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询
您当前的位置:职称驿站 > 论文 > 艺术论文 > 戏剧论文职称驿站 期刊论文发表咨询 权威认证机构

戏剧治疗中戏剧元素的应用分析

职称驿站所属分类:戏剧论文发布时间:2022-08-09 09:26:06浏览:

:戏剧中的四大元素分别为:演员、故事、舞台、观众,四元素在戏剧演出中缺一不可。戏剧治疗作为戏剧艺术的衍生和跨学科研究,不仅对戏剧四元素做了新的阐释,还由于其流派的多样性不断对戏剧艺术做了拓展和开发。本文通过对戏剧治疗诸多流派的研究,结合戏剧中演员、故事、舞台、观众四元素,分析戏剧元素在戏剧治疗中的应用,探讨戏剧艺术与戏剧治疗之间的联系与差别。
  关键词:戏剧治疗共命运者剧场一人一故事剧场发展性转化心理剧

   摘要:戏剧中的四大元素分别为:演员、故事、舞台、观众,四元素在戏剧演出中缺一不可。戏剧治疗作为戏剧艺术的衍生和跨学科研究,不仅对戏剧四元素做了新的阐释,还由于其流派的多样性不断对戏剧艺术做了拓展和开发。本文通过对戏剧治疗诸多流派的研究,结合戏剧中演员、故事、舞台、观众四元素,分析戏剧元素在戏剧治疗中的应用,探讨戏剧艺术与戏剧治疗之间的联系与差别。

  关键词:戏剧治疗共命运者剧场一人一故事剧场发展性转化心理剧

剧作家

  《剧作家》杂志是我国戏剧类期刊唯一被评为中国期刊方阵双效期刊,也是田汉戏剧奖优秀期刊。她以每期二分之一版面刊登大、中、小型剧本,大力扶植探索性剧本和新人新作,重视刊发戏剧研究新成果、南北戏剧信息和戏剧争鸣,对广播、影视提供理论探索平台,每期推介一至二名戏剧家,并开辟“戏剧讲座”,深受专家和读者喜爱。

  戏剧艺术自古希腊萌芽,发展至今在中西方已经成为艺术门类中不可或缺的一环,积累了较为强大的观众基础。自元代戏曲繁荣发展以来,中国人对戏剧也已经有较为深刻的认识。戏剧治疗作为20世纪初于西方产生的表达性艺术治疗新形式,在中国的发展却甚是缓慢。不过,在表达性艺术治疗较为发达的英美国家,戏剧治疗也饱受争议,仍处在探索阶段。

  戏剧作为一门综合类艺术,统筹了音乐、舞蹈、绘画、表演、朗诵乃至书法等多种艺术技巧,在艺术表达上具备其他单一艺术门类所不具备的优势。因此,在心理治疗中运用戏剧技巧往往会产生更为丰富的疗愈效果。

  东西方戏剧的起源都来自于古代人的祭祀活动。在早期的戏剧活动中,人们通过载歌载舞的形式表达对于“神”以及大自然的歌颂,一定程度上起到了稳定民心、重扬生活热情的效果。伴随着戏剧艺术的不断完善和发展,戏剧中运用的核心元素也成为了许多戏剧专家常会提起的议题。戏剧治疗作为戏剧艺术发展到较为发达时期的产物,必然深受戏剧发展的影响。在戏剧治疗过程中,也常按照戏剧制作、创排的流程安排治疗计划和具体步骤。本文将从戏剧的演员、故事、舞台和观众这四大元素着眼,来探讨戏剧元素在戏剧治疗以及不同流派中的映射和应用,并分析戏剧治疗中分享与交换关键环节。

  一、演员——来访者或信息提供者

  在戏剧艺术中,演员是叙述故事的主体部分,是向观众传达故事的中介,演员通过既有的剧本充分体验角色,进行艺术加工后真实的展现给观众,引导观众产生进一步的视听感受,并深入思考剧本本身的含义。而在戏剧治疗中,演员的角色常转变为来访者,即有参与戏剧治疗活动需求的人。戏剧治疗中的演员不同于戏剧演出中的演员,戏剧治疗中的演员常常不是固定角色,是否担任主角也不以其表演能力的高低进行选择。在治疗过程中,通常参与治疗团体中的每一位来访者都可以成为演员本身,不同的是他们所扮演的角色以及参与演出过程的时长可能并不相同。

  在美国著名心理学家 JacobLevyMoreno 所创立的“心理剧(Psychodrama)”流派中,演员会被划分为主角和辅角。主角即在团体活动中具有焦点问题的重要角色,主角往往是在热身或交流中具有明显情绪表现、并有相对良好的表演能力的人。主角会由导演在热身时通过观察选出,也会由团体共同票选,有时也会采取自荐的方式来进行选择。在心理剧工作坊中,可能会有不止一位主角,但通常同一时间只有一位,在治疗过程中有时会根据治疗需要进行主要角色的交替,即其他演员暂时成为主角,以一种换位思考的角度做出与主角不同的呈现。Moreno 将主角以外在心理剧中扮演角色的那些人命名为“辅助性自我”,即辅角。在治疗中,导演常常会引导主角完全依据自己的感受来选出主角所建构的戏剧环境中最合适的辅助角色。辅角的选择强调完全依据主角的自发性和直觉性状态,Moreno 将之称之为“心电感应”,并认为在直觉状态下往往会做出最好的选择。

  在英国戏剧治疗师 StephenSnow 所创立的“共命运者剧场(Enthnodramatherapy)”流派之中,演员的角色常被定义为“信息提供者”或者“来访者”。参与治疗的来访者在进行 EDT 戏剧治疗时,往往会在前期准备阶段经历一次或者多次的采访,目的是让治疗师更好地了解每一位来访者。在 EDT 流派中,信息提供者不仅仅指的是参与者本身,有时也包括参与者身边的家人、朋友等,以便于全方位的进行前期的准备和调研,为中期的治疗过程奠定基础。

  在“共命运者剧场”流派中,信息提供者们会在共命运者剧场中分享自己的故事,传达自己的体验感,团体沟通出一个最想要探讨的核心主题。在工作坊进行的过程中,伴随着来访者们的思路逐渐拓宽,会引申出核心主题之外的延伸主题。“共命运者剧场”治疗过程的独特之处是其最终的表演呈现环节,在这一个环节里来访者不分为主角和辅角,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定位和要传达的故事,但始终是围绕着核心主题而展开的。

  “共命运者剧场”鼓励多种形式的呈现,来访者们既可以采用戏剧表演创作一个简单的戏剧小品,也可以使用身体语言、歌唱、朗诵,甚至现场绘画的形式做出呈现。鼓励采用多种艺术形式的目的是让每一位来访者采用最合适的媒介来表达真我,使得疗愈过程最优化。还有一些信息提供者会将前期的采访内容在最终呈现中表现为一场独角戏或者台词独白。在最终呈现中,各个形式的呈现会组合成为一场完整的演出。

  美国 Jonathan Fox 及 JoSalas 等人于1975年创立了“一人一故事”剧场,即“Playback Theatre”。在一人一故事剧场中,演员亦非传统舞台上的表演角色。“一人一故事”剧场中的演员是观演者和剧中人物沟通的桥梁,甚至要代表剧中人物回答问题,帮助有意上台表演的观众迅速进入状态。“一人一故事”剧场由于其演出的特殊性,对演员即兴表演的要求很高,演员需要对于观众所叙述的故事快速做出身体和心理上的反应,第一时间给予呈现。演员即兴能力的培养有赖于平时的生活积累、演出经验、文化素养等,也有赖于演出前的放松和解放。

  二、故事——行动叙述

  故事在戏剧艺术中可以理解为“戏剧情节”,戏剧情节在传统戏剧理论中是一个首要概念。亚里士多德指出:在戏剧的“六个成分”中,最重要的是情节;情节“乃是悲剧的基础,有似悲剧的灵魂”。

  戏剧艺术中的故事通常通过制造矛盾、对立以及冲突,来制造危机和故事焦点、塑造主人公的角色并不断推进剧情发展。在大多数戏剧作品中,故事往往是由编剧提前创作好的,通过导演以及演员的二次创作,對故事细节稍加改动、配合灯服道效化,然后进行舞台呈现。

  在戏剧治疗中,故事并不全是事先由编剧创作好的,甚至在大部分治疗团体中并没有编剧这一说法。创作故事的主体往往是治疗师以及参与治疗的每一位来访者。故事的形成一般是在治疗过程前期以及过程之中,治疗师以及来访者、团体通过交流、热身以及游戏后,经过一系列发掘逐渐浮出水面的。在治疗师的引导之下,来访者或者团体中的每一个人会在活动过程中表达出自己生命中所不可逾越的主题,治疗师会从中选择出集体都具备的共同主题作为故事核心,其他相关主题作为延伸,逐步完成治疗所需故事的基本架构。来访者、团体通过扮演自己或他人生活中的角色,展示自己或他人的生活,呈现在生活中的冲突、困难、抑郁以及其他负面情绪,正视问题,从而达到治疗的效果。

  在“共命运者剧场”中,在前期热身后,治疗师会引导大家进行小组讨论,探讨自己身边最近发生的重要事件或者社会中急迫需要探讨解决的议题。通过讨论大家选出一个共同想要探讨的议题,这个议题就是这一阶段“共命运者剧场”的故事内核。在这一阶段中,整个工作坊以这个故事为核心,每一位来访者或信息提供者不断发散,最后以各类艺术形式的演出呈现作为工作坊的结束。

  在“一人一故事剧场”中有一个演剧形式称之为“自由演绎”,自由演绎适用于观众讲述的比较曲折的经历,这类形式往往由七位演员组成,观众讲述故事后现场指定故事中的角色(不分性别)来进行表演,没有角色的演员在演出过程中随机扮演剧情发展的道具和场景,来配合整个故事的发展,七个演员相互配合、相互扶持,完成整个故事的演绎。在“一人一故事”剧场中,演员的表演以“即兴”为核心,表演的故事根据观众的讲述而进行。在“一人一故事剧场”有一个特殊的角色,即主持人,也被称为“领航员”,主持人的主要功能是注意观众、掌控活动,征询观众们的讲述,将观众的讲述传达给演员,并给予演员表演上的指引,主持人可以说是“一人一故事剧场”中的关键。主持人紧密地与观众、演员联系在一起,观众会在主持人的引导下说出情绪深处的感受,放下惧怕,拥抱现实。观众是后续演出故事内核、演员选择的重要一环,观众的直接感受径直影响到后续的演出走向以及演员的阵容。

  三、舞台——安全的治疗环境

  戏剧艺术中的舞台,是戏剧演出的场所,是为演员表演所提供的空间,在剧情中是故事发生的场地,是观众观看的对象。戏剧作为让人们围绕着假定的生活进行群体性感情体验、思索与交流的艺术,需要交流的场所和物质条件,剧场的本质就是为群体性的戏剧交流提供交流场所和物质条件。而舞台则是剧场中必须具备的环境,各种类型的舞台给予演员表演上的支持,舞台美术各个部门的分工协作从而能使得观众获得绝佳的观剧体验。在戏剧艺术中,舞台承接着叙事和技术功能,而在戏剧治疗中舞台的职能伴随着不同治疗流派的应用会发生相应的变化。

  在戏剧治疗中,舞台旨在为来访者提供一个“安全的治疗空间”,这不仅包括给他们一个安全舒适的活动空间和表演空间,更是提供一个安全的“倾诉”空间,使观众得到真正的身心放松。这里的倾诉,可以理解为语言、肢体和情绪上的倾诉。在共命运者剧场中,来访者会在治疗伊始的访谈环节,作为信息提供者给治疗师提供相关的个人信息。从本质上来看,在戏剧治疗中,舞台的核心功能就是给予观众一个安全的表达环境,让他们没有负担的去放开自己,在该空间中感到放松和舒适,并且完全不必担心会在舞台中受伤。

  戏剧治疗的舞台并不是传统概念里剧场中的舞台,普通舞台会有上下场口、幕布、观众席、乐池等一些设置。在一些戏剧治疗流派中,可能会将某一阶段戏剧治疗的最终呈现安排在剧场内,例如心理剧和“共命运者剧场”。由于治疗的隐私性以及场所的稳定性,呈现是在小型剧场内进行,有时可能都没有观众。除此之外,大部分“舞台”都会安排设置在简约、干净、空旷的房间内,有时会辅以灯光、音响设备辅助治疗,来强化、阐明行动。不同戏剧治疗师可能会提供不一样的“舞台”环境,有些治疗环境可能铺满了软软的白色棉花,让来访者觉得舒服、干净、被柔软包围;有些治疗环境可能是一片绿草茵茵、接近自然;而有的治疗环境则可能是完全空白的场地,需要来访者按照自己的想法丰富起来。在戏剧治疗中“舞台”的布置不仅与治疗师有关,本质上更是于来访者有关,治疗师要在前期交流、治疗中期中知会、探寻到来访者心中最舒适、最安全的环境是什么样的,从而才能够在后续的治疗过程中布置环境,使得来访者在“舞台”中能够真正地感受到安定和舒适,这一环节对下一步的治疗会起到强大的辅助作用。

  “一人一故事剧场”的舞台布置大致分为:演出区、观众席、音乐师、主持人和说故事者的座位等七个部分。“一个表演空间,中间散落着几张排列整齐的椅子或木箱,演员们静坐其中,左舞台的区域有个乐师身边摆着各式的乐器,右上舞台的直立架子上挂着不同颜色、高高低低的布条,右下舞台临近观众的地方则放着两张并排的椅子。靠近观众席的事领航员,另一张上坐着的是上来说故事的观众,这就是舞台的全部,这样的画面便是‘一人一故事’。”这是关于“一人一故事”剧场的舞台描述,在这样的一个舞台中,观众的讲述区域和演员的表演区域恰当分离,既保证了演员的表演空间,也使得观众作为“观剧者”即故事的旁观者,在观剧的时候引发联想。

  心理剧创始人 Moreno 把舞台定义为莫雷诺把舞台定义为“心理剧第一工具”。舞台或是心理剧的工作空间是既处于“真实”世界之外而又牢牢扎根于后者的地方,它是主角可以安全试验的地方,是现实与幻想并肩工作的地方,它是“生活的延伸部分”,是一个可以用行动表现个体的现实生活,可以探索潜力和可以讲故事的地方。莫雷诺在他的贝肯中心使用正规舞台,是一个带阳台的三层舞台,每一层都代表着不同水平的心理涉入。由此我们可以发现在戏剧治疗中,“舞台”即治疗环境的辅助作用是不可忽视的。

  四、观众——治疗见证者

  在戏剧艺术中,观众指的是在观看席就座并观看戏剧演出的人。在观看戏剧演出时,观众往往会按照秩序根据票面上的位置就座,并在观看演出的过程中保持安静,在高潮部分以及换场时适宜的给予表演者一些掌声。在传统戏剧观演关系中,观众往往被要求为遵守秩序的、安静的以及有一定戏剧知识储备和观剧量的。马丁·艾思林说:“其实作者和演员只不过是整个过程的一半;另一半是观众和他们的反映。没有观众,也就没有戏剧。”觀众是戏剧艺术中不可或缺的一环,是剧目呈现的必须要素。

  观众在群体性的戏剧交流中,并不只是被动的接受,而是积极地参与着这种交流。在戏剧治疗中,观众的活动性和互动性大大增加,观众不再只是坐在观众席中被动接受演出的人,而是有可能随时上台成为演员、参与互动,成为表演的一部分,推动故事发展,提升疗愈效果。

  在戏剧治疗中,观众的观演位置同传统的观演位置是不同的,“共命运剧场”的创始人 Stephen Snow 认为戏剧治疗的过程具有其敏感性,亲密的故事会让演员和观众感到不舒服。“共命运者剧场”强调,观众应该靠近表演者,而不是面对他们。

  在“一人一故事”剧场中,观众在讲述故事后也可以参与表演,通过即兴表演的形式,分享自己某个时刻的感受,或者他们生命中的某件事情,然后观看演员用对话、肢体动作和音乐的形式把故事演绎出来。在观众的参与度上,“一人一故事剧场”中,包括分享者在内的观众,在演出时通常只是被动地观看,分享这可以表达自己对所演绎的故事的感受,一般情况下并不直接上台来演出。在这一流派之中,观众主动为主持人和演员提供故事内核和素材,同时观众也被动地接受演员的即兴演出,通过观看演出实现观众情绪上的宣泄。

  在心理剧创始人 Moreno 的心理剧流派中,观众就是团体中所有那些没有直接投入行动的人,他们起到了充当见证的治疗作用。在心理剧中,观众不是被动的,观众被要求积极地投入进去,是一个有可能既获得乐趣也得到收获的过程。在前文叙述到的辅角就是由主角通过直觉选择观众,配合表演活动,观众可以根据自己的感受随时示意治疗师并参与演出,极具互动性和变动性。

  在戏剧治疗中,观众观看主角的行动,随着故事的深入和主角情绪的变动,观众可以随时、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感受,甚至参与进故事情节中,不仅可以成为故事中的一位辅角,甚至可以通过“替身”或“角色交换”等方式成为“主角”,站在“主角”的角度上表达“主角的想法和感受”。在这样的模式下,主角和观众经常能够通过角色交换收获到看待世界的新角度和良好的治疗效果。

  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提出,悲剧可以唤起人们的悲悯和畏惧之情,使这类情感得以净化,获得无害的快感,从而达到某种道德教育的目的。“净化”也被称之为“陶冶”,原文是“卡塔西斯”(katharsis)。亚里士多德在《诗学》中也提及到音乐的卡塔西斯作用。他说:“有些人容易受宗教狂支配,我们可以看见他们听了那种使灵魂激动的音调,在神圣的乐调影响之下恢复正常状态,仿佛受到了一种医疗,即卡塔西斯作用。至于那些易受怜悯、恐惧及其他情感支配的人也应受到类似的医疗。”

  在戏剧治疗中,也有“卡塔西斯”作用,观众在治疗过程中觀看主角或者其他参与者的表演,通过代入、转移等方式感受平日里所无法接触到的生活面或情感面。观众在观看过程中也可以通过即时互动,感受他人的情感状态,从而进行“换位思考”,实现思绪上的梳理和心灵上的舒缓,从而达到一种“净化”效果,实现心灵上的疗愈,达到戏剧治疗的目的。

  五、戏剧治疗的关键环节——分享与交换

  在戏剧演出中,演出的结束仪式通常是演员共同走上舞台,为观众做一场集体谢幕。在戏剧治疗中,除了主创团队单方面的“谢幕”之外,有一个重要环节与戏剧演出有着明显的区别。

  在戏剧治疗的尾声,“分享与交换”是获得最佳疗愈效果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在“分享与交换”中,来访者是最核心的参与者。来访者在这一环节里会大胆的表达自己在整个戏剧治疗过程中的所看所想、分享自己的经历和治疗感受,在这一环节里给予主要角色、治疗师以及其他参与者莫大的支持与鼓励。在“分享和交换”环节中,分享的核心并不是总结今天的问题所在,或是探讨谁的表现不尽人意,而是大家围坐在一起,感受自己和他人在治疗过程中的进步和突破。分享的核心目的是寻求鼓励和认同感,而不是批评和反思错误。

  在“共命运者剧场”中,在每个人做出各自的呈现后,所有人会共同走上舞台,以同样的一种艺术形式来表达他们的感受,共同揭示治疗的核心主题。较为常用的结束方式是所有人共同演唱一首在治疗过程中创作出来的歌曲;亦或者是所有人手牵着手围成一个圆圈,感受彼此的力量和来自他人的支持。并且除了来访者之外,“共命运者剧场”在结束时还有一个重要的环节:采访前来观看的观众。在治疗和创排的过程中,治疗师会围绕本次治疗过程中的核心议题设计问卷,在演出结束后邀请观众们根据主观感受答卷,得知观众们对本议题的观点和思考,并邀请观众对演员们的表演进行一个反馈。在收集问卷后,治疗师会运用社会计量法对本次治疗进行一个评估,这既是对本次工作坊的总结,也是为下一次积累经验。

  在“一人一故事剧场”中,“回归到说故事人”是结束的重要环节。在这一个环节中,焦点从演员的即兴表演转移回到主持人和说故事人或观众身上,主持人给予说故事人回应的机会,询问他的感受,其他演员做好重现的准备。在这个过程中,如果说故事人或观众十分满意演员的表演,没有想要修改的欲望,那么本阶段结束。但如果说故事人或观众对演员的表演不满意,可以向主持人提出,请演员再次演出。这是对说故事者的内心情绪做转化的重要时机。

  分享与交换环节对于来访者来说,所产生的疗愈作用往往有着意想不到的收获。大家通过回顾、复盘完整的治疗过程,对于生活中的困扰和议题会得到新的顿悟和诠释。同时在该环节,鼓励和温暖的氛围会始终包围着来访者,使其在分享环节中感受到关怀和理解,感受自己在整个治疗过程中的体验,并提出对下一次治疗的期待,是疗愈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六、结语

  戏剧运用视觉和听觉等多种感官刺激手段,把直接经验世界转化为认知或心理世界的模式。同时,戏剧又为观众提供了一个特定的审美情境,是他们处在聚集于剧场的人群中。因此,戏剧在引起人们的感情体验、思索和培养人们的社会感情方面,则与其他艺术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差别。戏剧作为一门综合了表演、音乐、舞蹈、美术等多种艺术形式和技巧的艺术门类,给予观众视觉、听觉、触觉甚至嗅觉等多维度的身体和心理感受,人们获得的不再是单一的艺术体验,而是沉浸式的身心体验。

  戏剧艺术独特的性质使得戏剧治疗有着其他艺术疗法中所不具备的元素和优势,戏剧的综合性使得戏剧治疗的方式存在更多的可能,这也是戏剧治疗中流派众多的主要原因。戏剧治疗师可以探索来访者的喜好,了解他们感兴趣或者擅长的艺术形式,并以该艺术形式辅助戏剧治疗,例如在戏剧治疗中使用一些乐器、颜料等等。JoSalas 就常在她所进行的“一人一故事剧场”中采用音乐治疗的形式,借用架子鼓、钢琴、口琴等多种乐器辅助进行治疗,以追求更好的疗愈效果。探索戏剧元素对于戏剧治疗的发展和延伸有着必要的作用,不仅仅是为了普及戏剧或者戏剧治疗本身,更是为了让更多的戏剧从业者或者爱好者了解并参与戏剧治疗,获得心灵上的疗愈,或者疗愈他人。

  参考文献:

  [1] PaulWilkins,柳岚心译.心理剧[M].北京: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09.

  [2]刘晓卉.应用戏剧的理论与实践[M].上海书店出版社,2011.

  [3]张寅轩.表演元素训练教学融入“一人一故事剧场”演剧形式的探究[J].山西青年,2020.

  [4]亚里士多德,柳岚心译.诗学诗艺[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8.

  [5]马丁·艾思林.戏剧剖析[M].中国戏剧出版社,1981.

  [6] JoSalas,吕秀明,吴海茵译.给特殊儿童的音乐治疗和一人一故事戏剧治疗[M].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20.

  [7]金登才.戏剧本质论[M].中国戏剧出版社,1989.

《戏剧治疗中戏剧元素的应用分析》

本文由职称驿站首发,一个权威专业的职称论文发表网

文章名称:戏剧治疗中戏剧元素的应用分析

文章地址:http://www.zhichengyz.com/lunwen/yishu/xiju/47628.html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