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询
您当前的位置:职称驿站 > 论文 > 艺术论文 > 文学论文职称驿站 期刊论文发表咨询 权威认证机构

女性主义视角下《迟到的旅行》的 人物形象解读

职称驿站所属分类:文学论文发布时间:2022-06-29 08:59:03浏览:

小说《迟到的旅行》是阿拉伯女性作家努夫·马吉德·法汉的代表作,讲述了女主人公努尔坎坷的求学之路。女主人公渴望完成学业,却被世俗世界所不容,在经历了丈夫的背叛和无果的爱情悲剧后毅然选择像涅槃的凤凰一样从困境中奋起,最终在不惑之年来临之际去实现自己的学业梦想。本文拟从女性主义批评理论出发,分析作者对塑造努尔这一女性形象的深刻内涵。

   【摘要】小说《迟到的旅行》是阿拉伯女性作家努夫·马吉德·法汉的代表作,讲述了女主人公努尔坎坷的求学之路。女主人公渴望完成学业,却被世俗世界所不容,在经历了丈夫的背叛和无果的爱情悲剧后毅然选择像涅槃的凤凰一样从困境中奋起,最终在不惑之年来临之际去实现自己的学业梦想。本文拟从女性主义批评理论出发,分析作者对塑造努尔这一女性形象的深刻内涵。

  【关键词】女性主义批评;人物形象;父权制

  【中图分类号】I10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6-8264(2022)24-0014-03

  【DOI】10.20024/j.cnki.CN42-1911/I.2022.24.004

广西文学

  《广西文学》由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广西文学杂志社出版,主要版块栏目有人间极品 情感真品 小说妙品 百字小品 另类杂品 文摘精品 休闲趣品 走近小品 连载佳品等。

  一、引言

  《迟到的旅行》是阿拉伯女性作家努夫·马吉德·法汉的短篇小说。作家以当下的阿拉伯社会为背景,通过简短的篇幅为读者呈现了阿拉伯的社会形态,塑造了女主人公努尔这个饱满的人物形象。整篇小说采用了倒叙的手法,讲述了女主人公求学之路遭遇的坎坷和变故,在经受了不计其数的磨难后终于在不惑之年的来临之际去实现自己的学业梦想。与很多女性作家一样,法汉的这部作品通过对努尔的求学经历的描写,探讨了女性与男性、家庭、社会的矛盾和冲突以及女性人物对命运的抗争。努尔求学和实现最终实现梦想的历程深刻地体现了她“自我”“独立”的性格体质,这与女权主义者一直主张女性独立、拥有自我意识不谋而合。基于此,本文将从女性主义批评理论出发,来具体分析女主人公努尔这一人物的形象塑造。

  二、创作的理论背景和时代背景

  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的研究背景可以追溯到20世纪六七十年代,是西方女权主义运动发展的文学领域衍生成果,旨在以女性为文学研究的主体,针对女性在文本中的形象、女性作者的创作、女性读者的阅读等方面进行文学批评。《迟到的旅行》的作者努夫·马吉德·法汉作为当代的阿拉伯女性作家,其思想或多或少都会受到女权运动的影响。①此外,由于社会意识的因素和宗教传统的约束,当今时代阿拉伯女性的地位依然低下,虽然阿拉伯封建社会中重男轻女的传统思想在西方殖民以后受到了极大的冲击,部分不合理的教法解释也已被废除,但直至今日人们依然能在阿拉伯社会中看到其保留一定的影响。在这样的理论背景和时代背景下,法汉的作品形象地表达了自己的女性主义者立场,反映了阿拉伯世界妇女长期受压迫、生活不易的社会现实。《迟到的旅行》作为21世纪的阿拉伯短篇小说,其塑造的女主人公努尔是当代阿拉伯女性在压迫中追求梦想和独立的有力佐证之一。

  三、女主人公的人物形象分析

  (一)对梦想的追求

  《迟到的旅行》中的女主人公努尔是一个对梦想有着执着追求的人。与其她的女孩不同,从童年时代起她就有着出国求学的梦想,因此她常常坐在校园的一个角落里仰望着湛蓝的天空,看看是否真的有飞机在空中盘旋,幻想着未来自己也能乘坐飞机去国外完成自己的学业梦,在观望的同时她还在写字本上将自己的所见所想描绘成一幅画,用自己画下的飞向远方的飞机、四散飘飞的乌云以及娇羞地躲在乌云身后的太阳深刻地表达了对未来求学之路的向往。当老师提问她时,她毫无保留地表示自己在未来想要成为一名博士,在大学里教书,教育学生们有独特的思想,迎接职业生涯。如此美好的梦想体现了努尔对人生的规划和对未来的憧憬,坚毅与执着的品质让努尔这个人物形象极具魅力。

  此外,努尔在学习方面也是天赋异禀,原文中曾描写了努尔回答完问题后注视黑板和板面上彩色粉笔字迹的细节,在字里行间中她的思绪纷飞,但是她好奇粉笔的颜色竟然能掩盖住黑板的底色,一经擦拭黑板又变得一片花白。这意味着努尔虽然是随意地看着字里行间的内容,但是当黑板上的字被擦拭掉变成一片空白时,那些字却深深地印在了她的脑海中,这充分体现了女主人公努尔记忆力之高超,也为后文埋下了伏笔,她凭借自己的努力和天资在上学期间名列前茅,在高中毕业的时候以优异的成绩获得了顶尖大学的录取资格。

  由此可见,法汉笔下的努尔不仅在学业上聪慧过人、出类拔萃,而且拥有执着坚韧的美好品质。即使后来她遭遇了社会的压迫、家庭的打压以及丈夫的背叛,让自己的求学之路充满荆棘,但她一直没有忘记初心,即便经历了婚姻的变故后在丈夫的世界里被束缚了二十年也没有选择向命运妥协,最终在不惑之年来临的时候去弥补自己曾错过的一切,重新燃起对未来的憧憬和希望。获得自由后,对于努尔而言,即使经历了漫长的等待也要凭借努力去获得自己梦寐以求的文凭,更加鲜明地表现出努尔对梦想和自由的向往与执着,这与女性主义批评家所倡导的女性需要保持独立自由状态的主张不谋而合。通过努尔坎坷的求学经历倡导女性个性解放和人格独立,也是法汉塑造一个新女性人物形象的有力佐证。

  (二)对命运的反抗

  法汉笔下的努尔生活在当代的阿拉伯国家,可以说从她高中毕业到实现自己的大学梦是历经了不计其数的磨难,被社会规则所限制、所支配。但是她没有选择向命运屈服,而是在历经磨难后决心要像涅槃的凤凰一样从灰烬中奋起,继续追寻自己的大学梦②。因此努尔的求学之路注定是充满波折,一是她的经济条件不允许,二是社会规则不允许,在高中毕业后她的求学梦想受到了父亲和弟兄们的一致反对,后来也遭到了丈夫的欺骗与背叛。阿拉伯国家的女性大多被驯服成“房中天使”,压抑个人的情感和发展需求。但是,努尔没有选择屈服于命运,弃置自己的天赋,放弃在男权社会中的无力挣扎,如果最终努尔向命运妥协永远生活在男权社会的法则之下,那么一个拥有极高天赋的女学者就会将自己的才华埋没在家庭的锅盆灶台之间和丈夫打造的牢笼里。

  努尔对命运不屈不挠的反抗精神非常符合女权主义的主张③。无论是高中毕业后学业梦想遭到家人的反对,还是在丈夫的世界里沉沦了20年,努尔最终没有將自己局限在男性设定的价值中,埋没自己的天赋,成为协助男性成功的工具和家中碌碌无为的“房中天使”,而是充分正视自己的天赋和能力,努力实现自我价值、追求自由和独立,成就自己的未来,掌握自己的人生。因此,努尔对命运的反抗体现了女性主义者倡导的女性应该成为“自我”的主张,为这一人物形象的塑造增添了更多的内涵。

  四、父权制凝视下的女性

  上文已经阐述过,女主人公努尔是一个对梦想有着执着追求并敢于向命运反抗的人,女性主义认为,女性应该突破“性身份”的局限性,找到自己在社会中的主体地位,做命运的主人,构建一个女性具有主体地位的社会,努尔坚韧执着的品质印证了女性主义的这一主张。另一方面,虽然努尔最终凭借自己的毅力实现了出国求学得到梦想,但她也是一个受父权制危害的女性,如果没有被父权制的行为规范和价值观念所约束,努尔的求学梦想也许在她高中毕业后就能实现。

  努尔在高中毕业后虽然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获得了著名大学的录取资格,但是她的父亲和弟兄们都不支持她上大学的想法,他们认为女孩有一般的教育水平就足够了,女孩需要做的是学习生活技能,如烹饪、清理房屋和操持家务,以及一切能取悦丈夫的事情,这种根深蒂固的父权制思想不断地向努尔施加压力,也削弱了努尔的自信与果敢。努尔的经历虽可见女性主义思想的影子,但是作为个体的她,依然受到了强大的男权社会中父权制思想的迫害,在她身上表现出了自身的矛盾性以及女性主义思想发展的局限性。

  (一)男性话语与男权社会规则的压迫

  “男权制即一个社会由男性统治,是认同男性并以男性为中心的,这个社会的关键因素之一就是压迫女性。”在父权制主宰的所有领域中,女性都是他者,她被客体化、边缘化,界定她的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她与男性的行为规范和价值观念之间存在的差异,而界定所根据的是她所缺乏的和男性正好拥有的东西。④在《迟到的旅行》中,女主人公努尔所生活的社会对女性的约束繁多,虽然在某些方面女性的地位较以前得以提高,但直至今日总体上仍然维持了妇女较男子相对低下的社会地位。

  努尔作为一位生活在当代的女性,虽然女性主义思想已经开始在她的头脑中萌芽,同时她也敢于向不公的命运反抗,有着女性主义者倡导的“自我”“独立”的性格特征,但是长期占统治地位的男权主义思想和父权制意识形态免不了对她的行为选择产生不自觉的限制和影响。上文已经阐述过,虽然高中毕业后努尔优异的成绩足以让她进入最负盛名的大学,但是她的大学梦却遭到了父亲和兄弟们的一致反对,她要做的就是像一般的阿拉伯妇女那样操持家务和从事取悅丈夫的事情,因为女孩只要受过些许教育就足够了。

  努尔的丈夫也是一个值得回味的角色,在丈夫和利玛的事情暴露后,他不仁不义、冷酷无情的本性以及对妻子努尔的虐待与迫害与先前作者对他的描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让小说的情节跌宕起伏、耐人寻味。在作者法汉将其描述成一个既英俊又有思想、既了不起又善解人意的男青年,他与努尔举办了一场令参加婚礼的宾客艳羡不已的婚礼,并且还答应努尔要帮助她完成大学学业。这时候似乎所有人都认为努尔的愿望就要实现了,然而,这一切光鲜亮丽的背后隐藏着十分残酷的秘密,也为努尔重获自由之前的命运埋下了伏笔。丈夫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和努尔逢场作戏,他将努尔当成了自己的情人利玛的替身,和她结婚只是为了让盛怒的母亲消气,之前他对努尔的所有承诺都是谎言。丈夫前后态度的转变和故事情节的反转不但凸显了努尔的丈夫薄情寡义的本质,更是揭示了受父权制危害的女性的悲惨命运。

  (二)社会文化与社会规则的约束

  在当代的阿拉伯社会,有关婚龄、离婚、多妻制和继承权等涉及妇女的法律问题几乎没有什么变革,传统习惯仍很流行,此外,传统习惯具有很强的适应性,可以经历几次社会变革而不发生根本性动摇,最后形成一种社会公认的价值取向,即社会文化。⑤女性主义者注意到,人们运用男性优于女性的信念来捍卫并维持男性在经济、政治和社会权力等方面的垄断地位。

  努尔高中毕业后,她的父亲认为女孩有一般的教育水平足矣,她要做的就是学习好生活技能以后更好地为丈夫和家庭服务。因此,社会文化形成的价值观念是阿拉伯父权制社会中女性长期处于劣势的重要原因,迫使很多阿拉伯女性不得已以牺牲自己的自由和地位为代价来换取社会的自由和认可,努尔重获自由前的遭遇和经历是这种现象的有力佐证。

  “任何东西,一旦被社会认可和接收以后,即使他是错误的,人们也只能向社会所认可的价值尺度靠拢。”长久以来,受宗教和文化的影响,在很多阿拉伯人眼里,对妇女的隔离就是一个行为准则,并且严格按照这一标准要求自己和他人,似乎遵守它是理所当然,无可厚非,如果有违背,就会视为对本民族文化的背叛,甚至遭到攻击。在《迟到的旅行》中,社会文化和社会规则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女主人公努尔的父母和丈夫的价值观,使努尔获得新生前一直生活在父权制的阴影下,局限在男性设定的价值中,即使后来努尔在不惑之年将至的时刻重新燃起了希望去追求自己的梦想,也依然是一名深受父权制危害的女性。

  五、结语

  本文以女性主义批评理论为基础,简要地分析了《迟到的旅行》努尔的主人公形象。努尔最终决心像凤凰般浴火重生,重拾曾错过的一切,乐观地面对未来,这样的勇气和毅力令每一个读者津津乐道,十分符合当代的女性主义思想,也让整篇小说的内涵进一步升华。但是另一方面,这篇小说还有一处值得改进的地方,就是作者法汉并没有向读者阐明努尔最后是如何逃离丈夫的魔掌重获自由去追寻学业之梦的,只是简短地以努尔最终下定决心涅槃重生的情节一带而过,这样使小说的结尾有些略微的仓促,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当然,这篇小说整体上是成功之作,通过努尔的求学经历向人们表达了以努尔为代表的女性只有掌握话语权、敢于反抗才有机会为自己的需求和自由发声,才能有机会在社会竞争中拥有与男性平等发展的权利,成就自己的未来,掌握自己的人生。法汉笔下的努尔最终打破了婚姻、家庭以及社会偏见对女人的束缚,成了一个完全自由的女性,只做最真实的自我。

  注释:

  ①张文静:《从女性主义批评的角度浅析小说〈自我封闭〉主人公形象》,《北方文学》2020年第31期,第45-46页。

  ②陈文娇、徐晗:《女性主义视角下〈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的人物形象解读》,《洛阳师范学院学报》2019 年第9期,第48页。

  ③张颖:《论〈白鹿原〉的悲剧意识》,延边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硕士学位论文,2006年4月,第42页。

  ④(美)路易斯·泰森著、赵国新等译:《当代批评理论实用指南》,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4年版,第101页。

  ⑤《浅谈沙特阿拉伯妇女的社会地位》,豆知网,https://www.doczhi.com/p-827309.html。

  参考文献:

  [1]张文静.从女性主义批评的角度浅析小说《自我封闭》主人公形象[J].北方文学,2020,(31):45-46.

  [2]陈文娇,徐晗.女性主义视角下《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的人物形象解读[J].洛阳师范学院学报,2019,(9): 48-50.

  [3]张颖.论《白鹿原》的悲剧意识[D].延边大学,2006.

  [4](美)路易斯·泰森.当代批评理论实用指南[M].赵国新等译.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4:83-148.

  [5]黄民兴.沙特阿拉伯妇女地位的演变[J].阿拉伯世界,1992,(4):23.

《女性主义视角下《迟到的旅行》的 人物形象解读》

本文由职称驿站首发,一个权威专业的职称论文发表网

文章名称:女性主义视角下《迟到的旅行》的 人物形象解读

文章地址:http://www.zhichengyz.com/lunwen/yishu/wenxue/47259.html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