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询
您当前的位置:职称驿站 > 论文 > 艺术论文 > 美术学论文职称驿站24小时论文发表咨询热线:400-680-0558

探讨中国传统美学典范意境美在标志中的运用研究

职称驿站所属分类:美术学论文发布时间:2018-10-09 09:52:14浏览:1

标志艺术设计是运用形式美的法则, 将想要抒发的情感用高度凝练、抽象的图形符号语言进行表达, 并与大众产生共鸣。图形符号的形成需要建立在民族文化内涵的基础之上, 进行高度的归纳、总结和升华。文章以G20标志为例, 探讨了中国传统美学典范意境美在标志中的运用, 展现意境创构赋予标志情感的归属、魅力和意蕴。

   标志艺术设计是运用形式美的法则, 将想要抒发的情感用高度凝练、抽象的图形符号语言进行表达, 并与大众产生共鸣。图形符号的形成需要建立在民族文化内涵的基础之上, 进行高度的归纳、总结和升华。文章以G20标志为例, 探讨了中国传统美学典范意境美在标志中的运用, 展现意境创构赋予标志情感的归属、魅力和意蕴。

艺术工作

  《艺术工作》(双月刊)创刊于1980年,由鲁迅美术学院主办。坚持独立的学术品格与艺术标准,设立专稿、创作评介、艺术史研究、教学研究、设计平台、外国美术等栏目,在深入思考艺术创作与理论问题的同时,及时报导当代美术活动、发布最新美术作品、介绍国外美术信息,努力推动艺术创作与理论的建设与发展。

  “意境”一词受到道家、玄学和禅宗的影响, “道孕其胎, 玄促其生, 禅助其成”, 由唐代诗人王昌龄提出概念, 后又有皎然、刘禹锡、司空图等文学理论家的不懈探索, 使得意境这个概念逐渐成熟。王国维、宗白华、叶朗、李泽厚等美学大师让意境理论不再是文学的专利, 使其成为普适性的审美概念。意境不仅仅是“意”和“境”特点的体现, 也不是简单抽象的“意”的境界。意境是由意象和意象群所构成的总体形象或营造出的气氛, 通过主观感受“悟”的过程, 让人进入忘我之境, 身临其境之感。

  标志设计作为形象的视觉语言符号, 具有精炼的传达性和多元的表现形式。当前我国国际地位不断提高, 越来越多的国际性事件在中国举办, 中国国家形象与民族复兴、文化自信等社会背景相融合, 构建具有中国特色国家形象。设计出具有高度国际识别性、实用性和艺术性的标志, 会对我国的发展和进步有一定的影响。G20标志作为中国杭州G20峰会宣传的主题形象, 不仅彰显出中国的大国风采, 更展现出中国独有的审美韵味。本文借助对G20标志的意境美的分析, 研究标志设计的意境美与创构的形式表达。

  一、意境与标志意境美的审美特性

  意境是一种审美状态, 是观者通过视觉感受形成的主观感受和体悟。意境具有简、淡、远、清、逸、神、意、韵等特征, 在中国绘画、文学等艺术领域都有所体现。文学中的意境美, 不仅在于有尽之言, 更在无穷之意。意境是中国画的灵魂, 画家通过主观感受, 利用笔墨的枯润浓淡表现物象制造意境, 是一种主观的“悟”, 也是物象与情感的沟通结合, 是境界的意象追求。

  意境美的标志设计是将思维的想象力、形式美法则、艺术构成规律相结合, 具有鲜明的艺术特色和深远的意境。首先, 标志设计通过对形象的概括、提炼、删减、组合、创新考究出完美的形来达到传神, 用神韵的形象来写意, 表现出独特的意境美。将标志的形象进行简化, 使其形简单而意无穷, 同时把握负形的留白设计, 创构出立体、景深、凹凸等效果。其次, 情景交融乃标志意境的构建核心内容, 以“形”传“神”、寓“神”与“形”, 在不断地体悟中体验意境美, 达到精神享受和审美愉悦。

  二、标志意境美的创构手法

  (一) 形神合一、立象以尽意

  意境, 一方面力求“尽物性之妙”, 而与自然之道相契合;另一方面, 满足情景交融后, 所造之境必合乎自然, 同时也势必表达主体的审美理想, 形成现实与理想的完美交织。从先象中求意, 亦求象外之意。可以说是从意象到意境的转变, 用传神的“形”来写意。庄子曰:“汝神将守形, 形乃长生”, 可以看出“形”被“神”主宰着, “形”是“神”附属的产物。汉代的《淮南子》提出“神贵于形”;晋代画家顾恺之提出“以形写神”, 都体现出“神”比“形”更为重要。神韵比简单复制景物更能体现出原本的意境, 但形也是要深度考究的, 只有与神完美结合才能得其意, 立象以尽意。

  例如, G20标志在表现桥以及其倒影的意象过程中, 设计师用简单而又流畅的线条传神地概括提炼出简洁的形状轮廓, 不仅具有“形”有尽而“意”无穷的意味, 而且更能体现信息时代的互联互通、合作共赢的理念。

  (二) 空灵之美、虚实结合

  虚实是形式美的范畴, 更是意境美创构中不可忽视的一点。人们用眼睛关注一件事物的时候, 会有视觉主体, 会有观察的先后顺序, 这也是虚实感知的过程。虚实结合可以使标志布局更有空间感, 让想要表达的情感和意境美清晰展现在人们的面前。同时, 虚实结合可以进一步拓宽原有的意境美, 让其跃然纸上。“虚实相生, 境生象外”就是最好的体现, “虚”是象外之境, “实”是无限的外象之境的有限境象, 虚实结合可以产生灵动之美, 使人享受到空灵跳跃之美。《庄子》中所云:“静而与阴同德, 动而与阳同波。” (1) 动与静的关系, 亦是阴阳虚实的关系, 虚实结合可以完美表现出精神, 情感营造出意境美。

  虚实在标志设计中的表现形式除了动感以外就是留白。空白作为具有象征性的符号, 成为托物寄情、营造意境的一种手段。古人的“妙在无处”“计白当黑”与“空处妙在通幅皆灵”, 都是体现空白的妙处。在不同的氛围下, 达到的效果也不尽相同, 如果说宁静、悠远、空寂、萧疏等意蕴无穷, 这也是空白表现意境最有力的一面。设计不是对一件事物的摹写, 而是在表达出感受的同时, 表现出更为深远的意境。利用空白把握强弱, 用有效、简练的形, 以多胜少, 计白当黑, 可以引发人们无限的遐想, 升华到言有尽而意无穷的艺术境界。

  G20标志中, 桥与桥的倒影体现了中国人对虚实关系的认同。观者准确捕捉到主题同时可以欣赏到水天一色的杭州, 感受到杭州的蓝天白云、水墨淡彩, 这充满美好希望的意境美的画面。不仅美在桥、水, 更是美在人文、美在中国人的人文情怀。印章不规则的边缘与饱满的中国二字, 同样也体现了虚实相生。线条与线条之间的空隙留白、文字与图形的穿插, 让整个标志灵动起来, 表现出内在的神韵, 营造出深远悠然的意境之美。

  (三) 联想与想象、情景交融

  所谓联想, 是由一事物想到另一事物的心理活动, 心理学上指由对甲事物的感知, 激发起对乙事物表象的回忆。形成联想的客观基础是事物之间的普遍联系, 联想是一种思维模式, 是一种自然而然、顺水推舟的思维, 不与“美是无所为的所为”而相矛盾。欣赏者的欣赏和联想, 无论是创作者所预期的还是非预期的, 其积极作用在于加深对作品的感受和认识, 扩大审美的效果。

  在艺术家创造艺术形象时, 想象显得极其重要。在艺术美的实现过程中, 艺术家对艺术形象的重新架构、组合, 最后创造审美趣味的艺术形象的过程中, 想象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化物为情, 情景交融” (2) “没有情景交融就很难产生意境” (3) 。意境的营造过程中, 不仅将感受、情感、性格倾注于物于景中, 更是把物的姿态、形态、气质吸收了进来, 将主观想法与客观事物完美结合, 达到物我同一。

  所谓意象物化, 即审美创造者把前一阶段头脑构思中形成的审美意象, 通过物质的手段固定下来, 创造出能够诉诸人们视听感官的、具体的审美创造物。审美意象的形成, 并不等于说美的事物已经创造出来, 还必须要经过审美创造主体的艰辛劳动和精益求精的刻苦探求。设计师要处理好特定的“景”与特定的“情”之间的内在联系。

  G20标志中, 设计师联想到主办地杭州在《马可波罗游记》中被称为“千桥之城”, 桥也是杭州的特色文化;同时桥也是连接双边、构建机制的载体, 用桥可以体现中国与世界各国的真心沟通、互相交流。G20标志贴合世界和平与发展时代主题, 体现中国打造命运共同体的意愿。除了桥, 还有G20的“0”与桥洞完美切合, 在引人遐想的同时, 也体现出峰会是一个团结融合的过程, 借此表达圆桌会议的精神。

  结语

  意境体现了中华文化“和合”哲学的相关理念, 是物与象、情与景、虚与实的和谐统一, 是主体思维意识中的意象与客观物象之间互通后, 所形成的意识的对象化及其意义的现实化过程, 从而完成了对生命精神的“超以象外”。标志设计可以追溯到远古时期的图腾, 到后来的旗号、族徽, 与生产劳动有关的工具或战争、祭祀等的标记。到20世纪中叶, 标志在国际上得到了普及, 但是我国标志设计中能够表达中国传统文化精神内涵的确实不多, 我们是否应该反思一下这是为什么?要如何才能发展?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 设计师应从中把握规律、本质、精神内涵, 寻求更多的创作灵感。中国传统文化不应该受到忽视, 也不能被忽视。文化自信是每一位中华儿女所要做到的, 没有民族化, 也就没有世界化, 民族化越是充分发展, 世界化才会更加丰富, 这也是文化发展的基本法则。在全球化的背景下, 对于民族的认同感也成为必然的话语, 传统文化的继承也是每位设计师对民族艺术精髓的继承。设计师只有将自己的思想感情与民族文化相结合, 才有可能设计出属于自己的民族风格以及个人情感的设计作品。但继承并不是生搬硬套传统文化, 也要学会吐故纳新;既不能放弃追求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 也不能放弃对外来技法的吸收。一味跟随别人的步伐会失去自我, 而一味地墨守成规会被时代所淘汰。设计师要用现代的思想观念审视传统文化, 用长远的发展眼光结合传统优秀文化, 成就具有中国特色的艺术设计。

  参考文献

  [1]李昌舒.意境的哲学基础[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8.3

  [2]陈路云.听朱光潜讲美学[M].合肥安徽:安徽人民出版社, 2012.6

  [3]宗白华.美学的散步[M].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 2006.8

  [4]蓝光增.说意境[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 1984.9

  [5]孙海均.标志设计的意境美[J].美与时代 (上) , 2012

  [6]张文涛.论现代标志设计中意境之美[D].南京师范大学, 2013

  注释

  1 彭吉象.中国艺术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7:506.

  2 宗白华.美学与意境[M].北京:中国人民出版社, 2009:29.

  3 蒲震元.中国艺术意境概论[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1995:38.

《探讨中国传统美学典范意境美在标志中的运用研究》
  • 课教专著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