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询
您当前的位置:职称驿站 > 论文 > 经济论文 > 金融论文职称驿站24小时论文发表咨询热线:400-680-0558

我国卫生支出结构与经济增长关系的实证研究

职称驿站所属分类:金融论文发布时间:2019-01-09 10:07:57浏览:1

研究卫生支出结构与经济增长的关系对国家今后进行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具有重要借鉴意义。文章采用1978~2015年卫生支出相关数据,利用VAR 模型对我国卫生支出结构与经济增长的关系进行实证分析

   研究卫生支出结构与经济增长的关系对国家今后进行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具有重要借鉴意义。文章采用1978~2015年卫生支出相关数据,利用VAR 模型对我国卫生支出结构与经济增长的关系进行实证分析,实证结果表明:增加政府卫生支出、社会卫生支出以及个人卫生支出能够对经济增长起到促进作用;随着政府和社会卫生支出的增加,在一定程度上能够降低个人卫生支出。此外,依据实证结果,提出增加卫生投入支出、调整卫生支出结构的政策建议。

市场论坛

  《市场论坛》(月刊)创刊于1979年,是由广西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管,广西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经济研究所及广西宏观经济学会联合主办的省级经济类学术期刊,是中国期刊网、万方数据系统、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等全文收录期刊、中国学术期刊综合评价数据库来源期刊。

  医疗卫生是关乎国计民生的大事,而卫生支出费用是衡量一国医疗卫生发展的重要指标,是财政支出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包括政府卫生支出、个人卫生支出和社会卫生支出三部分。1978~2015年,我国卫生支出费用的规模迅速扩大,政府卫生支出由35.44亿元增长到12475.28亿元,增长了352.01倍;社会卫生支出由52.25亿元增长到16506.71亿元,增长了315.92倍;个人卫生支出由22.52亿元增长11992.65亿元,增长了532.53倍。卫生支出总额大幅增长,但从2015年来看,个人卫生支出占比为29.26%,而政府卫生支出占总支出的比例为30.44% ,仅比个人卫生支出高1.18%。政府卫生支出占比较低,个人在购买医疗卫生服务方面有一定负担,看病难、看病贵等问题依旧广泛存在,因此研究卫生支出结构与经济增长的关系对加大卫生投入、优化卫生支出结构、改善居民健康状况、提高人力资本素质、促进经济持续稳定增长和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具有重要意义。

  一、卫生支出结构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机制

  卫生支出结构对区域经济增长存在着多重影响,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首先,卫生支出结构不平衡,从短期来看,不利于形成区域民众健康水平的条件,从长期来看,对健康人力资本的形成也会有一定的不利影响,进而通过抑制消费者的有效消费行为能力和劳动者的有效劳动能力,使经济增长中人的活力和贡献度下降;其次,特定区域社会经济运行也会受到卫生支出结构不平衡的影响。过高的个人卫生支出,挤占民众在其他方面的消费支出,降低个人消费能力,从长期来看不利于储蓄投资能力的提高,作为经济增长的源动力,消费和投资的不足将影响区域经济的发展。反之,如果由财政卫生支出来承担原先由个人部分承担的卫生支出,不仅会产生投资效率风险,也会削弱政府在其他公共领域的投入支持力度。

  二、模型与变量描述

  (一)卫生支出结构与经济增长关系模型

  本文采用VAR 模型,利用所有当期变量对它们的若干滞后变量进行回归,并对时间序列系统之间的联系进行预测,分析随机扰动对变量系统的动态冲击,从而解释各种经济冲击对经济变量造成的影响。VAR模型的基本形式如下:

  Yi=α1Yi-1,α2Yi-2,…,αnYi-n,β1Xt-1,…,βmXt-m,i(1)

  在(1)式中,用Yi来表示多维内生变量列向量,用Xt来表示多维外生变量列向量,α1,α2……αn,β1……βm是待估参数,i为随机扰动项。为了避免多重共线性,所有变量均取对数。最后,将VAR模型的基本形式做如下转换以便研究的是各变量之间动态的联动影响:

  φm是待估参数,μi,?i是随机扰动项。在VAR模型中,内生变量不仅受到外生变量的影响,其自身发展水平也会影响到自身的发展。

  (二)变量及数据选取

  以政府卫生支出、社会卫生支出以及个人卫生支出为切入点,研究三者对经济增长的影响。选取1978~2015年的年度数据作为研究样本,数据来源于《中国统计年鉴》。其中,经济增长水平用GDP表示,政府卫生支出用ZF表示,社会卫生支出以SH表示,个人卫生支出以GR表示。使用的GDP数据是经过调整后不变价格条件下的GDP,且为消除可能存在的多重共线性问题,对各变量进行取对处理,即LNGDP=实际GDP的对数;LNZF=政府卫生支出的对数;LNSH=社会卫生支出的对数;LNGR=个人现金卫生支出的对数。

  1. 单位根检验

  从各变量平稳性检验结果可以看出,在1%、5%和15%的显著性水平下,原序列LNGDP、LNZF、LNSH、LNGR的ADF值均大于各临界值,各序列都无法拒绝原假设,表示该序列是非平稳序列。随后,对序列进行一阶差分,一阶差分序列在1%、5%和15%的显著性水平下,ΔLNGDP、ΔLNZF、ΔLNSH、ΔLNGR的ADF值均大于各临界值,表明一阶差分后的序列是平稳序列,因此LNGDP、LNZF、LNSH、LNGR是一阶单整序列。图1是一阶差分后VAR模型的平稳性检验,所有的点都落在单位圆内,表示VAR模型是稳定的并且由于一阶单整序列可能存在协整系,可以进行进一步统计检验。

  2. VAR模型的构建

  构建VAR模型首先要确定滞后期。常用的确定滞后期的指标有似然比统计量(LR)、赤池信息准则(AIC)和施瓦茨(SC)信息准则等。从表1可以看出,在5个评价指标中,有3个认为应该建立VAR(4)模型,因此建立VAR(4)模型。

  构建好VAR(4)模型后,用Eviews 7.0软件进行参数估计,得到VAR(4)模型的R2值为86.39%,说明这些指标对经济增长变动有较强的解释能力。

  3. VAR模型的脉冲响应函数

  脉冲响应函数可以反映变量之间的相互作用。本文对VAR(4)模型进行脉冲响应检验,结果如图2所示,所有变量的脉冲响应逐渐收敛到0,说明变量是平稳的,跟前面平稳检验相吻合。具体分析如下。

  在第一期,政府卫生支出对自身标准信息的冲击达到最高值,随后逐渐下降,并趋近于0。政府卫生支出对经济增长变量的信息在第五期达到最大值,隨后逐渐下降,并趋于平稳。来自经济增长的影响在一期达到最大值,最后逐渐下降且趋于平稳。政府卫生支出并没有随着经济增长而增加。在个人卫生支出的冲击下,政府卫生支出呈负向变化,说明个人卫生支出对政府卫生支出具有负效应。社会卫生支出对政府卫生支出没有明显的影响。

  社会卫生支出对自身的一个标准差信息有强烈的影响,且在第一期达到最大值,随后迅速下降,且下降幅度较大。社会卫生支出对经济增长的影响较大,在第二期时达到最高点,其经济增长变量产生正的影响。经济增长变量对社会卫生支出的影响逐渐上升在第二期达到最高点,然后趋于平稳。社会卫生支出对个人卫生支出具有很强的替代效应,增加社会卫生支出,会减少个人卫生支出。

  第二期时,个人卫生支出变量对自身的一个标准差信息为最低值,随后迅速上升,到第八期后逐渐保持平稳。个人卫生支出对经济增长变量在刚开始时出现正向影响,但影响较弱;第六期后,个人卫生支出对经济增长有明显的负向影响。经济增长变量在初始时对个人卫生支出有负向影响,随后逐渐上升并趋于平稳。

  4. 基于VAR模型的格兰杰因果关系检验

  在经济学领域,我们运用格兰杰因果关系分析经济变量之间因果关系。本文基于VAR(4)模型,检验经济增长(GDP)与卫生支出结构(ZF、SH、GR)之间的因果关系。

  从表2可以看出,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0.0417<0.05,表示政府卫生支出是经济增长(GDP)的Granger的原因;0.0046<0.05,表示经济增长(GDP)是政府卫生支出Granger的原因。

  从表3可以看出,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0.10>0.05,0.2785>0.05表示社会卫生支出与经济增长之间不存在Granger因果关系。

  从表4可以看出,由于0.0297<0.05,表示个人卫生支出是经济增长的 Granger 原因。同理可知,经济增长是个人卫生支出的Granger原因。

  5. VAR模型方差分解

  由研究中各变量的方差分解结果可以看出,(1)来自经济增长变量的冲击强度对其自身变化的相对贡献度在第1期为100%,经过九期后,稳定在48.60%左右。GDP对社会卫生支出、个人卫生支出以及政府卫生支出的冲击在第二期才开始显现,且经济增长变量的冲击强度对社会卫生支出的贡献度最高,稳定在25.5%左右。其中,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经济虽然在增长,但政府卫生支出的增长的比例却远远不及个人卫生支出与社会卫生支出。(2)来自个人卫生支出的冲击强度对自身变化的相对贡献度较高,且随着时间的变化在逐渐下降。个人卫生支出对经济增长变量、社会卫生支出以及政府卫生支出的相对贡献度较低。(3)社会卫生支出的冲击强度对经济变量的相对贡献度在第八期后稳定在12%左右;第八期后,社会卫生支出对个人卫生支出的影响稳定在32%左右;而社会卫生支出对政府卫生支出的影响较小,大概在3%左右。(4)政府卫生支出的冲击强度对经济增长变量变化的相对贡献度在第二期达到最高,为64.075%。后期虽然在逐渐下降,但其对经济增长变量的影响远远高于个人卫生支出与社会卫生支出对经济增长变量的影响。

  三、结论及政策建议

  (一)结论

  为研究卫生费用对经济增长的影响,首先对变量进行平稳性检验,建立VAR模型,最后根据实证的结果得出卫生支出结构与经济增长关系。研究发现。

  首先,经济增长的 Granger因是个人卫生消费支出和政府卫生消费支出,不会出现由社会卫生消费支出到經济增长的 Granger因果联系。其次,经济增长大大提高了社会卫生消费支出和个人卫生消费支出,但是政府卫生消费支出却没有相应增长。再次,脉冲响应函数与方差分解结果说明,政府卫生消费支出、社会卫生消费支出可以增进经济增长,其中对GDP 增进作用最大的是政府卫生费用支出。个人卫生费用支出在初期阶段会对经济增长有微弱的贡献,但从长期来看它会对经济增长产生负向的影响。由于个人卫生消费支出费用的增加,使得个人的可支配收入降低,影响了将来的支付预期,因此居民消费水平下降,不利于我国国民经济的发展。最后,增加政府卫生消费支出和社会卫生消费支出能够降低个人卫生消费支出。

  (二)政策建议

  1. 增加卫生投入

  卫生投入量不止是一种单纯的消费,更算是一种投资,健康的人力资本是经济发展的中坚力量,适当地增加卫生投入量可以有效促进经济增长。目前,中国卫生支出费用占GDP 的比例很低,这对于经济增长是不利的。具体而言,政府、社会和个人三方都应该加大卫生投入量,以提升卫生费用占我国GDP的比重。

  2. 调整卫生支出结构我国卫生支出结构与经济增长关系的实证研究

 

  卫生支出结构与经济增长之间具有密切的联系,过高的个人卫生支出不利于经济的增长。在我国卫生支出占比中,个人卫生支出费用占比过高,政府支出费用占比过低,这影响了个人的消费预期和整体国民经济的增长。因此,要适当调整政府、社会以及个人之间的卫生费用分配比例,例如,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加大各级政府的医疗补贴投入,降低医院运行成本,破除以药养医机制。政府卫生支出得到增加、个人卫生支出费用也能相应的减少。

  参考文献:

  [1]兰相洁.公共卫生支出与经济增长:理论阐释与空间计量经济分析[J].经济与管理研究,2013(03).

  [2]王海芳,苏梽芳.中国公共卫生支出与经济增长的关系的再检验[J].统计与决策,2015(01).

  [3]周德水.我国卫生支出结构与经济发展关系研究[J].中国卫生经济,2016(01).

《我国卫生支出结构与经济增长关系的实证研究》
  • 课教专著
  • 1
  • 2
  • 3