防空演练使用,地震时作为临时避难场所,有疫情发生时可将装配式建筑及所需设备按防疫要求现场组装,投入使用。这就要求人防、卫生、应急管理部门,联合协作、统筹规划、共同建设、一建多用。

  ③人防医疗救护工程的建设,可依托大型医院或者传染病专科医院,建设一些战时传染病治疗医院。参照人防工程的建设和转换程序,在一旦发生类似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立即启动转换程序,迅速装配成为传染病门诊或收治科室,用以扩大医院的诊断、分类能力或收治、隔离轻症和高度疑似病人。有大型医院现成的医疗救护人员和生活配套设施,比改造展览馆、体育馆其他公共场所安全方便得多,而且还能兼顾战时作为医疗救护工程使用,一石三鸟。

  3 结论与展望

  从此次武汉新型肺炎疫情发展来看,人防工程特别是人员掩蔽工程的建设应充分考虑内部环境防止生物污染和疾病传播的可能性并采取相应的措施;医疗救护工程除传统的平战使用功能外,还应兼顾平时应急救援、战时救治传染病人的功能;散布于城市之中的各类人防工程应加强互通互联,做好智慧人防信息化平台的“软连接”。同时,近年来大规模自然灾害例如汶川地震、突发性公共安全事件例如天津滨海新区爆炸案、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例如SARS和COVID-19的频繁发生,社会安定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面临巨大威胁。大中型城市应加强防灾减灾、应急救援能力培养和基础设施建设,引进人防工程建设的先进经验,平时着力准备,可与人防医疗救护工程或人防应急疏散基地同期建设,应急转换,及时投用。要推动人防工程建设的向综合防灾减灾方向发展,未雨绸缪、长期准备、多元扩展。一项基础设施同时完成平时防疫救援、抗震救灾,战时防空疏散的功能。这就需要人防、卫生、应急、住建等相关部门应统筹规划、协同合作,加强顶层设计,制定相关政策法规和标准规程,让工程建设有法可依,切实提高城市的防灾能力,保障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参考文献:

  [1]清华大学.GB 50225—2005,人民防空工程设计规范[S]. 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5.

  [2]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GB 50038—2005,人民防空地下室设计规范[S].北京:中国计划出版社,2005.

  [3]防化研究院第一研究所.RFJ 013-2010,人民防空工程防化设计规范[S].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0.

  [4]中国建筑标准设计研究院.RFJ 005-2010,人民防空医疗救护工程设计标准[S].北京:中国计划出版社,2012.

  [5]易君,张瑞龙,魏来.基于BIM技术的人防工程信息化解决方案[J].防护工程,2015(05):47-52.

  [6]邱晓锋.城市应急避难场所与人民防空疏散基地结合建设的探讨[J].中华建设,2019(02):96-97.

  [7]汪鑫,吕萧.武汉应急避难场所空间分析特征及需求分析[J].中外建筑,2013(03);42-45.

  [8]申艳军,张欢,雷升祥,李光磊,吴应明.新形势下我国地下人防工程特色及发展理念[J].地下空间与工程学报,2019,15(06):1599-1608.

  [9]高永红,郑颖,张婷.城市人防疏散地域应与防灾应急避难场所相结合[J].防护工程,2013(04):69-74

《新冠肺炎疫情对人防工程建设的启示》

本文由职称驿站首发,一个权威专业的职称论文发表网

文章名称:新冠肺炎疫情对人防工程建设的启示

文章地址:http://www.zhichengyz.com/lunwen/xingzheng/xingzhenggl/42963.html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