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询
您当前的位置:职称驿站 > 论文 > 行政论文 > 思想政治论文职称驿站24小时论文发表咨询热线:400-680-0558

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哲学原理的重要性

职称驿站所属分类:思想政治论文发布时间:2018-09-15 11:42:07浏览:1

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由马克思主义理论各部分的基本原理构成,其中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基础。对于哲学原理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中的基础性地位,可以从哲学原理与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之间的逻辑关系和马克思主义形成发展过程中三个组成部分之间的关系来理解。确认哲学原理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中的地位,有助于更加自觉地推进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发展。

   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由马克思主义理论各部分的基本原理构成,其中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基础。对于哲学原理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中的基础性地位,可以从哲学原理与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之间的逻辑关系和马克思主义形成发展过程中三个组成部分之间的关系来理解。确认哲学原理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中的地位,有助于更加自觉地推进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发展。

马克思主义研究

  《马克思主义研究》(月刊)创刊于1983年,邮发代号:82-686,是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列所主办的全国唯一以专门宣传、研究马克思主义整体理论体系为宗旨的大型学术理论刊物。《马克思主义研究》面向现实、面向当代,刊登探讨深层次理论和实践问题的论文,提供丰富的国内外研究动态和信息,是一切从事宣传、教学和科研的理论工作者、党政干部、大专院校师生以及所有关心马克思主义在当代中国和世界命运的人们的忠实朋友。

  一

  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中的地位,可以从两者之间的逻辑关系来理解。

  对于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含义,学术界已有比较充分的讨论,通常有如下说法: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包括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原理和科学社会主义原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是马克思主义科学体系的基本理论、基本范畴;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贯穿于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理论体系中;等等。这些看法的一致之处在于,认为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中最基本的内容。但有待深究的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马克思主义理论各组成部分的基本理论是怎样的关系,特别是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是怎样的关系?

  有一种观点认为,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不应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等的总汇或简单相加,而应是存在于三者之中共同的立场、观点、方法的统一表达。这种观点一方面强调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基本的、基础性的性质和地位,因而有一定的道理,另一方面在实质上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等同于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因而又有可商榷之处。

  我们认为,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的确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但却不能反过来说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就是或等于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因为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只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一个部分而并非其全部。马克思主义理论除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之外还有其他内容,如人们经常提到的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此外还有马克思主义法学理论、政治学理论、社会学理论以至于文学理论等。这些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各个部分也分别有自己的基本原理,比如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的剩余价值学说、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中的阶级斗争学说,等等。

  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一个部分,但接下来的问题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中的哪个部分?或者说,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中处于怎样的地位?这涉及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与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关系的理解。我们认为,对这一关系可以从两个论域来理解,从马克思主义哲学作为马克思主义理论组成部分的角度看,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之一部分,而就整个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层次上说,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则应当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中的基本原理,即可以视为整个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哲学原理。在这个意义上说,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最核心的部分或曰理论内核,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理论基础。

  对此,可以从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的释义中来说明。

  对于何为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在不同的层面可以有三种理解。

  一是理解为各种哲学共同的、基础性的理论。从历史的角度看,由于社会现实、社会实践以及意识形态等方面的原因,马克思主义哲学曾在一定时期和范围中被视为中国各种哲学的“正宗”,并在一定意义上被理解为一种具有基本性质或意义的哲学,即被理解为类似于西方所谓“形而上学”的普遍性的哲学,故而有“哲学原理”的称谓。近几十年来,人们对作为学术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地位和作用的理解和定位回归常态。但问题仍在于,在当代中国的哲学中,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否仍可以被视为一种具有基本性质的哲学或“哲学原理”,能否具有普遍性的哲学的禀赋和担当。这一问题迄今仍是见仁见智。

  二是理解为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共同的、基础性的理论。哲学原理所以应当作为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共同的、基础性的理论,是因为与其他的哲学流派不同,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问题域或论域并不局限于其名称所指,而是具有极大的广泛性,具有一般性的特征和意义。它不是像其他哲学流派那样只是涉及某些方面或某一类的哲学问题,而是涉及几乎所有的哲学问题:既涉及各种哲学理论方面的问题,如本体论问题、认识论问题、辩证法问题、历史观问题,也涉及对自然、社会和人以及它们之间相互关系的认识。在不同时期、处于不同的社会环境和基于不同的实践要求,这些问题又可以具体化为各种时代性的理论和现实问题,例如近几十年以来的实践标准讨论、生产力标准讨论、社会主义本质讨论、以人为本和科学发展观讨论,又如当今的全球化问题的哲学思考、知识经济的哲学思考、可持续发展的哲学思考,科技革命的哲学思考,市场经济的哲学思考,人的发展的哲学思考,等等。与之相联系,马克思主义哲学具有多种理论分支,形成了一系列部门哲学或应用哲学,如社会哲学、政治哲学、经济哲学、历史哲学、道德哲学、法哲学、人的哲学、文化哲学、生态哲学、管理哲学等。然而应当注意到的是,这些哲学所以能成为马克思主义哲学之一部分,就是因为它们体现着马克思主义哲学最基本、最本质的观点,贯穿着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原理。

  三是理解为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共同的、基础性的理论。马克思主义理论涉及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诸多理论,其中最主要的是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此外还有马克思主义其他理论,例如政治学理论、法学理论、社会学、历史学理论以至于文学理论,等等。这些理论所以能称其为马克思主义理论,就是因为它们包含着某些共同的东西,我们认为,这“共同的东西”就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所以是马克思主义最基本的原理,是因为它包括贯穿于马克思主义诸种理论之中的基本的价值取向和科学认识。马克思主义哲学所确立的价值取向十分丰富,但概括起来就是追求人的彻底解放和自由全面发展。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科学认识同样十分丰富,包括唯物辩证法、唯物辩证的认识论和唯物史观,在唯物史观中,又包括对社会存在与社会意识关系的理解、对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关系的理解、对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关系的理解,以及对社会发展规律和机制的理解,等等。

  马克思主义的所有理论,无论是经济学、政治学、法学、社会学、历史学还是文学理论,所以能够成为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就是因为其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基础,或者蕴含着人的彻底解放和自由全面发展的价值理念和价值追求,或者贯穿着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科学认识,也就是说,马克思主义哲学在这些理论中处于基础性、本原性的地位。

  二

  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中的基础性地位,又可以从马克思主义形成发展过程中三个组成部分之间的关系来理解。

  马克思主义哲学是科学社会主义研究及理论建构的前提和基础。

  早在《神圣家族》中,马克思恩格斯就指明了社会主义与哲学的理论关系,认为“法国唯物主义有两个派别:一派起源于笛卡儿,一派起源于洛克。后一派主要是法国有教养的分子,它直接导向社会主义。”[1](P160)他们还揭示社会主义与哲学的逻辑关联,指出“并不需要多大的聪明就可以看出,关于人性本善和人们智力平等,关于经验、习惯、教育的万能,关于外部环境对人的影响,关于工业的重大意义,关于享乐的合理性等等的唯物主义学说,同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之间有着必然的联系。既然人是从感性世界和感性世界中的经验中汲取自己的一切知识、感觉等等,那就必须这样安排周围的世界,使人在其中能认识和领会真正合乎人性的东西,使他能认识到自己是人。……既然人的性格是由环境造成的,那就必须使环境成为合乎人性的环境。既然人天生就是社会的生物,那他就只有在社会中才能发展自己的真正的天性。”[1](P166-167)“成熟的共产主义也是直接起源于法国唯物主义的。”[1](P167)对马克思主义文本的追溯表明,上述哲学与社会主义理论的关系同样或者说更加适用于马克思主义哲学与科学社会主义理论。

  马克思在理论活动的早期,对社会和人的关注方式主要是哲学的,对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理解主要是法哲学的或政治哲学的,他是在继承近代人道主义和近代社会主义理论的基础上,从人的解放和发展的哲学立场出发,提出了共产主义的社会理想。在《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中,他反对专制政府对思想和言论自由的钳制,强调人的精神自由权。在《莱茵报》编辑部为《评〈汉诺威自由主义反对派的失误〉》一文的按语中,他明确提出了“应该争取实现一种同更深刻、更完善和更自由的人民意识相适应的崭新的国家形式”[2](P306)的目标。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中,他认为不是国家及其“理念”决定市民社会,而是市民社会决定国家。在《摘自“德法年鉴”的书信》中,他对专制制度进行了尖锐的批判,并以“自由的人,真正的人”一语,初步表达了对人的理想状态的理解。在《论犹太人问题》和《〈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他认为资本主义实现的政治解放本身还不是人类解放,“任何解放都是使人的世界和人的关系回归于人自身”[3](P189)“哲学把无产阶级当作自己的物质武器,同样,无产阶级也把哲学当作自己的精神武器。”[4](P15)“德国人的解放就是人的解放。这个解放的头脑是哲学,它的心脏是无产阶级。哲学不消灭无产阶级,就不能成为现实;无产阶级不把哲学变成现实,就不可能消灭自身。”[4](P16)从《1844 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以下简称《手稿》)开始,马克思对社会和人的关注方式开始转向经济领域,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开始从政治和哲学的剖析深入到经济的分析,《手稿》以确认人的类特性为前提,以复归人性、全面占有人的本质为尺度,对资本主义生产中人的劳动异化进行了系统的分析,并从劳62动异化现象追溯到背后的私有制因素,为后来对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系统剖析和批判提供了逻辑前提。《手稿》还以正在确立的科学世界观为基础,对共产主义进行了比较展开的论述,揭示了共产主义的基本特征。《手稿》从哲学出发深1分开始有机地结合起来。在此基础上,《德意志意识形态》系统阐述了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生产力是社会发展的决定因素、生产关系必须适合生产力发展等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揭示了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以及共产主义运动的基本性质和特征,《共产党宣言》则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特别是唯物史观和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揭示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内在矛盾,阐明了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历史必然性和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

  《宣言》之后,以哲学为基础,马克思恩格斯的研究主要朝着两个方向展开。

  一是在指导工人阶级斗争的实践中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进一步展开和深入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研究,这方面工作的标志性成果是《反杜林论》《法兰西内战》《哥达纲领批判》《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等。

  在《反杜林论》中,恩格斯深刻地分析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特别是唯物辩证法和唯物史观)的创立对于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转变中的基础性意义,他认为,“为了使社会主义变为科学,就必须首先把它置于现实的基础之上”,[5](P358)而把社会主义置于现实的基础之上则必须以唯物主义的历史观为指导,至于唯物主义的历史观的确立,又必须以哲学的变革包括唯物辩证法的创立为前提。

  为此,恩格斯论述了他和马克思“把自觉的辩证法从德国唯心主义哲学中拯救出来并用于唯物主义的自然观和历史观”,[5](P349)从而找到了一条“用人们的存在说明他们的意识,而不是像以往那样用人们的意识说明他们的存在”[5](P365)的道路,即创立了唯物史观的过程。正是唯物史观与剩余价值学说的创立,使社会主义变成了科学。

  二是结合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社会生活的现实,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系统深入地研究政治经济学,这方面工作的标志性成果是《资本论》。在创作《资本论》的过程中,马克思主义哲学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及理论建构的基础和方法。

《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哲学原理的重要性》
  • 课教专著
  • 1
  • 2
  • 3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