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询
您当前的位置:职称驿站 > 论文 > 艺术论文 > 美术学论文职称驿站 期刊论文发表 权威认证机构

从“气韵”视角看齐白石花鸟画的人文精神

职称驿站所属分类:美术学论文发布时间:2020-08-22 09:09:00浏览:1

在20世纪中国绘画史上,齐白石的绘画艺术风格独具特色。他不但对中国民间艺术有着深入的研究,而且对传统写意花鸟画有着创新性的改造,其作品包含了丰富的人文情感。中国古典美学的重要范畴——“气韵”,

   摘 要:在20世纪中国绘画史上,齐白石的绘画艺术风格独具特色。他不但对中国民间艺术有着深入的研究,而且对传统写意花鸟画有着创新性的改造,其作品包含了丰富的人文情感。中国古典美学的重要范畴——“气韵”,对于齐白石的绘画思想有着极大的影响,是他的花鸟画蕴含人文精神的重要原因。因此,以“气韵”视角审视齐白石花鸟画,可以为深度探究齐白石助力。

  关键词:气韵;齐白石;花鸟画;人文精神

fe151f418659238baba6cfbe8e51d1bd.jpg

  《中国美术》(双月刊)创刊于2009年,是由中国出版集团主管,中国美术出版总社(人民美术出版社)主办的部级大型美术专业期刊。

  “气韵”是中国哲学史上的重要范畴,也是中国古典美学思想的充分表现。从古至今,“气韵”被各个时代的书画理论家不断发展、完善。

  魏晋南北朝时期,曹丕提出“文以气为主”,“气”开始作为重要的文论范畴被广泛使用。随后,“气韵”首次出现在南齐谢赫的《古画品录》序论中,他写道:“六法者何?一气韵生动是也,二骨法用笔是也,三应物象形是也,四随类赋彩是也,五经营位置是也,六传移模写是也。”[1]唐宋时期,中国的绘画水平达到巅峰,审美文化思想日趋完善成熟,形成了独具特色的美学范畴体系。明清之际,中国传统绘画进入集大成阶段。尽管这一时期的中国传统绘画已经走向后期,然而“气韵”的美学范畴却达到了融会贯通的程度,以至于传统绘画中的生命精神在这一时代体现得特别浓厚。至近代,宗白华等文艺美学家提出“气韵”是艺术作品的灵魂,强调艺术家需要通过自己的绘画艺术塑造出形象内部的生命。因此,“气韵”的美学范畴在经过各个时期的发展之后,其最根本意义已经凸显,即强烈的生命精神和内在的人文精神。

  一、齐白石花鸟画的人文精神引发

  “气韵”引发的人文精神是丰富的,总体来说,这是一种以人为核心,充分倡导人的生命精神,并对人的生命本质进行的深层次思考,其最关键的内涵是肯定人的人文价值和生命意蕴。

  齐白石是一位中国传统绘画大师,他丰富了传统图式,既保留了传统的绘画模式,又向民间化靠拢,推动了中国传统绘画的现代化。在他众多绘画作品中,尤以自然脱俗的花鸟画被世人推崇。一方面,花鸟画作为中国传统绘画的重要组成部分,早在北宋时期就十分受到重视,《宣和画谱·花鸟叙论》中就提到花鸟画是“五行之精,粹于天地之间者……则葩华秀茂”。中国传统花鸟画的美在于生命力的展现,在于阴阳两种极致之美的融合。因此,较之山水画与文人画,花鸟画似乎更能体现出“气韵”与人的意志的完美统一。齐白石的花鸟画更为灵动单纯,尽显鲜活的生命张力。齐白石早期的作品有对前人不同程度的模仿,到了晚年,他的花鸟画则主要以大写意风格为主,呈现出一派“气韵”生机。此外,成熟的齐白石花鸟画的生命精神还表现在色彩方面的创新,因为对色彩的选择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是他对人生观和宇宙观的选择。齐白石性格专一朴素,对待生活和思考问题不善拐弯抹角,不喜啰嗦,这间接地影响了他对自然的情感态度。相比之下,文人的审美观照有较多理性因素,而农民的观照却更为直观和感性。因此,齐白石更专注于审美对象的生命律动,而他的花鸟画也更富有人文内涵和生命精神。

  二、齐白石花鸟画的人文精神显现

  齐白石是农民画家出身,他的花鸟画内含的生命气韵和人文精神是强烈的,也是突出的。那么,从“气韵”的视角进行观察,齐白石花鸟画背后的人文精神展现在哪些方面呢?

  首先,齐白石花鸟画的人文精神突出地表现在,它的生成来源于人物品格塑造的“气韵”,因而可以说是一个将画人化的过程。

  在中国古代美学思想体系中,人物品格之所以和“气韵”形成密切联系,是因为人物的品性与自然美和艺术美三者之间有着共通之处。同时,受“天人合一”的观念和“向内求善”的审美文化影响,人们自然而然地会将个人的人物品藻与其艺术作品结合起来,独立地欣赏艺术美是不可能的。在这种情况下,人物品格也会与传统绘画中的“气韵”精神联系起来,形成了一个以“气韵”审美视角认识人本质的“人化”体系。近现代画家葛路对此问题的观点很有思想性,他指出“气韵生动要求表现出的是生动的精神和性格特征,尤其以笔墨气韵强调精神气质”。

  齐白石强调花鸟画要体现生命的精神,构建独特的审美意境,既要纯朴天然,又要不失典雅,使得整幅画更有生命的张力。这种对绘画意境的追求,表现在具体画面上就是对描绘对象“形神兼备”的要求。齐白石曾说:“凡大家作画,要胸中先有所见之物,然后下笔有神……匠家作画,专心前人伪本,开口便言宋元,所画非所目见,形似未真,何况传神? ”[2]他视花鸟鱼虫的真实动态为形似的关键,认为只有做到对形象胸有成竹,才能显现其真正的“神韵”,传达花鸟画的切实美感。正是这种结合人本质的“以形传神”思想,使得齐白石花鸟画的“气韵”范畴更显人文精神。他曾有句名言:“作画妙在似與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他如此注重这些对象的“神韵”和“气韵”,极力用笔墨和色彩传达画内的生命意境,是因为他希望将“人”的符号以及“人”的生命赋予给它们。

  其次,齐白石花鸟画的人文精神还鲜明地表现在,它的核心是追求人的生命自由的展现,因而又可以说是一个“气势”的构成。

  中国传统绘画的布局讲究“势”,这种“势”是由“气韵”引发的,是一种生命内在张力的美的显示。齐白石在笔墨和构图上把它们发挥到了极致。先看笔墨。齐白石是笔墨运用的艺术大家,他善于用含蓄婉转的笔法表现“气韵”的美感。他借笔墨的浓淡,循序渐进地将画中的“势”有序地呈现出来。例如,齐白石画的虾素被世人称赞,这与他经历衰年变法,通过改变笔墨的“气势”而带给虾的生命力不无关系。齐白石变法前期画的虾,很多虾的形态缺乏力量感,尽管造型活泼,但造“势”的成分不足。到了变法的后期,他对虾的塑造已经到达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虾的身体部分由淡墨表现,虾的空间比例拉长,形成中间淡雅两头浓重的对比,使虾的鲜活生命跃然纸上。他以刚健挺拔的淡墨来描绘虾的长须和长钳,似断实连,苍劲有力,在很大程度上发挥了齐白石个人心灵手巧的能动性。整个墨色由上往下逐渐展开,以虾钳为引导的“画势”将看似个体的虾连成一片,给人以强烈的审美快感。古人有“人品不高,用墨无法”之说,齐白石超然物外的笔墨用法,向世人展示了他高尚的风格以及“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人文关怀。

  再看构图。“势”本是书法的重要概念,但随着“书画同源”理念的不断发展,“取势”成为中国传统绘画体系中的重要一环。如何在花鸟画中完美地表现“势”呢?齐白石认为,“取势”的关键是要回到“气韵”中寻找,而“气韵”显示在构图上的最好方式便是留白。留白,不仅是画里的空余,也是黑白相映成趣下的虚实结合,更是画的空灵妙境所在。如笪重光言:“虚实相生,无画处皆成妙境。”齐白石年轻时的花鸟画创作以工笔为主,兼具写意,构图方式呈现由简到繁的发展趋向。当他远游后,纯朴的个人志趣伴随年龄增长而有意识地扩大,细致繁多的工笔画法已无法抒发更深层的胸中之气,反观大幅度的留白可以显露更多的妙意。

  三、齐白石花鸟画的人文精神价值

  在中国传统文化和中国古典美学理论作为积淀的“气韵”美学范畴体系的直接影响下,齐白石花鸟画在经历了一个长期的学习、衰变、成熟的过程后,铸就了最为强烈的、自由的人文精神。在弘扬中华美德、追求生态和谐的今天,寻求“气韵”的本质内涵,探微齐白石的人文精神,更能对人本身及社会的发展起到积极的现实作用。

  齐白石是智慧的。他充分把握笔下对象的生命状态,构建出他与花鸟画融于一体的关系。从这个角度看,艺术与人性主体精神之间是相互贯通的,只有以“人”为核心的绘画艺术,才是人文精神价值的真正体现。首先,齐白石花鸟画的人文精神价值在于十分突出地表明艺术创作和审美欣赏应该遵循人的生命主体精神,理解生活中的真善美。艺术是由人创造的,是主客观的统一,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才能更理想地表现自然和人性的真善美。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所讲:“追求真善美是文艺的永恒价值。艺术的最高境界就是让人动心,让人们的灵魂经受洗礼,让人们发现自然的美、生活的美、心灵的美。”[3]齐白石的花鸟画,为当代的艺术创作起了很好的表率作用。正是齐白石老先生主动地融入自然,讲求“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身即山川而取之”,才创作出具有深刻审美价值和人文情怀的作品。

  此外,齐白石花鸟画的人文精神价值非常鲜明地体现出其要求人类社会顺应时代,构建自信的、高尚的人文观、宇宙观,引领一种和谐的社会风尚。齐白石的花鸟画之所以长期保持对大众的吸引力,还与他高贵的品格和极具深度的思想不无联系。只有具备高尚的道德观和价值观,不断从自然的细微之处观察生命的张力,才能提升人类对自身文化的自信。此前结束的全國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的文化艺术界、社会科学界委员联组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四个坚持”。其中“坚持以精品奉献人民”“坚持用明德引领风尚”,既点出了文艺工作者要担负起以文化人、以文育人的时代使命,更很好地说明了整个社会、整个民族需要建立起更具人文精神的时代风尚。

  宗白华曾说:“人间第一流的文艺,纵然是同时通俗,构成它们的是普遍性和人间性,然而,光是这个决不能使它们成为第一流。它们必须同时含藏着一层最深层的意义与境界,以待千古的真正知己。”[4]因此,齐白石的花鸟画,正以其独特的“气韵”内涵、时尚的人文经典、不朽的艺术价值,使中国传统绘画得以历经千年仍然发出“人化”的心声。我们期待,新时期的中国传统文化的转型与创新,会促使中华民族的儿女们不断创作出更多优秀的具有中华民族特色、极富人文精神的时代作品。

  参考文献:

  [1]叶朗.中国美学史大纲[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5:212.

  [2]金岩.齐白石画集[M].北京:外文出版社,1998:198.

  [3]新华网.习近平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全文)[EB/OL].[2020-

  04-15].http://culture.people.com.cn/n/2014/1015/c22219-2584281

  2.html.

  [4]宗白华.美学与意境[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1:60.

《从“气韵”视角看齐白石花鸟画的人文精神》

本文由职称驿站首发,一个权威专业的职称论文发表网

文章名称:从“气韵”视角看齐白石花鸟画的人文精神

文章地址:http://www.zhichengyz.com/lunwen/yishu/meishu/42840.html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