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询
您当前的位置:职称驿站 > 论文 > 艺术论文 > 语言学论文职称驿站 期刊论文发表 权威认证机构

汉语疑问代词呼应构式及其构式化研究

职称驿站所属分类:语言学论文发布时间:2021-09-30 14:09:07浏览:1

“疑问代词呼应构式”是汉语中一种非常有特色的句式,其结构形式可分为复句、紧缩句、半固定和固定四种类型。作为一个整体表达式,疑问代词呼应构式表达的是疑问代词所构成的前后两部分为一种广义的“条件—结果”关系。

   “疑问代词呼应构式”是汉语中一种非常有特色的句式,其结构形式可分为复句、紧缩句、半固定和固定四种类型。作为一个整体表达式,疑问代词呼应构式表达的是疑问代词所构成的前后两部分为一种广义的“条件—结果”关系。构式体现了较强的主观性与主观量特征。从复句到紧缩句,再到半固定形式,最后发展为一个固定的习语式,说明疑问代词呼应构式的构式化过程是一个连续发展的不断紧缩的过程。

  疑问代词呼应构式; 构式化; 构式演变; 主观性; 主观量

  H146.3A009010

语言教学与研究

  《语言教学与研究》是中国对外汉语教学研究与语言研究的重要学术刊物,也是语言学中文核心期刊。现任主编为曹志耘教授,副主编为施春宏教授。

  一、 引 言

  汉语中有一类两个疑问代词前后呼应使用的结构,前一个疑问代词往往表示不定指,后一个疑问代词由前一个所决定,随前一个变化而变化。如:

  例1:如果谁违背统计法,就依法追究谁的责任,轻则处分,重则法办,那些想在数字上作假的人还有那个胆量吗!

  例2:这支英雄军旅,哪里有险就出现在哪里。

  例3:苏淳无可奈何:“好吧,随你随你。只要你高兴,爱怎样怎样吧!”

  这种结构在现代汉语中较为常见,有复句(例1)、紧缩(例2)、半固定(例3)等多种结构形式。但无论哪种形式,由疑问代词所构成的前后两部分都不表疑问,而表示某种逻辑语义关系,并且结构的整体意义不是所有词的总和,不能从其组成成分直接推导出来。由此我们认为,这类结构是现代汉语的一种构式,可称其为“疑问代词呼应构式”①。

  疑问代词呼应构式是现代汉语中一种非常有特色的句法结构,然而目前学界对这一结构的研究成果大多集中于个体构式,如“怎么X怎么Y”[1] “谁A谁B”[2] “V 1什么,就V 2什么”[3] “(S)V 1多少,(S)(就)V 2多少”[4] 等。即使有从整体进行研究的成果,主要也是着眼于构式中的疑问代词,考察疑问代词的语义[5] ;或者将此类构式看作某种句式,并着重分析这种句式的句法语义特点和篇章特点[6] 。而对于该构式内部不同构式类型、构式的语用功能及构式化相关问题却鲜有或未有提及。本文试从构式语法的角度,围绕上述几个问题来进行探讨。

  本文语料均来自北京大学中国语言学研究中心的汉语语料库(CCL)和北京语言大学大数据与语言教育研究所的汉语语料库(BCC),为行文简洁,恕不一一标注。

  二、 构式及构式义的解析

  (一)构式基本类型

  疑问代词呼应构式主要由前后两个同形疑问代词所构成,根据疑问代词的位置与组合方式,可将构式分为以下四种类型:

  1. 复句形式

  复句形式主要可分为两种,一种是“……Wh 1……,……Wh 2……”。指的是两个疑问代词分处于两个不同的小句,共同形成一个复句,我们称其为“1式”。如:

  例4:激烈的市场竞争使每个陶瓷企业都必须使自己时时刻刻都要处在创新的状态,谁如果对此掉以轻心,谁就要为此付出代价。

  例5:百年来的世界,科学技术发展突飞猛进,知识社会和知识经济模式已经形成,只要谁拥有知识,谁就能取得成功。

  例6:律师转身对助手说:“我怎么说,就怎么办;他认为行,很好;他认为不行,就拉倒。”

  例7:对!跟他一块儿去,他干什么,我干什么。

  侯文玉:汉语疑问代词呼应构式及其构式化研究

  上述例句中的疑问代词都处于复句的两个分句中,并且形式上两个疑问代词是分开的。其中例4、例5前后句分别有成对关联词语“如果……就……”和“只要……就……”连接;例6前后句之间有关联副词“就”连接,例7前后句之间没有关联词语。

  另一种为“……Wh 1,Wh 2……”。从形式上看,此结构中的两个疑问代词分别居于前句的句末和后句的开头,共同组成一个复句形式。语料检索发现,这样的两个疑问代词主要出现于“XWh 1,Wh 2(副)Y”结构中。其中,“X”为“Wh 1”前面的动词或动词短语,与“Wh 1”形成动宾关系;“Y”是“Wh 2”后面的述谓结构,与“Wh 2”形成主谓关系。我们称其为“2式”。如:

  例8:不管我到哪儿,哪儿的人都知道,石楠同志很有才气。

  例9:电影大卖,一夜成名,国内外市场都开始高度关注她,只要她出现在哪里,哪里就会出现暴动一般的人潮。

  例10:别说宋雨这个生意精不相信了,换成谁,谁也不会相信啊!

  例11:他碰到什么,什么就变成金子,连吃的也不例外。

  例8、例9的前后句分别有成对关联词语“不管……都……”和“只要……就……”连接;例10、例11的后句分别有关联副词“也”和“就”。另外,例8中,“到”是动词,与第一个“哪儿”形成动宾关系,“都知道”是述谓结构,与“哪儿的人”形成主谓关系,余例可类推。

  2. 紧缩形式

  紧缩形式即紧缩句,是指用类似单句的形式表达复句内容的一种介于单句和复句之间的过渡句式。紧缩句是汉语中一类特殊的句式,是由复句经紧缩而成。

  本文要讨论的就是由上述复句经过缩略前后句之间的语音停顿、压缩主语或关联词语等成分而形成的紧缩句式。这类紧缩句同样可分为两种形式,第一种为“……Wh 1……Wh 2……”,指的是由两个疑问代词所组成的前后项同在一个小句内,前后项之间没有语音停顿。这种形式是由“1式”经省缩而成,我们称其为“3式”。如:

  例12:他非常直率,内心有什么就说什么。

  例13:她怎么想就怎么说,真实而自然。

  例14:我的悟性相当高,学谁像谁,甚至比许多著名歌星唱得都好。

  例15:平日里隊长可神气了,他说什么我们听什么,从没有人觉得队长说得不对。

  上述例句中的疑问代词都处于同一小句内。其中,例12、例13的前后项之间有关联副词“就”连接,例14、例15的前后两项之间无关联词语。

  语料检索得知,所有疑问代词都可进入“1式”和“3式”,关联词语主要为副词“就”。

  第二种为“……Wh 1Wh 2……”形式。该式与“2式”相类似,两个疑问代词也是前后相连,中间没有其他成分,但疑问代词所构成的前后项之间没有停顿,是复句“2式”的紧缩形式,我们称其为“4式”。如:

  例16:公司有20多人被医生认为不适宜继续在本岗位上干下去,可动员谁谁也不走。

  例17:就拿种养业来说,有些农民因种植经营对路发了财;有不少农民却屡屡碰壁,种什么什么不赚钱。两者的区别就在于对市场的把握。

  例18:共产党,像太阳,照到哪里哪里亮。

  例16中,“动员”是动词,与第一个“谁”形成动宾关系;“也不走”是述谓结构,与第二个“谁”形成主谓关系,余例可类推。另外,以上三个例句中,只有例16有关联副词。可见,紧缩结构形式上更加简洁,关联副词往往被省略。

  通过语料检索发现,能进入“2式”和“4式”的疑问代词为“谁”“什么(啥)”“哪里(哪儿、哪)”,关联词语主要为副词“就、便、都、也、全”等。

  3. 半固定形式

  半固定形式指的是构式中有些构件已基本固定的形式。其类型也可分为两种,一种是“V……Wh 1……Wh 2……”,主要指疑问代词所构成的前项有“爱、想、要、能、该、喜欢、愿(意)”等动词,前后项之间一般省略关联词语。当Wh为“怎么”时,形式为“V怎么X(就)怎么X”;当Wh为“怎样”或“怎么样”时,形式为“V怎样/怎么样(就)怎样/怎么样”,当Wh为其他体词性疑问代词时,形式为“VXWh 1(就)XWh 2”。如:

  例19:查理十世和他儿子已经下台,或者说已放弃王位,你们喜欢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例20:我见了他就昏了头,他要怎么样就怎么样。

  例21:主持人不出题,每个人爱表演什么表演什么,以多取胜,以熟取胜。

  例22:爱情是每个人应有的权利,想爱谁爱谁,谁也无权干涉!

  例23:自己一个人也挺好的,想去哪儿去哪儿,想干嘛干嘛,想吃啥吃啥。

  例19、例20中的V分别为“喜欢”和“要”,疑问代词所构成的前后项分别是“怎么说”和“怎么样”,前后项之间都有关联副词“就”;例21中的V为动词“爱”,前后项为“表演什么”,前后项之间无关联词语;例22、例23中的V都是“想”,构式前后项分别为“爱谁”和“去哪儿”“干嘛”“吃啥”,前后项之间也无关联词语。

  由检索到的语料可知,能进入该结构的V为单个动词形式,Wh为所有疑问代词。

  另一种形式为“爱Wh 1Wh 2”,是由上述构式进一步省缩而成,动词仅限于“爱”,构式前后项之间没有关联词语,主语常常不出现。构式已基本固定化、格式化。如:

  例24:他下了决心:不跟她吵,不跟她闹,倒头就睡,明天照旧出来拉车,她爱怎样怎样!

  例25:现在开始,你出局了,该重要的重要,不该重要的就爱哪哪。

  能进入该构式的疑问代词可以是谓词性的,如例24中的“怎样”;也可以是体词性的,如例25中的“哪”。此外,疑问代词还可以为“咋、谁、啥、多少”等。

  4. 固定形式

  固定形式主要指的是“爱谁谁”,“爱谁谁”已成为一个较为固定的习语化形式,常用于口语。如:

  例26:好好工作赚钱,养活好父母,照顾好自己,父母说的立业我肯定做到,成家就顺其自然吧,爱谁谁。

  (二) 构式义的解析

  疑问代词呼应构式是由疑问代词所构成的前后两部分组成,其构式义主要也是考察前后两部分之间的逻辑语义关系。通过以上对四种构式类型的分析,我们可将构式义总结为:构式中由疑问代词所构成的前后两部分为广义的“条件—结果”关系。

  首先,这从复句中的关联词语就可以看出。上述部分例句出现了“如果……就……(例4)”“只要……就……(例5、例9)”“不管……都……(例8)”等成对关联词语,可表示假设条件关系、特定条件关系和无条件关系,而其他例句也可以通过添加关联词语来进行推导。如前文出现的例句:

  例12:我的悟性相当高,学谁像谁,甚至比许多著名歌星唱得都好。

  例12′:如果学谁,就像谁。

  例13:他非常直率,内心有什么就说什么。

  例13′:只要内心有什么,就说什么。

  例16:公司有20多人被医生认为不适宜继续在本岗位上干下去,可动员谁谁也不走。

  例16′:可不管动员谁,誰也不走。

  上述分析表明,构式前项是事件发生的前提条件,后项表示在该条件下会产生的结果。整个构式肯定了前后项所表述事件之间的必然联系,即在构式前项所表述的前提下,必然会产生后项所表述的结果。

  另外,大多数构式前后项之间的时间先后顺序明显,表示接连发生的动作、事件或情况,表达一种顺承关系。如例6中的“怎么说”和“怎么办”。“怎么说”这一行为发生在前,“怎么办”这一动作发生在后,中间有关联副词“就”连接,即“按照所说的去办”,前后两部分表示明显的时间先后顺序。再如例14中的“怎么想”和“怎么说”。“怎么想”发生在前,“怎么说”出现在后,“怎么说”以“怎么想”为前提条件,前后项之间有关联词语“就”连接,分句间有明显的先后顺序关系。

  客观世界中时间顺序的先后与语言表达中句法位置的前后是时间与条件的相似内核,时间用法可以发展出条件用法,完成向条件范畴的映射。[7] 由此可见,疑问代词呼应构式前后两部分之间的顺承关系也暗含条件因素,这是构成构式“条件—结果”关系的基础,对该构式意义的彰显起到了重要作用。

  此外,对构式“条件—结果”关系的形成起作用的还有关联副词“就”。“就”语义多样,十分复杂,用于疑问代词所构成的前后两项之间起连接作用,可以表示某种假设的情况、某种条件下的结果或前一行为事件引发的结果,是构式义的形式标志,具有加固构式“条件”与“结果”关系的功能。

  三、 构式的语用功能

  如前文所述,疑问代词呼应构式主要有复句和紧缩(包括“半固定”和“固定”)两种形式。复句形式主要体现的是客观陈述功能,紧缩形式则更多地强调主观表达功能,二者都常用于文学、报刊、科技等各种文体,紧缩形式在口语交际环境中更为常见。

  (一)客观陈述功能

  例27:小柳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把夏师父赶走了?”慧明说:“显光师父来时,她还在打瞌睡。这种事以往也有,可师父他近段不知怎么的,只要谁出一点差错,就将谁撵出山门。”

  例28:我知道我应该暂时停止向前,停止对你的好和对你的爱,因为换成谁,谁也接受不了如此沉重的爱。

  例29:小姑娘,这是叔叔特意为你挖的树坑,你喜欢什么,叔叔就种什么。

  当疑问代词呼应构式为复句形式时,往往表达一种对事物现象做出的客观陈述,或是对前面所陈述事件的进一步解释。如:例27中的“只要谁出一点差错,就将谁撵出山门”是对师父近况(师父近段不知怎么的)的说明,同时也解释了“把夏师父赶走”的原因;例28中的“因为换成谁,谁也接受不了如此沉重的爱”是前面分句的原因,解释了为什么“我应该暂时停止向前,停止对你的好和对你的爱”的原因;同样,例29中的“你喜欢什么,叔叔就种什么”也是对前句内容的进一步陈述和解释。语料检索发现,当构式表达陈述功能时,构式前后两部分的主语往往不同,前后两个动词也不相同。

  (二)主观表达功能

  1. 构式表达主观性

  “主观性”是语言的一种特性,是指言者在描述客观事实的同时对这一事实所表现出的“自我”的评价、态度和情感。主观性主要体现在说话人的视角、情感等方面。[8] 视角指的是说话人对客观情况的观察角度,或是对客观情况加以叙说的出发点。[9] 语言最主要的功能就是自我表达,所以说话人往往选择从自身视角出发,对外部客观世界进行感知和描写。如例13是说话人站在自身的视角作出的猜测和推断,说话人根据“他”平时“非常直率”的表现推测“如果他内心有什么想法,他就会说出来”。情感主要包括感情、态度和情绪等。人们用语言表达一个命题时,或多或少都会带有个人的情感,用自己的方式来表达。如例24中的“爱怎样怎样”表达了说话人对“她”放任、随便、不管的冷漠消极态度。

  作为一种特殊的话语形式,疑问代词呼应构式特别是经复句紧缩之后的形式,结构更为简练,语气更为肯定或随意,充分表现出说话人坚定、强调、肯定或随意、任意的主观态度。

  首先,对构式主观性表达起决定作用的是“Wh”。构式中的Wh 1主要表示虚指或任指。“虚指”指的是不确定、不肯定的人或事物,有时是不知道、想不起、说不出的,而有时则是不愿说出或不必明说的,在意义上通常可以将其理解为“某X”。“任指”指的是在所涉及的范围之内没有例外,可表示范围内的任何人、任何事物、任何地点、任何数量等。[10] Wh 2则对应Wh 1,随Wh 1的变化而变化,二者存在条件上的共变关系。

  例30:他好像有点怕我,可是离开我又活不下去,我上哪儿他也上哪儿 。

  例31:几十年了,我早就受够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以上两例中的Wh 1都是虚指用法,指代一个开放的无限集合中的某个元素,因所替代的事物不止一种,无法分别叙述,就用疑问代词前后呼应的形式来表示,同时表达了一种强调、肯定的意义。如:例30中,我要去的地方虽不能一一明确指出,但强调他离不开我,不管我去哪儿他都会跟着;例31中,到底怎么样不能确切地指出,但强调“你”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

  例32:领导与职工一碗水端平,谁有错就批评谁,谁做得好就表扬谁。

  例33:爸爸妈妈总是陪我到深夜,给我做好吃的东西,有时是荷包蛋,有时是油煎饼,任我选择,要什么有什么。

  例32、例33中的Wh 1都是任指用法,都对应一个有限封闭集合中的所有元素,如:例32中的“谁 1”指的是“所有领导和职工”,表示“领导和职工”所组成的集合;例33中“什么 1”代表一个由“父母给我做的好吃的东西”所组成的集合。前后两个疑问代词指称的对象相同,只要是满足Wh 1条件限定的个体,都符合Wh 2所述事件的要求,体现了一种确定、肯定的语气。如:例32中“批评”的条件是“有错”,“表扬”的条件是“做得好”,所有“挨批评”的人都满足“有错”的条件,所有“被表扬”的人都满足“做得好”的条件;例33中“有什么”是根据“要什么”决定的,不管荷包蛋、油煎饼还是别的东西,凡是属于“父母能给我做的好吃的东西”这一有限集合中的元素,只要我“要”就会“有”。构式通过确定、肯定又略带夸张的语气表达了父母对子女的爱。

  可见,不管Wh 1表示虚指还是任指,这类构式强调的都是前后项所述事件之间的必然联系,表达肯定、强调的主观意义。

  例34:如果一定较起真来,谁爱拍电影谁爱拍电视本与平民百姓没有什么多大关联,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爱谁谁,别人是管不着的。

  在“爱谁谁”中,Wh已经固定为“谁”,“谁”在这里既不表虚指,也不表任指,其语义已完全虚化,构式表达的意思是“爱怎样怎样”,表示一种随便、无所谓、不在乎,态度随意,带有强烈的主观情绪。

  此外,构式中的“V”对构式主观性的表达也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在“V……Wh 1……Wh 2……”构式中,V主要为“爱、想、要、能、该、喜欢、愿(意)”等心理动词或情态动词,这类动词具有较高的主观评述性,可以表示做某事的意志。

  例35:小姐,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我是自由自在的,我做我想做的、能使我愉快的事。

  例36:我寧可去寻找爱尔多拉多,在那里我想要多少钱就有多少钱。

  以上两例中的V都是“想”,主语都为第一人称。此时,言说主体和言说对象合二为一,表达了“我”的强烈的主观任意性和控制性。如:例35中,“我”是自由的,我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去任何地方;例36中,“我”能控制金钱的数量,只要我想要,不管多少钱都可以。

  例37:每个人根据自己的承受力和喜好,爱怎么跑就怎么跑,关键是要轻松和愉快,否则就坚持不下去。

  例38:由于选举贯彻了民主精神,完全由群众自己当家作主,愿选谁选谁。

  例39:如果大家都同意,我们就继续谈下去,你想问什么就问什么。

  例37—例39中的V分别为“爱”“愿”“想”,主语都是除第一人称以外的其他人称。构式一方面表达了主语行为的任意性和不受限制,另一方面也体现出言者轻松、随意和不管别人做什么的主观色彩。

  疑问代词呼应构式通过两个疑问代词前后呼应所产生的强调、肯定义,再加上心理动词或情态动词的主观意愿功能,更增强了构式所表达的坚定、肯定或随意、任意、无所谓的主观态度。

  2. 构式表达主观量

  除了表示强调、肯定的主观特征以外,疑问代词呼应构式的主观表达功能还体现在其主观量上。

  在人们的认知世界中,事物、事件、性状等无不含有“量”的因素,事物含有几何量和数量等因素,事件含有动作量和时间量等因素,性状含有量级等因素。[11] 但语言世界中的“量”同客观世界中的“量”却有所不同,客观世界中存在的是客观量,而语言世界中的量却有着客观量和主观量之分、显性量和隐性量之别。

  疑问代词呼应构式表达说话人的某种态度、情感,体现在量上是一种主观量;另外,构式的语义具有虚拟性,不存在内部的时间终结点,可表示“无界”沈家煊以认知语言学中“有界”“无界”为切入点,提出人们在感知和认识事物时,无论是事物、动作还是性状均在“量”上有“有界”和“无界”的对立。见沈家煊:《“有界”与“无界”》,《中国语文》,1995年第5期,第367380页。的隐性量,带有模糊性特点;此外,上一章我们分析总结出疑问代词呼应构式可表达四种逻辑语义关系,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后项依存于前项,随前项的变化而变化,前项具备的条件和状态导致后项结果的产生,表达无界倚变关系。由此我们可以确定,疑问代词呼应构式体现在量上是一种主观的无界倚变量。如:

  例40:她怎么想就怎么说,真实而自然。

  例41:“哪里落后到哪里”就应该当成一个重要的领导方法来提倡。

  例40中,构式的量并不表现在动词“想”和“说”持续时间的长短或次数上,而是将前后项作为一个整体,“怎么想”决定“怎么说”,有多少种“想”的方式就相应地有多少种“说”的方式,“想”的方式是没有种类数量限制的,相应地,“说”的方式也是不限量的,二者之间存在一种无界倚变量的关系。例41亦如此。

  在疑问代词呼应构式中,前后两个疑问代词的所指基本相同,但也有所指不完全相同的情况,如:

  例42:他的工作就是按照组委会的要求认真执行,“有多少钱办多少事”。

  例43:首先,由于古人说话的当时,因时间、地点、条件的不同,说话的内容也就不同,对什么人说什么话,他们都有一番考量的。

  以上两例由疑问代词所构成的前后项所指不同,但二者还是前后呼应的关系,前项决定后项的内容,后项所指随着前项的变化而变化。我们把以上两例中的构式伸展开来,如下所示:

  例42′:有A钱办a事,有B钱办b事, ……

  例43′:对A人说a话,对B人说b话,……

  A≠a,B≠b,但A、B所指的数量或内容却分别决定了a、b,两者形成共變关系,表达了一种无界倚变量。

  四、 构式的构式化演变过程

  (一)构式的历时演变

  根据CCL语料库从年代角度对语料的划分,以下我们按“古代”“现代”和“当代”三部分对构式的历时演变过程进行描写。

  1. 古代

  在CCL古代汉语语料库中,我们检索到疑问代词呼应构式最早出现的语料是在明朝,共有9例,都是复句形式,主要与疑问代词怎么(4例)、多少(3例)、谁(1例)、什么(1例)有关。如:

  例44:咱众人玩一整日。谁要赖,谁就是儿是孙子!(明《醒世姻缘传(下)》)

  例45:马周指着对面一伙客人,问主人家道:“他们用多少,俺也用多少。”(明《喻世明言(上)》)

  例46:王明说道:“拿了这蛋回复国师,国师怎么重赏,我们怎么受用。(明《三宝太监西洋记(三)》)

  到了清朝,用例逐渐增多,能进入构式的疑问代词也有所增加,新增了“哪、哪里、哪儿”的用例。如:

  例47:红玉说道:“好好!你怎么打扮,我就怎么打扮。”(清《三侠剑(中)》)

  例48:胜三爷说道:“这些人任你挑选吧,你愿意叫谁去,就叫谁同你去。”(清《三侠剑(中)》)

  例49:今天你走到哪里,我追到哪里,我与你死冤家活对头没完。(清《三侠剑(上)》)

  明清时期的语料基本都是“……Wh 1……,……Wh 2……”形式,到民国开始出现“……Wh 1,Wh 2……”形式的用例,但只发现以下两例:

  例50:现在开始,我叫谁,谁上来,就在这月台上或兵刃或拳脚,练上一趟就行啦。(民国《雍正剑侠图(上)》)。

  例51:那位神人听到此地,便把他手向那墙上,划上几划。说也奇怪,那位神人划到哪里,哪里就有滔滔的水声起来。(民国《大清三杰(中)》)

  紧缩形式的出现始于清朝,但用例较少,疑问代词主要集中于“谁、什么、怎么样、多少”。如:

  例52:姑娘哼了一声,说道:“老寨主管不着内寨之事,我从小就是愿意跟谁就跟谁。”(清《三侠剑(中)》)

  例53:姨太太屋里伺候的人,有丫头,有老妈,有二爷,有打杂的,要什么有什么。(清《官场现形记(上)》)

  例54:你只要依着我的话儿行事,我叫你怎么样你便怎么样。(清《九尾龟(三)》)

  到了民国,用例开始增加,但大多为“……Wh 1……Wh 2……”形式,“……Wh 1Wh 2……”形式的只发现如下两例:

  例55:这药有黄豆粒般大,弹哪儿哪儿着,所以叫火德真君。(民国《雍正剑侠图(下)》)

  例56:他想:这个小子没有多大的本领,就仗着他这把火,他烧谁谁就趴下。(民国《雍正剑侠图(中)》)

  可见,古代疑问代词呼应构式无论从数量还是构式种类来看,发展得都还不够完备,复句形式出现的比例要高于紧缩形式,关联词语主要出现于构式后项。

  2. 现代

  到了现代,无论复句形式还是紧缩形式,无论数量还是构式种类,疑问代词呼应构式都在持续发展成熟,其使用也越来越频繁,特别是出现在紧缩结构中的比例大大增加。首先是复句的情况如:

  例57:爱情是会变的,谁要是不相信这句话,谁就得付出不相信这句话的代价。

  例58:在那个时候,只要一牵扯到谁,谁就会被揪出来陪斗。

  例59:无论我走到哪里,哪里都会留下学生的一片真情,留给我一片难忘的温馨。

  除了延续古代的复句形式以外,现代汉语的疑问代词呼应构式还出现了关联词语成对使用的用例。关联词语主要为表假设关系的“要是……就……”(例57),条件关系的“只要……就……”(例58)和无条件关系的“无论……都……”(例59)。

  紧缩形式在古代使用较少,到了现代这一形式的数量开始增多,并且使用频率有不断增加的趋势,特别是“……Wh 1Wh 2……”形式的用例开始明显增多。如:

  例60:父亲对记者说:“我们是第一次来北京,看哪儿哪儿美,真是看不够,拍不完。”

  例61:李东宝找了半日稿子,连柜底都翻了,问谁谁不知道。

  例62:种什么什么多,卖什么什么贱,眼下的市场环境真让农民手足无措茫茫然。

  此外,下列形式的用例也开始增多。

  例63:我真想无所顾忌地坐着火车、飞机,想去哪儿去哪儿。

  例64:每个人根据自己的承受力和喜好,爱怎么跑就怎么跑。

  上述例句中的构式都是前项有“爱、想、要、能、该、喜欢、愿(意)”等心理动词或情态动词,前后项之间的关联词语主要为关联副词“就”。

  3. 当代

  到了当代,开始出现“爱Wh 1Wh 2”和“爱谁谁”形式。如:

  例65:现在开始,你出局了,该重要的重要,不重要的就爱哪哪。

  例66:我可能没有办法让心情马上恢复平静,只好做些能分散注意力的事情。敷个面膜,听会音乐,其它的,爱怎怎!

  例67:小西一个人在家里收拾东西装箱,收拾了一半,火了,这叫什么事嘛,人家都好好地在家过年,她却得去上山下乡!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不去,坚决不去,爱谁谁!

  例65、例66是“爱Wh 1Wh 2”形式,此种形式数量有限,基本用于口语,疑问代词也仅限于单音节的“怎、咋、哪、谁、啥”。例67为“爱谁谁”用例,也是用于口语,其用例只在CCL现代汉语语料库的微博中出现。

  (二)构式的构式化和构式演变

  特劳戈特(Traugott)和特劳斯代尔(Trousdale)将语言演变分为两大类:其一为构式化(Constructionalization),指的是构式形式和意义的共同演变,即具有“新的形式—意义对”(a new form-meaning pairing)的構式在整体上有序列地发生变化,是由旧“形式—意义对”演变为新“形式—意义对”; 其二为构式演变(Constructional Change),指的是构式内部“形式”或“意义”某一方面特征发生变化。[12] 可见,构式化注重把形式和意义视为一个整体,指形式和意义共同演变而产生新的构式;构式演变则强调构式的形式或意义某方面特征的演变,这些变化不会导致新构式的产生。

  1. 构式化

  根据前文所述,疑问代词呼应构式由复句到紧缩结构再到一个习语形式,其构式化过程经历了三次演变,每一次演变都体现了“形式—意义对”共同的发展变化,最终产生新的“形式—意义对”。

  (1)复句形式 → 紧缩形式

  第一次演变为复句形式向紧缩形式的演变。形式上,由中间有语音间隔的两个小句通过消除语音间隔、省缩关联词语等语法成分,发展为一种紧缩形式;语义上,由表示具体字面义、逻辑义的客观陈述,发展为表示强调、肯定的主观意义。即:

  形式:[……Wh 1……,……Wh 2……] → [……Wh 1……Wh 2……]

  意义: [客观陈述] → [主观表达]

  (2)V……Wh 1……Wh 2…… → 爱Wh 1Wh 2

  第二次演变为紧缩形式中的“V……Wh 1……Wh 2……”向“爱Wh 1Wh 2”的演变。形式上由多个心理动词(或情态动词)V加疑问代词结构再加一个重复的疑问代词结构通过固定V为“爱”,再省略前后疑问代词结构中重复的动词和关联副词“就”,发展为结构更为紧凑的“爱Wh 1Wh 2”形式;语义上,由表示强调、肯定的主观义,发展为有着消极冷漠色彩的主观性更强的“随心所欲、不管、管不着”等意义。即:

  形式:[V……Wh 1……Wh 2……] → [爱Wh 1Wh 2]

  意义: [强调、肯定] → [随意、不管、管不着]

  (3)爱Wh 1Wh 2 → 爱谁谁

  第三次演变为“爱Wh 1Wh 2”向“爱谁谁”形式的演变。形式上由半固定形式的“爱Wh 1Wh 2”,发展为Wh固定为“谁”的习语形式“爱谁谁”;语义上,由构式语义跟Wh所指有关,到构式语义跟已虚化的“谁”完全无关,即“爱谁谁”中的“谁”已跟“人”无关,可以表示“爱怎怎、爱咋咋、爱怎么着怎么着”等义,已完全虚化,类似于“无所谓、随便”。即:

  形式:[爱Wh 1Wh 2] → [爱谁谁]

  意义:[与Wh有关] → [与“谁”无关]

  疑问代词呼应构式的构式化过程是一个连续发展的过程,一个不断从低紧缩度到高紧缩度逐级紧缩的过程,由前后句之间有停顿、大多数有关联副词的复句形式,发展到中间没有停顿、省缩关联副词等语法成分的紧缩形式,再到进一步省略关联副词和前后项中的动词,最后发展到一种固定形式“爱谁谁”,每一个阶段的演变都体现了形式和语义共同的发展变化。

  2. 构式演变

  疑问代词呼应构式的构式演变主要表现为无标或单标复句向双标复句的演变。在古代汉语中,疑问代词呼应构式的复句为无标记形式或者小句间使用关联词语的形式,关联词语主要为副词“就”;语义的表达主要靠意合,即一个句子可以表达多种逻辑关系。到了现代,出现了前后句都有语法标记的复句形式(如例57—例59),这种形式的句子仅能表达一种逻辑关系,并且这种关系的表达更为稳定、牢固,不再需要上下文语境的辅助。如下所示:

  形式:[……Wh 1……,(就)……Wh 2……]→[(要是/只要/无论)……Wh 1……,(就/都)……Wh 2……]

  这种演变不是“形式—语义对”共同发展变化的构式化过程,而是仅仅在形式层面进行了调整,即在前句增加了“要是/如果、只要、无论”等语法标记,语义层面的逻辑关系并未发生改变。

  语言演变是渐变的,在这一过程中,构式化与构式演变相互補给,共同完成。

  五、 结 语

  本文基于构式语法理论,对汉语疑问代词呼应构式进行较为全面的考察,得出如下结论:

  第一,汉语疑问代词呼应构式的类型主要有复句形式、紧缩形式、半固定形式和固定形式;构式中由疑问代词所构成的前后两部分为广义的“条件—结果”关系。第二,构式的主观性体现在说话人坚定、强调、肯定或随意、无所谓的主观态度情感上;构式的主观量表现的是一种无界倚变量。第三,构式从最初明朝时期的复句形式到当代的“爱谁谁”,经历了一个由实到虚的逐渐演变的过程;构式的构式化是一个逐级不断紧缩的过程,每一个阶段的演变都体现了形式和语义共同的发展变化;构式的构式演变主要表现为无标或单标复句向双标复句的演变,其变化只体现在形式层面,语义层面并未发生改变。

  汉语疑问代词呼应构式不是某种单一的结构,而是由不同框架(疑问代词及其构成的短语)和空位(其他嵌入框架的成分)所组成的构式群。所以,还有着许多问题。诸如:现代汉语中呼应紧缩构式使用频率大大增加,那么紧缩构式有着怎样的生成动因与机制?半固定形式“爱Wh 1Wh 2”和固定形式“爱谁谁”源于紧缩结构“V……Wh 1……Wh 2……”,那么“V……Wh 1……Wh 2……”与其他紧缩结构在构式类型及语义语用方面有何不同特点?“V……Wh 1……Wh 2……”构式中不同疑问代词之间以及构式与复句和“爱Wh 1Wh 2”“爱谁谁”之间有着怎样的承继关系?等等,这些问题都值得我们进一步探讨。

  徐欢. “怎么X怎么Y”构式研究[D].南京:南京师范大学国际文化教育学院,2013.

  [2] 史晓懿. “谁A谁B”构式研究[D].南京:南京师范大学国际文化教育学院,2013.

  [3] 田永焕.“V 1什么,(就)V 2什么”构式研究[D].南京: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2014.

  [4] 马兴茹. 构式“(S)V 1多少,(S)(就)V 2多少”分析[D].武汉: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2016.

  [5],2013(78):93110.

  [6] 铃木庆夏. 现代汉语疑问代词前后照应的语法构式——如何理解“谁先回家谁就做饭”这类句法格式?[J]. 语言教学与研究,2015(2):3544.

  [7] 董正存,赵梅赏. 时间范畴到条件范畴的映射[J]. 廊坊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5):3740.

  [8] LYONS J. Semantics[M].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77:739.

  [9] 沈家煊. 语言的“主观性”和“主观化”[J]. 外语教学与研究,2001(4):269.

  [10] 侯文玉. 汉韩语疑问词非疑问功能对比研究[M]. 北京:光明日报出版社,2014:125,137.

  [11] 李宇明. 主观量的成因[J].汉语学习,1997(5): 3.

  [12] TRAUGOTT E C, TROUSDALE G. Constructionalization and constructional changes[M].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13:22.

《汉语疑问代词呼应构式及其构式化研究》

本文由职称驿站首发,一个权威专业的职称论文发表网

文章名称:汉语疑问代词呼应构式及其构式化研究

文章地址:http://www.zhichengyz.com/lunwen/yishu/yuyan/45589.html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