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询
您当前的位置:职称驿站 > 论文 > 艺术论文 > 文学论文职称驿站24小时论文发表咨询热线:400-680-0558

希尔笔下的鱼玄机

职称驿站所属分类:文学论文发布时间:2019-03-23 10:21:53浏览:1

 英国作家贾斯丁·希尔创作的《天堂过客》是中西文化完美融合的结晶,于2005年获毛姆奖。在希尔创作之前,中国大多数学者将鱼玄机的形象定位于“娼妓”,“荡妇”。然而,希尔笔下的鱼玄机却与此截然不同。

   英国作家贾斯丁·希尔创作的《天堂过客》是中西文化完美融合的结晶,于2005年获毛姆奖。在希尔创作之前,中国大多数学者将鱼玄机的形象定位于“娼妓”,“荡妇”。然而,希尔笔下的鱼玄机却与此截然不同。在中国文化及西方意识观念的影响下,希尔将鱼玄机的诗歌和某些历史资料进行串写和改写,为我们塑造了一位中西合璧的鱼玄机形象。她温驯、谦卑,却又不失独立与叛逆。这一形象的成功塑造充分说明希尔打破了“东方主义”的桎梏,向西方读者展现了中国深厚的文化底蕴,奏响了中西跨文化交流的和谐交响曲。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隶属于吉林市文联,倾诉人生百味,追忆似水流年,回味年轻时的冲动与梦想。人间真情,都市风情,乡村故事,袖珍传奇,真情道白,如话家常,娓娓道来。恰似一杯清茶,意境悠远,回味无穷。

  英国作家贾斯丁·希尔,曾于1993年和1997年两度来到中国运城和邵阳支教。这五年的支教生活让希尔彻底爱上了这个文化底蕴深厚的国家,并创作出了“中国三部曲”《黄河》、《品梦茶馆》以及《天堂过客》。其中,《天堂过客》是“中国三部曲”中享誉最高的一部作品,也是中西文化完美融合的结晶,于2005年获毛姆奖。希尔以我国盛世晚唐为背景,以我国真实存在的历史人物鱼玄机为主人公,以其流传至今的诗歌为骨干,在中国优秀文化和西方意识观念的影响下,对鱼玄机的趣闻轶事进行大胆的改写和补写,完美地塑造了一位中西合璧的鱼玄机。佐伊·格林曾由衷地赞扬《天堂过客》,称“鱼玄机的故事令人痴迷沉醉,贾斯丁·希尔的叙述生动地复活了中国唐代最著名的女诗人。”[1]

  一、中国人笔下的鱼玄机

  在希尔创作之前,现存的许多资料都将鱼玄机定位于艺妓。最早记载鱼玄机的史料是皇甫枚的《三水小牍》,“西京咸宜观女道士鱼玄机,字幼薇,长安倡家女也”,[2]此书开篇便将鱼玄机的身份定为艺妓之女。孙光宪在《北梦琐言》中更是直接点出鱼玄机入道后“自是纵怀,乃娼妇也”。[3]明代诗评家黄周星又称鱼玄机为“妖冶之尤”[4],将她看作红颜祸水,害人害已。同样,同时代的胡震亨称:“鱼最淫荡,诗体亦靡弱。”[5]至于现代学者,大多数仍沿袭鱼玄机“娼妓”、“淫荡”、“玄机行径”(古代妇女浪荡的代称)的形象。苏雪林在其著作中称鱼玄机有“多方面的恋爱”著之篇章,“如说玄机不是娼妓式的人物,谁则信之。”[6]2002年桑宝靖发表的《女冠才媛鱼玄机——中国道教文化使的光辉一页》虽赞扬了鱼玄机在诗歌上取得的成就,但仍难逃“鱼玄机是放荡女”的固有偏见,称其过着“形同艺伎的生活”。[7]2003年香港邵逸夫公司拍摄的《唐朝豪放女》更是夸大了鱼玄机艺妓的形象,完全将其刻画为一位“豪放女”,为人放荡不羁,与诗人形象毫不相符。

  二、希尔笔下的鱼玄机

  五年的中国生活逐渐让希尔发现,中国文化并不像西方作品所说的与西方文化之间有着难以逾越的鸿沟,相反,中西方文化有许多相似之处。这一深刻的认识让希尔摆脱了东方主义惯有的思维模式,开始以一种客观公正的视角看待中国文化。也正是这种视角让希尔从鱼玄机诗歌中看到了一位与中国人所描述的截然不同的鱼玄机形象。他曾在一次访谈中谈到“我越深入了解唐朝,越感觉像是西方……唐朝期间,女性地位大大提高……这个时期的中国非常有趣,一点都不像我们想象中的中国”。(1)这一发现让希尔更加相信,唐朝的鱼玄机应是像西方追求自由独立的女性一样,而绝不是一位落入风尘的烟花女子。他因此产生了强烈的创作兴趣,并决定为鱼玄机正名,最终通过翻阅唐代的相关资料,再结合自己的领悟与大胆想象,创作出了这部融中西文化于一体的《天堂过客》。

  (一)温驯隐忍的鱼玄机

  在中国传统文化指引下,希尔塑造的鱼玄机温柔顺从,践行着“在家从父,嫁人从夫”的传统思想。鱼玄机从小命运悲惨,七岁时父母双亡,被卖给鱼学士后从小便跟随他学习琴棋书画,成长为一名才貌双全的大家闺秀。此时的鱼玄机深受传統礼教影响,具有传统女性共有的性格特征—温文尔雅。在鱼学士私自为玄机定下婚约,让她嫁给一位自己一无所知的李大人时,她温驯地遵从了养父的意见,说:“如果你认为他很适合我的话,父亲,我会高兴的”(2)。婚后,鱼玄机的世界只剩下自己的丈夫,“只要她的夫君愉快,她就完全不用理会汉、魏、晋朝的兴衰沉浮—不用管杨贵妃和安禄山的灭亡”(p99)。李亿外出时,鱼玄机只能靠作诗消磨时光,且字里行间饱含着对丈夫的忠贞和尊敬。可见,婚后的鱼玄机柔情似水,犹如一只小猫。

  在李家庄的日子,鱼玄机的隐忍则表现的淋漓尽致。跟随李亿回李家后,面对祖母的冷嘲热讽,鱼玄机从未有任何不敬之举;面对大夫人儿子的尖酸顽皮,她从未发怒呵斥。她总是恭恭敬敬,小心翼翼地与她们相处,因为在她心里,只要李亿还关心爱护自己,这些都不算什么。然而,李亿的薄情寡义让鱼玄机心灰意冷,她只能将自己所有的怨所有的恨都发泄在无辜的小狗身上。母狗与狗崽的死让鱼玄机逐渐意识到,自由平等必须靠自己争取。于是她一改以往的“疯癫”之态,在如同牢笼的李家“礼貌地对待仆人,友善地对待亲戚,去先祖祠堂参加日常祭祀,面对墙上的家族祖先像鞠躬”(p162),一切忍耐都只是为了得到李祖母的认可,让自己有朝一日能够逃脱这个牢笼。这些刻画充分说明希尔对中国传统女性特有的品质了解得一清二楚,温驯隐忍的鱼玄机形象跃然纸上。

  (二)独立自主的鱼玄机

  作为一名英国作家,希尔的创作深深地受到西方“女性意识”的影响。“女性意识”一词源于西方,最早于1929年在英国女作家弗吉尼亚·伍尔夫所写的《一间自己的房间》一文中表现出来,她呼吁女性首先要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间,暗指女性要勇敢地追求自己的权利与自由。随着女性受教育程度的提高,她们对男权主导下的社会产生了强烈不满,为提高女性地位进行了一系列的女性运动,这就是女性意识觉醒的初级阶段。目前来看,女性意识可以理解为包含两个层面:“一是以女性的眼光洞悉自我,确定自身本质、生命意义及其在社会中的地位;二是从女性立场出发审视外部世界,并对其加以富于女性生命特色的理解和把握。”[8]可以说,女性意识的核心思想就是反抗男性霸权主义对女性的欺压,要求女性构建独立人格,实现自我价值。

  在西方女性主义观照下,希尔赋予了鱼玄机叛逆、追求独立的女性意识。李大钊曾在《东方文明根本之异点》一文中提到“前者(东方)女子恒视男子为多,固有一夫多妻之风,而成贱女尊男之习;后者(西方)女子恒视男子为缺,故行一夫一妻制,而严尊重女性之德”。[9]也正是受西方男女平等思想的影响,希尔笔下的鱼玄机看到丈夫三心二意,另寻他欢时,毅然决然地去知府衙门休夫,并引经据典称:“黄帝也曾说过,一个男人不应娶太多的女人,他付出的爱无法顾及到那么多女人”(p163)。然而,在人人遵循“男尊女卑”,“夫为妻纲”的时代,鱼玄机的这种做法可以称得上是“惊世骇俗”,知府大人也只能以“你提出的要求违反常规”(P164)这一蹩脚的理由劝玄机打消念头。但是,我们却由此看到了一位敢于向传统习俗挑战,努力追求自由平等的女性形象。

  希尔笔下鱼玄机与众不同的另一突出表现在于她高度肯定自我价值。在我国古代社会,女子的价值就是传宗接代,伺候老人丈夫和孩子。希尔笔下的鱼玄机却大为不同。鱼玄机和温庭筠外出游玩时,曾诵诗一首,感叹女子为什么不能参加科举考试,温庭筠闻此勃然大大怒,告诉玄机写这样的诗毫无价值,玄机却据理力争“所以我就得安心过着萎靡消沉的日子,了此一生吗?”。(p202)鱼玄机凭其女性意识大胆揭露了当时男女不平等的现象,她不甘像传统女性一样成为男子的附属品,她也有男子一样的报复,因此便有了《游崇真观南楼,睹新及第题名处》中的“自恨罗衣掩诗句,举头空羡榜中名”这一千古绝句。在鱼玄机看来,自己要是男儿身,必会金榜题名,有所作为。此外,《浣纱庙》中“一双笑靥才回面,十万精兵尽倒戈”一句同样肯定了身为女子的西施在越国复国中所做出的巨大贡献,为世人忽略她的功绩鸣不平,这也进一步凸显了鱼玄机对女性价值的肯定。

  三、希尔改写鱼玄机的跨文化意义

  贾斯丁·希尔的著作《天堂过客》将鱼玄机成功地塑造成一位既有中国传统女性隐忍、温顺,又有西方女性独立、叛逆性格特点的主人公,“两种性格融合于鱼玄机一生,实质上就是两种文化融于希尔一书”[10]。英国作家协会曾因此书赞扬希尔:“希尔已经在历史小说方面展示了他高超的技艺,他能够很好地重塑古代历史,能让我们对他笔下的人物寄寓深深的爱和同情”。(3)的确,希尔笔下的鱼玄机并非淫荡的艺妓,而是一位渴望爱情,让人为之痛惜的女子。黑格尔说“爱情在女子身上特别显得最美,因为女子把全部精神生活和现实生活都集中在爱情里和推广成为爱情。”[11]希尔笔下的鱼玄机形象将这句话展现的淋漓尽致。究其一生,她都在努力追寻爱情。因为李亿的爱惜,鱼玄机体会到了最甜蜜的生活;又因李亿的薄情寡义,她发疯癫狂,最终女性意识觉醒,形成了独立人格。鱼玄机从十六岁嫁给李亿为妾,到其二十六岁离开人世,整整十年都是在与李亿的爱恨纠缠中度过。希尔用细腻的写法,为我们展示了一位忠于爱情却又不失独立人格的女子。

  不仅如此,希尔还根据自己对中国文化的理解,将鱼玄机的生平做了两处大的改写。其一是特意安排了鱼玄机之子的出现;其二是将鱼玄机的死因加以改动。现存的史料未曾记载鱼玄机一生是否产子,且据《三水小牍》所言,“客乃机素相暱者,意翘与之私”[12],鱼玄机因怀疑侍女绿翘与自己的情人私通,动怒杀死了侍女而被京兆尹定罪。可是,在希尔心中,鱼玄机绝不是一位因争风吃醋而痛下杀手的女子,而是一位拥有完整人格的女性,理应具有女性所有的美德,比如舐犊情深。因此,希尔笔下的鱼玄机成为母亲后不再追名逐利,她取消一切应酬全身心地照顾自己的孩子。她在日记中写道“有时我会怀念旧日时光,但是我绝不会再回到往昔的生活,现在我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要幸福”(p239)。也正是对孩子爱的太深,陷入银大人案子中的鱼玄机由于长时间和自己的骨肉被迫分离而悲痛欲绝,在得知杨道姑私自烧毁了与其子有关的所有信件后,她精神崩溃失控杀死了杨道姑,也因此终结了自己的人生。這一改写,将鱼玄机爱子如命的母性形象表现的酣畅淋漓,也充分体现了希尔对中国文化的领悟。此外,希尔塑造阿方(鱼玄机之子)这一形象的另一用意是指孩子是鱼玄机生命的延伸。鱼玄机虽不幸英年早逝,但她独立顽强的精神和脍炙人口的诗歌却可通过儿子一代一代传递下去,永垂不朽。从这一改写中我们不难看出,在希尔心中“鱼玄机不是妖艳惑人的红颜祸水,而是道教天堂的倾慕过客,是让人怜爱和同情的天堂过客,这也正是小说命名为《天堂过客》的用意所在”[13]。

  希尔之前,“有关中国的一切都被西方扭曲成荒缪、怪异的形象。许多记者或作家依然认为暗含异域荒诞语气的叙述比认真表述现实更能取悦西方读者。”[14]而希尔却成功摆脱了这种固有模式,开始以一种客观公正的心态看待中国。在《天堂过客》中,他结合西方现代思想中的平等、自由、独立与中国传统思想的隐忍、谦卑、温顺,为我们塑造了一位中西合璧的鱼玄机形象,对中国历史上这一备受争议的人物做了独到的阐释。这一形象的塑造彻底打破了“东方主义”的刻板思维,向西方人展现了一位聪慧美丽、才思敏捷、追求独立人格的女子。从希尔对鱼玄机诗歌的串写与某些历史资料的改写中,我们不难体会到他对鱼玄机这一人物的钟爱与同情,不难体会到他对中国灿烂文化的热爱与讴歌,也难怪西方人将其誉为“中国作家”。总而言之,希尔所作的《天堂过客》奏响了中西跨文化交流的和谐交响曲。

  注释:

  http://www.cityweekend.com.cn/shanghai/article/podcast-talk-and-live-blogging-justin-hill%E2%80%94china% E2%80%99s-first-feminist-yu-xuanji-and(上网时间:2018/4/28) “The more I researched the Tang dynasty,the more western it seemed in a way…The neck lines for females plunged during the Tang dynasty…this period was interesting,a very unlike the China we expect…”

  贾斯丁·希尔《天堂过客》,张喜华译本《大唐才女鱼玄机》,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2013:86。为避免重复,下文中涉及到这个文本时,只在引文后标明页码。

  https://literature.britishcouncil.org/writer/justin-hill (上网时间:2018/4/30) "he has already shown his mastery of the historical novel.He is able to re-create ancient eras beautifully,and fully engage our sympathies for the lives and loves of his characters."

  参考文献:

  [1]Green.Zoё.Review On Passing Under Heaven.The Observer,November 21,2004.

  [2]皇甫枚.三水小牍[M].中华书局出版社,1958:9.

  [3]孫光宪.北梦琐言[M].中华书局出版社,2002:194.

  [4]黄周星.唐诗快.1687(16):39.

  [5]胡震亨.唐音葵签[M].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83.

  [6]苏雪林.苏雪林文集[M].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1994(4):15.

  [7]桑宝靖.女冠才媛鱼玄机——中国道教文化使的光辉一页[J].世界宗教研究,2002(1).

  [8]乔以刚.论中国女性文学的思想内涵[J].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2001(1).

  [9]李大钊.东西文明根本之异点[J].言治,1918(3).

  [10]张喜华.跨文化视野中希尔作品研究[M].中国文联出版社,2008:156.

  [11]黑格尔.美学(第二卷)[M].北京:商务印书馆,1979:327.

  [12]陈文华.唐女诗人集三种[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139.

  [13]张喜华.跨文化视野中希尔作品研究[M].中国文联出版社,2008:148.

  [14]萨义德.东方学[M].王宇根译,北京:三联书店,1999,扉页.

《希尔笔下的鱼玄机》
  • 课教专著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