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询
您当前的位置:职称驿站 > 论文 > 艺术论文 > 音乐论文职称驿站24小时论文发表咨询热线:400-680-0558

现代音乐创作中的作曲演奏法探析

职称驿站所属分类:音乐论文发布时间:2019-04-13 10:29:21浏览:1

在现代音乐创作中,各种新的作曲技术应运而生,作曲演奏法也是其中不容忽视的创作手段之一,对音乐的刻画有着很重要的表现意义。通过对现代音乐创作中作曲演奏法形成原因加以分析,对其产生、形成的内在与外在的根源进行探究,使更多的音乐创作者能够在这个领域进行大胆的尝试,共同探讨,从而能够创作出更多好的音乐作品,起到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

   在现代音乐创作中,各种新的作曲技术应运而生,作曲演奏法也是其中不容忽视的创作手段之一,对音乐的刻画有着很重要的表现意义。通过对现代音乐创作中作曲演奏法形成原因加以分析,对其产生、形成的内在与外在的根源进行探究,使更多的音乐创作者能够在这个领域进行大胆的尝试,共同探讨,从而能够创作出更多好的音乐作品,起到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

音乐艺术(上海音乐学院学报)

  《音乐艺术(上海音乐学院学报)》(季刊)创刊于1979年,是由上海音乐学院主办的全国性音乐理论学术季刊、全国发行量最大的音乐院校学报。本刊遵循“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发表音乐各领域和学科的研究成果,反映人们对音乐中所体现的历史和传统、文化和民族、分析和研究、思维和观念、表演和实践诸方面以及与之关联的人、自然和社会问题的讨论和关注。

  正如意大利著名美学思想家克罗齐说的一样,艺术是一个解放者,“说艺术具有解放和净化的作用,也就是说‘艺术的特性为心灵的活动,活动是解放者,因为它征服了被动性”。①用这样一段话,为对于20世纪新音乐的出现则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美学哲学的观点支撑点。众所周知,在现代主义这杆大旗的感召下,音乐家们在追求着更为丰富的自律性的体现与实践,因而形成了一个与古典音乐文化大相径庭的功能和结构世界。这相对于19世纪以前的来讲,就是一种解放。音乐发展到今天,就是一个解放的过程,只不过20世纪音乐解放的更为彻底、更加张扬个性、更具有颠覆性。这种不同以往的新结构与功能性的体现促使现代音乐家们必须要用一种所谓新的艺术符号来诠释这个赋有新鲜感的音乐世界。音乐语言升级为符号。这种新增的音乐符号的意义,更为鲜明,具有一种不同于以往的、焕然一新的独特品质。对于表现作曲家的个性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它们也是作曲家苦苦寻觅的结晶,它们带来的音乐信息、磁场效是更强有力的。为音乐的想象、虚构和变形留有充分的空间。在这些新的艺术符号之中,表现最为突出的就是作曲家们对于乐器演奏法的延伸探索与试验。使得音乐作品出现新音响效果,满足了当代音乐受众的好奇、新鲜、不可思议等等的心灵碰撞与渴望,进而推开了音乐创作中一扇崭新的大门。这些新兴演奏法毫无疑问是诸多新的艺术符号中,最为耀眼的钻石。乐器的音响被前所未有的解放,以其独特的形式,诠释着当代人们的心理活动,社会人文文化,并将它们高度艺术化、造型化。

  一、现代音乐创作中的作曲演奏法的定义与创新

  所谓作曲演奏法是指被归纳于创作范畴内的,源于创作者的音乐表现需求并由创作者创造出来的新的乐器演奏法,是一种建立在创造性思维意义之上的作曲技法。

  现代音乐中,演奏法的创新是音乐领域的一股新鲜空气,给作品带来清新之感。 这些新兴乐器演奏法具体有下面十种基本演奏形式:(1)乐器增加了敲击拍打演奏. 主要是在键盘乐器和弦乐器上进行演奏。当然还有具体的演奏要求,以作曲家的需求为主。(2)用其他物品来摩擦琴弦. 例如钢丝刷、软毛刷等。(3)管乐器的双音演奏、三音滑奏、以及活塞的多用方法、舌击演奏方法。(4)微分音演奏(5)节奏的即兴化变化演奏(6)规定时间内的即兴性旋律演奏(7)音块演奏(8)更为精确的时值演奏. 包括非常短的暂停、短暂暂停、中等长度暂停、非常长的暂停等。节奏好比是语言中的停顿,要想体现出更个性化的音乐语气表达,那么这样的演奏是最贴合的、模拟性更强。(9)根据图形表述而演奏出差别. 这种表述区别于原有的音高、节奏、声部化的乐谱,在表面上具有更强的图形、画面感。使得演奏者在看见图形所提示的意义演奏时,加之创作者事先告知的音乐表现要求时,自然就会流露出一种潜在的支配实际演奏操作的艺术感觉,有一种提前入境的意味。(10)不固定的速度、力度演奏、 赋予音乐多变、具有更多的不确定性之感。由此可见,新乐器演奏法是作曲家们对于新音乐、新音响、新创作意识的集中体现方面之一。

  单是看上面的表述就已经眼花缭乱了,再加之具体的操作试验,可以说就会产生很惊艳的音响效果。在以往的音乐作品中中,演奏者单独完成演奏过程,只是单一的按照音高、速度、力度等标记完成。也就是说以往作曲家们也局限在于这样的音乐语言符号中,除了经典、严谨之外,似乎在内心深层次的角落里,总有一部分无以言表的留白处,略显苍白无力。在现代音乐中,新的演奏法的提出、实验、探索,是由作曲家们倡导的,并与演奏者进行探讨与沟通而完成的。这种新的演奏法相对于过去的被动性演奏,则具有更多的主动性、创造性、参与性、互动性、随机即兴性。演奏者的主观艺术感知得到自由发挥,并在创作中与作曲家产生碰撞的艺术火花。通过这些新音响的诞生,加深了创作者与演奏者之间的联系,可以更深刻的表现音乐,魅力大增。

  二、现代音乐创作中作曲演奏法探源

  正是因为现代人们都是快节奏的生活、工作,无处不存在着一些动荡和突变的事件。因而产生了来自内心深层次的焦虑和不安。作曲家们发现了这一社会现象,作为先锋派的音乐家们,则体现出了他们的精英特质。他们的创作在于强化他们自身对于现实世界的独特发现和表达,对于音乐上的追求,毫不妥协,不受任何因素干扰,只去找寻所谓纯粹的艺术表现因素。基于上述,新的乐器演奏法的产生就是音乐发展到现代的自然结果。因为它们的出现是填充了音乐创作和乐器演奏领域的一个空白,使二者的关系更加紧密。现代音乐创作中作曲演奏法的形成原因有以下几点:

  1.作曲家的某些缺失体验是他们研究、探索、试验新演奏技法和新音响的重要因素。

  新世纪、新音乐需要新的表现手段,以往的音乐表现形式的局限性表露无疑。首先这种体验主要来源于心理,这种心理因素表现在:

  (1)作曲家内心世界的孤独之感。

  如果挖掘其根源就是他们有强烈的、想通过自己创作的音乐有与人们想做深层次交流的渴望。再者就是往往这种渴望又不能成为现实。现有的音乐表现手段不能满足现在这个时代的需求,在音乐语汇上略显陈旧,不是对镜当语的最佳描述。这是一种矛盾、也是一种心理失衡。

  (2)作曲家怀有愧疚与矛盾的心理需要释放。

  这与作曲家们对于自我的评价关系密切。这些统统来自于他们自身的感受以及所产生情绪效应。例如对当下发生在社会上的一些事件所产生的内心触动,不满,良心谴责、道德呼唤以及又无能为力的叹息等等。现在我们所处的时代相对于以往的历史时期来讲,都是史无前例的世界信息集合、各个领域、各个国家每天都有各式各样的事情发生,这种好坏掺杂的信息全世界资源共享。作曲家本身就是这些事件的聆听者,旁观者,甚至是间接或直接的参与到某一个事件之中,都会给他们内心带来一些愤怒、无奈、同情、自责的心理。他们心理被充斥的强度前所未有,所以他们也需要用更现代、更当机的音乐的形式来宣泄出这些情感。

  (3)作曲家有自我意识之上的渴望超越、升华式的心理需求。

  经历了内心的极度矛盾与失衡,历经了社会以及世界的洗礼、或悲或喜、或爱或恨等等一系列的心灵历练之后,所回归到的一种超脱、淡然、释怀的内心状态。这时候创作出的音乐则是更为纯粹性的、更为理性的、不受任何外在因素所影响的;更为具有激情性的,因为它有来自于内心的呐喊、呼唤;更为震撼式的,有一种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宽大情怀。当作曲家们创作达到一定高度时,这绝对是一种必然。他们通过作品会表达出这种大爱之心、大责任之感。那么现代音乐则更需要有别于以往音乐时期的表达手段。用最容易让他们理解、感受到的音乐表现方法,让当今人们感同深受、深受教育,灵魂得到净化与升华。基于上述三种因素的存在,那么这种意义更大的极度缺失体验所带来的需要新创作的情感激发,就更为渴望在创作领域的新开发、新探索提供心理支持了。

  那么在缺失的同时,又激发着作曲家们新的认知活动,这时源于内心想象力的某些观念就凌驾于原始的感受之上。他们的认知活动之所以活跃,就是一种潜在的、强烈的对于所要表达内心深处的、最贴近他们心灵的音乐之声的渴望。那么对于乐器演奏法的探究试验则满足了作曲家们寻找新奇、理解发现、以经验享乐而获得满足的、以创造这些为欲望的,前所未有的丰富性体验。使得缺失感得到丰富,因此,新的乐器演奏法使音乐的表现产生了更为深刻、更有深远意义的影响。

  2.隐在的感知体验需要适宜地被作曲家在音乐中得以表现。

  现代音乐就是以将音乐中的共性瓦解,使得创作个性得到前所未有的彰显为总体特征。乐坛犹如百花齐放 ,音乐创作技法推陈出新,对以往各个时期的音乐进行解构、重组。暂且不谈音乐表现的其它技术手段,就对于现代乐器演奏法的探究试验这一点上来讲,它不论是从形式上还是音响上是最鲜明突出的。它使得过去一直被忽略的、但一直存在于作曲家心理层面的隐在感知浮出水面。所谓隐在感知是指隐匿于生活中、心理上的未经过触碰过的一些直接或间接的体验。因为二十世纪以前的音乐对于这些层面的表达还是很笼统和粗线条化的 ,不能表现内心世界最敏感的那一根神经。而现代音乐恰恰弥补了这个空白,使其在情感的表达上更为细腻,可谓丝丝入扣。作曲家对于现代乐器演奏法的探究试验正好为表现这种隐在的感知,提供了最为恰当的外在表现形式之一。人们通过音乐可 以做一次高层次的精神、心理按摩,缓解压力,并释放调节情绪。

  三、现代音乐创作中作曲演奏法体现出的特质与个性化

  现代作曲家们所创造出的这种创作范畴内的乐器演奏法在具体写作应用中会显现以下的个性与特质:

  1.描写生活型的音乐作品更细腻、更具体化、更形象化。

  现代作曲家们都有更新鲜大胆的尝试,我国世界著名作曲家谭盾先生,就是个代表人物。他的音乐作品里面出现了生活中常用的纸章、小溪边的石头、人们赖以生存的水、和美丽可爱的鸟儿们。它们被作者当成了一种无音高乐器使用。例如纸张通过打击乐的演奏形式被体现,演奏法完全是一种全新的尝试。在普通人眼里再普通不过的撕纸、揉纸、以及纸团、纸箱等等都被谭盾先生艺术化,有节奏感,有力度、速度的体现,赋予其灵动之感。另外还被当做吹奏乐器来进行演奏。在谭盾先生眼里的石头,也有了鲜活的表现能力,成为打击乐家族的一员,用以诠释音乐、表现音乐,再加之中国古老文化的渗透,形成了东方独有的音乐风格,欣赏音乐的同时,让人沉迷于这种古朴与现代结合的音乐意境中,流连忘返。那么对于水的演绎就更令人叹为观止。把水装到一个透明容器里,通过对它的拍、打、弹、撩;用小的塑料瓶拍击水,用小的容器或金属容器装水、倒水、并摇动等等,加之节奏上的抑扬顿挫,其神韵无以言表,与乐队浑然一体,形神俱佳,使人仿佛处于天籁之中。关于鸟乐,则更显奇特,把鸟儿带到音乐厅与演唱者、演奏家们交相辉映,丝毫感觉不到创作因素的存在,人与自然是那么的和谐,天籁之音、森林氧吧 、百鸟齐鸣,人们根本就忘记了身在何处,都徜徉陶醉在大自然的怀抱之中。这正是谭盾先生对于音乐最高的致敬与诠释。

  谭盾先生把乐器的概念意义进行了拓展,新乐器就需要适合的演奏法,这是更为高级的一种创作与试验。这是多么让人激动的尝试,多么让人渴望的探索,并开辟了一片新的、具有更大可塑性的新感受、新享受的精神体验全新领域。音乐源于生活、提炼于生活、再回馈于生活,这种创作与演奏作曲法的有机结合会把生活中的艺术表现得更艺术化,会把艺术中的生活表现得更生活化,这就是一种音乐的最高的境界吧。

  2.对具有象征型的音乐形象刻画更加直接、表象化。

  例(1) 美国现代新音乐家亨利.考威尔创作的名为《斑希》②的钢琴作品

  作品的标题它来自于爱尔兰神话中带领死者的灵魂去阴间的一个女神。从谱面上看,这是单行谱表,打破了以往钢琴的传统记谱形式。作品中附带有一些字母提示从A到L,这些主要是该作品具体演奏法的一系列提示、说明,总共有十二种之多。总体上是以扫拂为主的演奏,但其中又有一些差别,因此有了详细的演奏法说明。并加入了钢琴踏板的使用。节奏的表现看似很单一,其实在不同的拨弦、扫拂、滑奏中,节奏因素已经自然存在,丝毫没有呆板、无动力的感觉。加之无调性音高的使用,使得作曲家对所描述的带有幽灵气息的、诡异感觉颇浓的灵魂女神斑希角色的刻画象征意义极强。同时这种演奏法的综合使用对所阴间这种恐怖、阴森的环境描写也极具象征意义。犹如身临其境的感觉。

  例(2)俄罗斯作曲家索菲亚.古拜杜丽娜《大管和低音弦乐协奏曲》的音乐片段。这段音乐中主要是作曲家运用了微分音的演奏手法与正常演奏普通音阶相结合的一种形式。大管、大提琴、低音提琴分别是具有象征意义的:大管象征的是一个英雄式的人物,整个弦乐部分所象征的是民众。而这段音乐主要是民众与英雄之间的矛盾,相抗衡的斗争。最后英雄无奈地被吞没了。在弦乐部分除了低音提琴第二声部之外,其它声部都运用了微分音来演奏。或是升高四分之一音高、或是升高四分之三音高。这种微分音所产生的音响效果是细微的、更具有吵杂感的。与大管声部的人性化的演奏表现形成对比。作曲家之所以这样运用就是内心隐喻的一种象征型写法的体现。挖掘出人性越来越复杂,并愿意找到一个方式或途径来解决这个问题。

  3.对于幻象型的音乐作品描述更具真实性。对于这类作品的创作,作曲家们更注重的是他们自己内心的一个内觉体验过程。从中捕捉自己的意向,并溶于创作之中。带领听众们进入到一种花非花,雾非雾的精神状态之中。下面看一下我国著名作曲家何训田先生创作的《梦四则》中的音乐片段:

  例(3)装置二胡主题。此例是作品开始处,二胡演奏出的主题句。引用了现代演奏手法,二胡揉弦以作者所画的波浪线力度而表现出张力,创作者只给出一定的方向和或密或疏的提示,并加以时间的控制,可见上例谱例中所标记的以秒为单位的时间。该作品是为装置二胡与管弦乐队而作。其中二胡是经过加工的装置二胡,目的是为了增加音乐表现力,这种二胡其实就是使用了加装电声拾音装置的二胡。改装后二胡增加了像电声乐器的音色及演奏效果,再搭配上二胡本身就非常丰富的演奏法,就具备了更广阔的声音驾驭能力。装置二胡则是梦者的诠释,二胡音色经过处理后类似于人声,再加之现代演奏法的全新演奏方法处理,全曲都是梦者的一种身心感受的描写。

  (例4)何训田先生创作的《梦四则》弦乐组演奏部分的记谱与实际演奏效果。 此例是整个弦乐组的演奏部分,以震音的方式演奏,一直时有时无的弥漫于整首作品的四个乐章之中,是作曲家营造的梦境。该作品就是梦者在梦中的一系列似真似假,或梦或幻的内心与感受的描写。这种现代演奏作曲法所刻画出的音乐形象的深入与细腻是以往音乐创作中所达不到的一种深度。更能触摸到人们更深层次的内心悸动。

  在实际的创作之中,以上所阐述的三种类型演奏作曲法的应用完全不是分离式的,它们之间可以是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综合的为音乐形象描写提供想象空间。其关键是要根据于创作者想创作什么样式、什么内容的音乐作品而定。

  现代音乐就是更多的表现个性、零散、暧昧、不确定性。使音乐处于虚而悬浮的状态并使乐器的演奏法在作曲家的提倡、创造下、发挥到极致。这些都是现代音乐为了适应当代的人们的心理特点和需求而产生的。是现前世界在音乐中的一个全缩影体现,如哲学、美学、科技、工业、文化、艺术等等诸多领域的信息式的大融合。这种多元文化的综合充斥到音乐创作之中,随之而滋生于作曲家心中的一种新的技术心理情节就应运而生了。他们的心更加的多情、更加的敏感、更加的奇异、更加的细腻。那么这些新的乐器演奏法的产生正是这种新演奏技术试验的心理情节的外在表现。

  结语

  现代音乐的创作离不开对传统音乐创作的否定、批判。在现代、后现代派哲学思潮、美学观点、文化艺术充斥的大时代、大背景下,解构与重构是作曲家们较为关注的问题。打破了以往的一元论,多元论成为了主体,重视零碎的片段、强化边缘与偶然性、不确定性;打破整体性,并对所谓的本质与必然蓄意破坏。实现适合于当今社会、这个时代的彻底解放,更多的显现出的是偶然的剧烈、冲动、好玩,所谓的典型性被抛弃。那么这些新的建立在创作范畴意义内的乐器演奏法的产生与应用,是强有力的表现手段之一。加之与现代音乐创作的技法、多重因素、表现形式的相结合,就形成了一种新的音乐气流,充斥着当今乐坛,提供的无限的、未曾有过的可能性。它似乎也成为了一种新兴的作曲技术,这一点早已列入了现代作曲家的创作思维范畴。它们可以被称为作曲演奏法。以现代音乐中这些新的乐器演奏法的形成和具体应用为一个切入点,就可以看出现代音乐更为细腻化、人性化、更加内在化的特点。可以以点带面,透视出现代音乐整体的特点、特性,起到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希望大家共同探讨研究,丰富音乐创作的诸多可能性。为音乐创作范畴内的继续解放与心灵的净化,不断探索、出新。为音乐在各个领域的全新拓展提供更多种的可能性。

  注释:

  ①周宪.20世纪西方美学[M].南京大学出版社,2000.4,第245页。

  ②彭志敏.新音乐作品分析教程[M].湖南文艺出版社,2004.10,第141页。

《现代音乐创作中的作曲演奏法探析》
  • 课教专著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